少年歌行 第100章 赤王蕭羽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龍邪收回了掌,轉過身,望著上面那白袍飄揚的和尚,愣道:“就是他了?”

    “和傳說中的一模一樣啊?!辟豕诱苏砩系囊滦?,朗聲道,“有客自遠方來,愿拜會葉宗主!”

    葉安世低頭望他,眼中微微含笑:“多遠之方?客為何來?”

    羸弱公子笑道:“千里之外,天啟皇城。為見宗主而來?!?br />
    “只是見我?”葉安世似乎失了興致,抬頭望著天空遠處的那抹漸漸淡去的微光,若有所思,“那你已經見到了,可以走了?!?br />
    羸弱公子搖頭:“還沒有見到?!?br />
    “哦?”葉安世伸出右手,挽過一捋雪花。

    羸弱公子緩緩道:“佛曰:有心無相,相由心生;有相無心,相由心滅。我只見宗主相,未見宗主心,不算相見?!?br />
    “你想見我的心?”葉安世忽然右手一彈,那捋雪花忽然凝成一道冰刺,沖著羸弱公子急沖而來。

    站在公子邊上那持巨刀的黑衣男子面無表情地揮動了手中的刀,一擊將那冰刺擊得粉碎。冰屑飛揚,那公子面不改色,依然抬頭望著葉安世。

    “你可知我原來的名字?”葉安世問他。

    “無心?!蹦枪泳従彺鸬?。

    葉安世忽然轉身,沖著那廊玥福地走了進去。

    龍邪和巖森相視了一眼,巖森俯身抱起了那公子,四個人急忙縱身朝著山腰處掠去。不多久,他們就來到了廊玥福地的門口,巖森將那公子放下,問道:“公子,我們?”

    “進去?!惫右徊娇绯?,走在了最前面。

    四個人進入了廊玥福地,頓時覺得身上一暖,僅是一丈之隔,卻像是兩個世界。一丈以外是冰天雪地,一丈以內卻又溫暖如春,廊玥福地里是成排成排的書架,最外面燒著一壺香茗,一爐檀香,地上鋪著一張毛茸茸的白虎皮,葉安世懶洋洋地半躺在那里,竟讓面前的幾個人心中都想到了一個奇怪的詞。

    雍容華貴。

    這實在不適合形容這個冰天雪地里的小小山洞,也不適合形容一個男子。但是他們都想到了這個詞。

    “這位似乎是故人?!比~安世抬起頭,望著那個黑衣背刀的男子。

    “月姬笑送貼,冥侯怒殺人。這位是冥侯,你們的確曾見過,你曾喚起他被人抹去的記憶?!蹦琴豕泳従徴f道。

    冥侯將背著的那把門板一般大的巨刀解了下來,插在了地上,沒有說話。

    “但是現在來看,他似乎根本一點事情也不記得了?!比~安世微微皺眉。

    “是的。冥侯受了重傷,當時月姬把他送到我這里的時候,他幾乎已經是個死人了?!惫诱f道。

    “可他現在雖然沒死,卻成了一個藥人?!比~安世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喝了一口,“他已完全失去了神智,現在應該只聽你的命令行事了?!?br />
    “萬事皆有代價,他想救回自己的命,就得付出一定的代價?!惫有Φ?。

    “可惜那門武功我已經不會了,不能夠再幫你一次了?!比~安世嘆了口氣,不再看向冥侯,“至于你,現在可以說說為什么要來見我了吧?!?br />
    “我姓蕭?!惫幼诹巳~安世的對面,拿起了一個茶杯。

    “這么巧,我有一個朋友,也姓蕭?!比~安世嘴角掛著曖昧不明的笑意。

    公子拿起茶杯,仰頭飲了一口,臉色微微一變,略有些驚詫:“這是酒?”

    葉安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是酒是茶,這很重要嗎?總沒有當皇帝重要吧?”

    “看來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惫臃畔铝瞬璞?,臉色微微有些泛紅,似乎很不善酒力。

    “赤王蕭羽,明德帝的第七位皇子,也是明德帝的眾多皇子中,最有風流氣概的那一位,外表看似是一個詩酒王爺,可這么多年來,一直暗自聯系天外天,在我沒有回宗的日子里,和白發仙以及紫衣侯往來密切。在我回天外天這件事情上,也有不少你的安排,明面上是紫衣侯和白發仙最后搶到了我,但實際上在背地里,你派了很多人暗中將一些原本打算圍堵的高手給擋了回去。并且,你還有一層更隱秘的身份,你是孤劍仙洛青陽的義子?!比~安世緩緩地說著,那竟然是北離皇子的羸弱公子原本一邊聽一邊點頭,微微含笑,似乎對葉安世知道這些并不驚訝,直到葉安世說完最后一句,他眼中才閃過一絲驚詫:“你知道?”

    葉安世卻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白發仙和紫衣侯雖然在背后支持你,但是天外天內亂不斷,所以你才想把我送回這里,以少宗主之名執掌天外天。然后以我為傀儡,白發仙和紫衣侯在背后掌控。最后天外天,以及整個域外魔教,都成為你的勢力?!?br />
    “對,你沒有說錯?!笔捰瘘c頭,“但我沒有想到,你的能力遠遠超出我的想象,遠遠幾個月就已經完全掌控了天外天。所以我才不遠千里而來,希望與你結盟?!?br />
    “我為什么與你結盟?”葉安世輕輕晃悠著手里的茶杯。

    “我姓蕭,可我的母親姓易?!笔捰鹜蛉~安世。

    葉安世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眼神忽然有些縹緲,縹緲的不像是他自己。

    “那一年湖邊,人們發現了她的簪子,卻沒有見她的身影。大家都以為她投湖死了,我一開始也是這樣認為的??墒侨羲娴乃懒?,為什么阿爹他沒有悲傷,反而只有憤怒呢,忽然開始一天一天晝夜不息的練劍。后來一次阿爹醉酒時,我才知道,原來她只是回到了曾經心愛的男子身邊?!比~安世望向蕭羽,說道,“我也只記得她姓易,卻忘記了她的名字?!?br />
    “易文君?!笔捰疠p聲說道。

    “好陌生的名字,于你于我,甚至于于她自己,都是很陌生的名字吧?!比~安世嘆了口氣,“她被人記住的名字是?”

    “宣妃娘娘?!笔捰鸫鸬?。

    葉安世莞爾一笑,垂頭望著蕭羽,眉宇間滿是譏誚的笑意:“所以你是我的弟弟?”

    蕭羽搖頭。

    葉安世愣了一下:“我竟然猜錯了?!?br />
    “我母親在我一歲時隨葉鼎之離開,后來才生得你。你沒有猜錯,只是順序弄反了。我今年十九歲,是你哥哥!”蕭羽笑得有些得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