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04章 四大魔頭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日暮黃昏。

    一架馬車離無雙城而去。

    新任城主無雙、舊城主宋燕回,以及這一輩的大弟子盧玉翟站在城頭之上望著那架馬車而去。盧玉翟微微有些皺眉:“歷朝歷代會有目盲的皇帝嗎?”

    無雙笑道:“無雙城不是也沒有過記性這么差的城主?總有第一次嗎?!?br />
    宋燕回拍了拍無雙的肩膀:“所以你記住他了嗎?”

    “白王蕭崇,掌冊監瑾玉公公的弟子,身懷綿息術,外表平和,殺氣內斂。我記性不好,只是因為我只記得值得我記住的人?!睙o雙說道。

    “沒有別的發現嗎?”宋燕回幽幽地說。

    “當然有,他身懷的應該不止綿息術,他右手有繭,應該習劍,而且虎口之處的繭尤其之厚,他練習的應該不是普通的劍術,而是類似于瞬殺這樣的劍法,拔劍收劍便是一擊。而且他雖然氣息隱藏的很好,但是他對另一門功夫掌控似乎不如綿息術,我能察覺到,但不知道那是什么武功。一個皇子,年紀輕輕就能到自在地境,而且還是個目盲之人,說他能當皇帝,的確不是癡人說夢?!睙o雙緩緩說道。

    宋燕回點頭:“我能看出他的劍術,那劍術只有三式,他應該只練到第一式,—怒拔劍?!?br />
    盧玉翟大驚:“怒劍仙顏戰天!”

    “是。曾經的天下四大魔頭之一,怒劍仙顏戰天。他應該是白王蕭崇的另一個師父?!彼窝嗷爻谅暤?。

    “一個人能同時身負世間最溫和最烈的武功嗎?”無雙嘖嘖贊嘆,“很是羨慕啊。話說四大魔頭我只記得魔教教主葉鼎天了,其他人都是誰?”

    宋燕回笑道:“十二年前,百曉堂評天下四大魔頭。魔教教主葉鼎天自然在其中,其余三人中,有暗河第一殺手執傘鬼,已經死了的前任大監濁清公公,剩下的一個就是怒劍仙顏戰天了。與其他三人不同,怒劍仙的魔,魔在他不分正邪,不分好惡,只要他想殺的人,就會殺,全憑個人一時興起,毫無道理可講,無論是正道還是邪派,見到他都只能遠遠避讓。所以江湖稱其怒劍仙,也有人偷偷叫他魔劍仙?!?br />
    “怒劍仙也能為其所用?”盧玉翟驚嘆。

    “或許還不止怒劍仙,聽他的意思,不管是朝堂之上,還是江湖之野,他都已經布好了局,只等收網那天了?!彼窝嗷剞D頭看向無雙,“以后你需要小心,他對你有什么安排?”

    “說是靜候時機,入天啟。在此之前,不要參與任何勢力之間的爭斗?!睙o雙答道。

    宋燕回點頭:“如果把這天下當做棋盤,我們無雙城當做棋子的話,說明還未到落子之時?!?br />
    “我可不想做任何人的棋子?!睙o雙微微一笑,“我想成為下棋的人?!?br />
    “哦?你學會下棋了?”宋燕回愣了一下。

    無雙撓了撓頭:“哪能呢,下棋也太復雜了,記不住啊?!?br />
    馬車之中,蕭崇依然靜靜地靠在椅背上,神色淡然。隨侍左右的那位幼童倒是神色充滿了驚奇:“主子,本來以為來這無雙城只能見到幾個老奸巨猾的老家伙,可沒想到,卻是這么年輕的一個新城主?!?br />
    蕭崇淡淡地笑了笑:“這個看上去記性不好的新城主,以后可比那五個老家伙難對付多了?!?br />
    幼童正欲開口,忽然聽聞身邊傳來一陣聲響,急忙拉開了馬車的窗布,只見一只鴿子飛了進來,停在了他的手上。他取下了鴿子腳踝上的竹筒,從里面抽出了一張紙條。

    “景瑕那邊有新的消息傳來嗎?”蕭崇問道。

    幼童點點頭,打開紙條看了一遍后說道:“暗河蘇家家主蘇暮雨和謝家家主謝七刀一明一暗在南安城合力阻止李寒衣北上,李寒衣看穿了埋伏,最后突圍而去。目前行蹤不明?!?br />
    “兩位暗河家主出動都攔不住雪月劍仙嗎?唐門的那三位老爺子呢?”蕭崇手輕輕敲打著座椅。

    “那三位老爺子原本不想露面,只是最后情況緊急,才迫不得已現身。但是此時李寒衣已經突圍而去,并沒有追上?!?br />
    蕭崇點點頭:“執傘鬼是曾經的暗河第一高手,極擅追蹤。找到李寒衣只是時間問題,下一次一定務必要攔住她。她若真的趕到雷家堡,那么我們的計劃很可能就會生變。但是景瑕能請動暗河的確出乎我的意料,師父雖然給了我尋找他們的方法,但是他們向來行事詭異,誰也猜不透他們的心思。景瑕當時和我說一定能說服他們的時候,我還不信,他是如何做到的?”

    那幼童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下去:“八王子冒充了一個人?!?br />
    “誰?”蕭崇身子微微晃了一下。

    “蕭楚河?!庇淄吐曊f道。

    “混賬!”蕭崇怒喝一聲,右手一揮,將身邊座椅拍得粉碎,“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八王子知道?!庇淄泵虻乖诹耸挸绲拿媲?,“只是八王子,他太渴望……成為主子你的眼睛了?!?br />
    蕭崇愣了一下,臉上的怒氣一點一點地消了下去,隨后輕輕嘆了口氣:“的確,蕭楚河這個身份足夠請得動暗河。但是景瑕他太小看暗河了,當暗河知道他欺騙了他們的時候,他們的報復是極其可怕的。玄同,我們現在立刻去一個地方?!?br />
    “哪里?”名為玄同的幼童急忙抬起了頭。

    蕭崇輕聲道:“去找那條河,那條只有在最深的深夜里順著月光才能依稀看見的河。事到如今,我只能親自見一下他們了?!?br />
    玄同猶豫了一下,問道:“要不要寫信給怒劍仙前輩?”

    蕭崇搖頭:“來不及了,景瑕隨時都有可能死?!?br />
    “可是暗河……”玄同沒有繼續說下去。

    “暗河的確很可怕,可是景瑕能為了我只身前去,那么我為什么不能為了景瑕而去呢?”蕭崇忽然加重了聲音,“當時師父留下來的地圖還在,玄同,立刻啟程!”

    玄同急忙點頭:“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