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2章 大梵音寺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于闐國。

    大梵音寺。

    這寺名雖然起得霸氣,并且身為于闐國的國寺,光論大小,的確能與云林、白馬等天下名寺相差無比,可是論氣派就差了許多。如今天子信奉佛教,中原大寺的香客可謂是絡繹不絕,然而西域佛教卻講究苦行,飯不能吃飽,衣服不能穿暖,唯有苦行,才能獲大功德。這大梵音便擔得起一個“苦”字,莫說如中原大寺般的金碧輝煌,簡直就像是蒙了一層土,破敗的像是隨時就要倒一般。

    但是在這破敗的寺廟門口卻出現了一頂轎子,還是一頂金鼎的轎子,轎子上還紋著一只金色的神鳥大風,栩栩如生,仿佛立刻要騰云飛起一般。轎子由四個身形魁偉的壯漢扛著,而走在前面的兩個卻都是面如冠玉,身形瘦削,腰間掛著一柄精致的配劍。為左邊的年紀更輕些,望著周圍那些從他們身邊苦著臉走過的和尚,不由地嗤笑:“在天啟也見過不少和尚,一個個恨不得用金絲做袈裟,可這些和尚,倒似連飯也不吃飽?!?br />
    “你懂什么?!弊咴谟疫?,年紀稍大的那位冷哼道,“西域這邊的和尚講究苦行,你要是強逼著他們穿漂亮衣裳,人家還要怪你破了他的修行呢?!?br />
    “哎,他們嘴巴里念念叨叨的是什么?”左邊的少年卻沒有理會他,依舊好奇地看著這些和尚。

    “總是什么南無阿彌佗佛之類的,和尚除了這些還能念什么?!庇疫叺纳倌暌沧屑毬犃艘幌?,卻發現與自己想的并不一樣。

    “是嗡嘛呢唄咪吽?!鞭I子里忽然傳來了一個溫和的聲音,但是略微有些尖銳,倒一下子分不清男女。

    “什么什么,師父你再念一遍?!弊筮叺纳倌曷牭竭@幾個奇怪的發音頓時好奇心大盛。

    “天下佛教雖是一脈相承,卻也分不同宗派。尤其是這西域三十二佛國,各有法宗。你剛聽到的‘嗡嘛呢唄咪吽’是六字大明咒,又名六字真言。有的佛宗認為這六個字有諸佛無盡的加持與慈悲,是諸佛慈悲和智慧的音聲顯現,念一遍等若誦經千百萬遍,可積無上功德?!鞭I子里的那人似乎對佛教頗有研究。

    “什么呀,我看是這些和尚為了偷懶,不想念大篇的經文,才編出來的吧?!鄙倌瓴恍?。

    “佛門奧妙,豈是你這小童能夠懂的,伯庸,不可造次?!彪m然話語嚴厲,但是聲音依然溫和,似乎沒有真的斥責的意思。

    被喚作伯庸的少年依然聽話地閉了嘴,倒是右邊那少年開口了:“還是師父懂這佛門之事?!?br />
    “我倒是想不懂,不然也不會被大監派來這荒涼之地了。靈均,剛剛傳來的消息,他到哪啦?”轎子里的人問道。

    “據探子回報,昨日已從美人莊里逃脫。路上還遭遇了西域最兇狠的馬賊,不過也依然沒有困住他,現在正往于闐國這邊趕呢?!庇疫叺纳倌甏鸬?。

    “果然不出我所料……”轎子里的人笑道。

    “但是……”靈均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

    “但是?”轎子里的人愣了一下,“說下去?!?br />
    “他卻不是一個人來的?!膘`均說道。

    “哦?”轎子里的人語氣中又多了幾分笑意,“唐蓮也在?莫不是被說服了?”

    “不是唐蓮,是兩個少年,一個身著紅衣,一個穿著狐裘,暫時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膘`均如實答道。

    轎子里的人沉吟片刻,說道:“果然不能小看這和尚,聽說他要被送去九龍寺,大監他們立刻派我們上路,可大監他們沒見過這和尚,不知道這和尚的厲害。雪月城雖然厲害,但是若沒有三尊親自出手,也押不住他。所以我就來這等著他,但沒想到,他竟然還在半路找來了幫手。紅衣,狐裘,我倒一下子也想不出什么人來,莫不是雪月城的新弟子?”

    “說到雪月城,大監明明已經知會過他們了,為什么還要派我們來?”伯庸問道。

    “雪月城的人到底還是江湖人,江湖人做事,總還是太過于意氣用事了。大監不放心啊?!鞭I子里的人嘆了口氣,“可是這和尚,真的不好對付,而且脾氣又古怪的很?!?br />
    “不過師父你是怎么料到他會來這大梵音寺的?”靈均忽然想到這個事,出發時師父便說去于闐國大梵音寺,似乎對一切了若指掌。

    “他要來這里找一個人?!鞭I中人說道。

    “誰?”

    “這不正要進去見了嗎?!鞭I中人清了清嗓子,“起轎?!?br />
    一個穿著破舊長袍的僧人正從寺廟里走出來,單手立掌,沖著他們恭恭敬敬地垂手,想必便是這座寺廟的知客僧了。

    知客僧將他們領進門去,卻也不問話,只是將他們領到庭院中央時忽然停了下來。

    “大和尚,怎么不走了?”伯庸問他。

    “方丈?!敝蜕畢s不理他,只是恭恭敬敬地對著前方合十行禮。

    伯庸和靈均抬頭,卻見殿前站著三個和尚,中間的那個須發皆白,面目蒼老,一身僧袍雖然依然寒酸,但至少沒打補丁,想必便是知客僧口中的方丈了。而邊上那兩個和尚卻出奇的壯碩,一個掛著一串一百零八顆的念珠,一個握著一柄巨大的戒刀,均是面目堅毅,帶著一股凜然正氣。

    “如何?”轎中人輕聲問道。

    “左邊那和尚練的是定珠降魔神通,有七成功力,右邊那和尚練的是破戒刀,有八成功力。中間那和尚……好像不會武功?!辈鼓昙o雖小,但只一眼,卻看出了眼前這三人的武功。

    “法蘭尊者,天啟城一別,已有十余年未見了?!鞭I中人率先開口了,語氣中滿是恭敬。

    那法蘭尊者卻只是雙手合十行禮,卻沒有回話。

    “大膽!”靈均怒斥。

    “不妨?!鞭I中人開口制止,“法蘭尊者不是不敬,只是他不會說話罷了?!?br />
    “啞……啞巴?”伯庸和靈均均感詫異,“這方丈……竟然是個啞巴?!?br />
    兩名武僧聞言臉上均有怒色,但是法蘭尊者卻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并不介意。

    “尊者,我來這里是想找一個人?!鞭I中人語氣謙卑,但是卻并沒有走下轎子的意思。

    法蘭尊者聞言只是搖頭。

    “尊者,我手上有你們于闐國主的手信?!鞭I中人笑著說。

    法蘭尊者依然搖頭。

    “尊者,你藏那人也藏了十二年了,這一次你藏不住了?!鞭I中人語氣依然和緩。

    這一次法蘭尊者卻除了搖頭以外,還輕輕揮了揮手指,隨著他的輕揮之下,地上竟慢慢顯現出一行字來。

    “心意氣混元功!”伯庸認出了這門頂級的佛門內功神通。

    轎中人卻似乎并不驚訝,也沒有掀開簾子,幽幽道:“尊者又在地上寫字了?可這次我倒沒有心思看?!彼p輕一揮手,卷簾在瞬間飄起又落下。伯庸再定睛望去,那法蘭尊者在地上還未顯露完全的字跡卻已經被抹去了。

    “我說了,這一次,你藏不住的?!鞭I中人加重了幾分語氣。

    法蘭尊者輕輕嘆了一聲,依舊搖頭。

    轎中人話語里滿是無奈:“十二年前魔教宗主葉鼎之來找你的師尊摩珂尊者求問天道之事,任憑葉鼎之如何威脅,劍氣如潮,他卻只是搖頭。佛法先不說,你這搖頭,倒是有摩珂尊者的風范。靈均,伯庸!”

    兩名少年應聲拔劍。法蘭尊者身邊那兩名武僧也立刻踏前一步,一個手捻佛珠,一個掄起戒刀,均怒目圓瞪,隨時準備動手。

    “我先來會會你們!”伯庸怒喝一聲,已拔劍刺向那持戒刀的武僧。武僧倒也沒有猶豫,提著戒刀也殺了過來。

    破戒刀名為破戒,即是大開殺戒,所以據說這套刀法與佛家一般神通都大為不同,全是攻勢,狠準威猛。那武僧在這破戒刀上已沉浸多年,有八成功力,在這大梵音寺里乃是第一流的高手,然而面前的這個少年估摸著只有十三四歲,卻在破戒刀的威勢之下絲毫不退讓。破戒刀只攻不守,他卻也只攻不守。

    但相對于破戒刀的威猛霸勢,伯庸的劍卻顯得輕靈多了,他一腳踏在破戒刀的刀身之上,一躍而起落在武僧的身后,倒也看也不看,就背身一劍,將那武僧擊退數步。

    “你!”武僧怒目而瞪,他見對方是一少年,而且來者又有國主的手令,所以出手留了余地,可這少年剛剛那一劍卻是狠辣無比,自己剛剛要是稍不留神,怕是連命都沒了。

    “和尚,看到了嘛,我用的這叫慈悲劍。慈悲劍尚且殺人,你那破戒刀倒還要留幾分余地?”伯庸掄了一個劍花,嗤笑道。

    武僧大怒,再度掄起破戒刀,這一次的威勢卻也大不相同,靈均站在一邊觀戰,都覺得刀氣橫流,稍近幾步就會被刀氣割傷??擅鎸@戒刀的伯庸卻是刀氣越狠,玩得越是開心,一邊閃躲著一邊喊著:“破戒刀,斬紅塵!就該是這樣的!”

    乍看之下,破戒刀已將伯庸逼得只有四處躲閃,可是只有武僧心中卻叫苦不迭,他的破戒刀威勢極大,但消耗卻也極大,若是三十招之內無法拿下對手,后期卻無力為繼,若是百招之內依然戰不下結果,那么最后自己都要力竭而死??墒沁@伯庸身法輕靈,卻似乎認準了要躲滿這一百招。

    “師兄!”持念珠的和尚看出了其中玄機,上前一步欲助陣。

    “出家人也會以多欺少?”靈均不屑地一笑,持劍擋住了他。

    “讓開!”持珠武僧怒斥。

    “好啊,我讓開?!膘`均一笑,輕輕一躍,便落在了持珠武僧的身后,一把劍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我這就讓開了!”

    持珠武僧怒喝,肩膀一擺,便將靈均的劍抖開了,手中一串念珠劈了下來,據說練就定珠降魔神通的人,手上的一百零八顆念珠,每一顆都有降龍伏虎之力,靈均不敢硬接,急忙撤身后退,那串念珠竟將地上石板擊得粉碎。

    “和尚,下一次可要打準了。不然最后人沒保住,還把自己的廟給拆了?!膘`均絲毫不懼,笑道。

    持珠武僧倒也不說話,手上快速地轉動著佛珠,嘴里念念叨叨地說些什么。那持刀的武僧見狀大驚,立刻一刀將伯庸逼退,大步落回了持珠武僧的身邊。

    “伏!”持珠武僧怒喝一聲,手中的那串念珠在瞬間炸裂開來,聲音有如雷鳴,那一百零八顆念珠應聲而出,帶著無上威勢沖著下方的人攻去。

    “這就是定珠降魔神通,倒跟唐門萬樹飛花有些相似?!辈官潎@道。

    “布陣!”靈均也退至伯庸身邊,大喊道。

    伯庸應聲丟出了手中之劍,雙掌一擊打在了靈均的背上。靈均接住了伯庸丟下來的劍,手中雙劍狂舞,用無形劍氣掄出了一個圓,硬生生地將那些佛珠擋了下來。

    “想不到我鉆研念珠降魔神通二十年,卻敵不過兩個小童?!背种榈暮蜕锌嘈?,那一擊帶著他二十年的苦學,一擊之后他已沒了再戰之力。

    可靈均和伯庸卻也不好受,只覺得胸口一陣翻江倒海,熱血上涌,若不是用劍抵地,幾乎便要站立不住。

    “吵……吵死了……今天這大梵音寺,怎么來了這么……這么多人?!币粋€醉醺醺的聲音忽然傳來,伯庸和靈均急忙轉頭望去,卻見眼前人影一閃,那人卻已經晃到了二人的前面。

    “這樣的身法……”伯庸心中一凜,沒有說出后半句話:幾乎能和師父不相上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