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3章 醉酒和尚破戒刀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他們二人再回過身,卻發現是一個長胡子的僧人,一身僧服破爛不堪,醉醺醺地倒在那兩個武僧前面,嘴里念念叨叨:“這些人是何人?還不快把他們給趕出去?!?br />
    “師弟,這人什么來路?”靈均皺眉問道。

    “睡夢羅漢拳?”伯庸猶豫了一下,“佛家類似的武功,好像只此一門?!?br />
    轎中人笑道:“不是睡夢羅漢拳,他是真的醉了?!?br />
    “真的……醉了?”伯庸愣了一下。

    卻見那和尚很認真地打了一個飽嗝,兩個武僧的神色中也流露出了幾分嫌棄。

    “師兄,這些……是何人啊?!弊砭坪蜕袙暝藥追?,卻依然沒有成功站起來。

    法蘭尊者卻依舊只是搖頭,也不知道是表示不知道這些人的來歷,還是對這個醉酒的師弟表示無奈。

    “一個醉酒的和尚,能有多大的能耐。裝神弄鬼,讓我來會上一會?!膘`均終于無法忍受,提劍欲上。

    卻見那和尚搖搖晃晃勉強站了起來,拿過了身邊武僧手中的戒刀,笑道:“你啊,不吃肉不喝酒不好色,對這破戒刀的領悟,總還是差了些??春昧?!”說罷他將戒刀看似隨意地輕輕一揮。

    只是看似隨意地一揮。

    卻像是把全場的風都吸了進來。

    仿佛時間停止,風不再吹,鳥不再鳴,即便那悄然飄落的一片樹葉也停止了墜落。只因那劃破空氣的一股刀勁,奪走了周圍的一切生機。

    靈均和伯庸同時有一種感覺,好像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哪里都有那把戒刀,飛天遁地也逃不了,插翅騰飛也躲不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閉目等死。

    而那站在庭前的醉酒和尚,卻仿佛一下子挺直了腰桿,周圍了無生機,只有他身邊圍繞著一陣疾風,吹起了他的長袍,他垂首微微一笑,竟若佛陀本相。

    “這……還是人么?!辈狗畔铝耸种兄畡?,腦海里呆呆地想著。

    但那無上的刀勁卻在片刻消散了,本以決心赴死的靈均和伯庸急忙回頭,卻見那轎子前的卷簾已經被撕得粉碎,師父輕輕地放下了手,長呼了一口氣。

    此時內心最為震驚的應該是原本持著戒刀的武僧,這個醉酒和尚向來是他們最為不屑之人,每日不悟佛法,不修武道,卻終日酗酒,上任的摩珂尊者還說他是大梵音寺百年來最有佛法天分之人,可若不是法蘭尊者偏袒這個小師弟,怕是早就被趕出廟門了。但那戒刀隨手一揮所到達的境界,分明是自己再修煉數十年也無法到達的。

    法蘭尊者倒并不驚訝,只是搖頭。

    “師兄,別搖頭了,該來的躲不掉,躲不掉的那就殺掉好了?!弊砭坪蜕袚]完刀后,似乎一身酒勁也已散去,不再是那副醉醺醺的樣子。

    靈均和伯庸回頭望向師父,這個和尚很明顯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了。

    轎中人笑了笑:“退下吧。我們來這里本來就是找人,如今人已經自己來了,就不必打了?!?br />
    那醉酒和尚將戒刀抗在了肩上,望著轎中之人,微微皺了皺眉頭:“原來是你這個不男不女的家伙?!?br />
    轎中人聽到這樣的稱呼卻也不惱,依然笑呵呵的:“法葉尊者,我們已有十二年未見了吧?!?br />
    “和尚,你要去一個地方,沒有錢沒關系,我蕭瑟可以借給你。你只要事后加倍奉還就好了,當然,若沒有錢,我委屈一下,秘籍也可以拿來充數。但是,你若是連路都不認識,那我們可沒辦法了。若是我們二人是識路的人,便也不會遇到你們了?!笔捝獞醒笱蟮卦诼愤呎伊颂幋笫^一屁股坐了下來,一副不打算走下去的樣子。

    “打架我還可以,識路真的不行啊?!崩谉o桀也無奈地撓撓頭,要不是不識路,他也不會大雪天地跑到蕭瑟的小旅店里,也不會在后面連續走錯兩個方向也沒到達雪月城。

    “沒關系,我去問問人便可?!睙o心倒是絲毫不慌亂,路邊拉了個人便欲開口相問,“施主,請問……”

    卻見那人慌亂地擺著手,一邊搖頭一邊跑開了。

    “西域有三十二佛國,不同的語言大概也有七八種,可偏偏你這中原官話,會說的可是少之又少?!笔捝荒槺梢?。

    “這……可如何是好?!睙o心撓頭,卻忽然見旁邊的酒肆里,出現了一個和尚,心中一亮,“我要去大梵音寺,跟著這和尚走不就好了?!?br />
    “于闐乃是大佛國,幾乎百步就有一個寺廟,跟著和尚走,就能去你的大梵音寺?”蕭瑟雖然嘴上不屑,但依然站起了身,尋常人家不會說官話,但大的寺廟中總該有一兩個會說官話的和尚,讓他們幫忙指一下去大梵音寺的路,倒確實可行。

    但是這和尚……怎么會出現在酒肆中?不僅是在這盛行苦行的西域佛國,即便是在中原各地,和尚也不會被允許吃肉喝酒,很少一些地方還有“三凈肉可食”的說法,但這酒……

    這和尚熟練地拿起一個酒壇,仰頭就喝了一大口,把蕭瑟和雷無桀看得目瞪口呆。這不僅是個喝酒的和尚,而且還是……海量??!

    “這一壇酒,在我那雪落山莊,可值三兩銀子了?!笔捝獓K嘖搖頭,他扭頭看向無心,卻見無心眉頭微皺,看著那和尚的眼神有幾分奇怪,奇怪的完全不像他自己。

    “怎么?”蕭瑟問他。

    無心沒有說話,而是一個踏步跟了上去,伸手欲去拉那個喝酒和尚的肩膀。但那和尚卻似乎察覺到了,拎起酒壇,一個躍身已經落到了屋頂上,只是踉踉蹌蹌地仿佛要摔落下來。

    “高手!”雷無桀驚嘆道,他心想這一趟江湖真是沒有白走,感覺這江湖上的高手就跟不要錢似的,這大街上隨便拉一個喝酒的和尚都有這樣的身法。

    無心卻也一步跟了上去,那和尚提著酒壇便在屋頂上飛奔起來,他跑得相當難看,搖搖晃晃的,像是隨時都要一腳踏空從屋頂上摔下來,可偏偏身影輕靈、幾乎騰空踏步的無心總是和他差了幾步距離,怎么追也追不上。

    “跑么?”蕭瑟忽然問身邊發呆的雷無桀。

    雷無桀想了想,猛地點了點頭:“跑!”說完也一個躍身飛到了屋頂之上,追著那兩人而去。氣得趕上來的蕭瑟在身后大罵:“白癡!我不是問你要不要跟他們比誰跑得快!我是問你要不要跑路開溜!”

    但雷無桀卻已經跑得興起,之前因為重傷在身,只能被無心拉著,現在終于痊愈了,早已忍耐不住要與無心一較高下了。若以他以前的輕功底子,肯定是無法追上的,但那天在河邊被無心的流轉之術敲打了幾下之后,雷無桀感覺自己的吐納、呼吸都遠比以前輕松了,幾個縱身之后,竟沒被無心他們甩下許多。

    蕭瑟很快也跟了上來,嘴里依舊罵罵喋喋的:“你這人,多么好的逃跑時機啊。你難道還真想著親手把他抓回去?你打得過他?”

    “這不是還有你么?”雷無桀撓了撓頭。

    “呸?!笔捝?,“不是早說過了,我不會武功!”

    “可你這輕功身法,比我都強?!崩谉o桀表示不信。

    “不會武功,還不得學些輕功?不然怎么逃跑?”蕭瑟倒是理直氣壯。

    “可那天在客棧中……你一揮手,卻把十幾扇門都給關上了?!崩谉o桀回想起客棧里的那一幕,蕭瑟那一揮手可氣勢不凡,當時著實把他給震撼住了。

    “那是早就做好的機關,就嚇唬嚇唬別人的?!笔捝故翘谷?。

    “這……”雷無桀頓時汗顏,看來江湖上偶然不是高手多,騙子也多啊。

    那提著酒壇的和尚將手上的酒壇往身后一扔,一個縱身躍入了前方的一個院子中。無心接住了那個酒壇,停住了身,輕輕地將它放了下來,俯身望著下方,若有所思。

    “怎么不追了?”蕭瑟追了上來,困惑地問道,隨即跟著無心的目光往下看去,不由地贊嘆,“和尚你眼光真準,這一追還真到了?!?br />
    只見下方是一間規模不小的寺廟,那廟門口的牌匾上清清楚楚地寫著四個字——大梵音寺。

    “既然到了,那還不進去?”雷無桀看著發呆的無心。

    無心愣了一下,回過神來,重新變回了那個風度翩翩也一身邪氣的和尚,笑道:“對??!進去!”說完大袖一揮,幾個躍身落到了寺院之中。雷無桀和蕭瑟自然也跟了上去。

    三個人落地后卻發現這個寺廟和想象中的大不一樣,只見庭院正中間擺著一頂華麗的轎子,轎子外還站著四個魁偉壯碩的大漢和兩個面目俊秀的少年,一看便是中原大門世家的氣派。而剛剛那醉酒的長須和尚則站在大殿門口,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手中握著一柄戒刀,氣勢不凡。兩方似乎正對峙著,誰也不敢向前一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