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51章 詩酒王爺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白王蕭崇,是明德帝的第二個皇子,因為大皇子的早夭而成為實際上最年長的皇子,性格溫和,從小天賦異稟且好學,一直深受明德帝的喜愛。直到少年時忽然的一場重病之后,雙目失明,一度臥床不振。直到后來某一日,他終于打開了自己的房門,再度走進了那一片烈日之中。

    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在眼前蒙著一塊白布,行走于皇宮之中。然而雖然目盲,他卻依然勝過絕大多數的皇子,最終也是第一個被封王的皇子。

    一襲白衣,處廟堂不染塵埃。

    一布障目,不清眼前人卻聞天下事。

    這是明德帝給蕭崇的賜詞,從那一日起,二皇子蕭崇就成為了白王。

    “聽說你病了,孤便來看看你?!泵鞯碌圯p聲道,緩步走向前。

    聽到聲音的蕭崇愣了一下,急忙便要跪拜下去。

    “免了?!泵鞯碌凼疽庹驹谑挸缟磉叺氖掏瑢⑺銎饋?。玄同會意,立刻將準備下跪的蕭崇扶了起來。

    “崇兒,你染上的是什么???孤剛回天啟,聽聞你染上惡疾,所以先來看看你?!泵鞯碌勐曇羝届o,聽不出具體的情緒。

    “回稟父皇,只是風寒,不過先前嚴重了些,落下了些病根?,F在一直在休養?!笔挸绱诡^答道,“父皇勞心了?!?br />
    明德帝點點頭,伸手輕輕拍了拍蕭崇的肩膀:“崇兒你身子骨不好,也不必勉強自己,再休養一段時間吧。孤這次出訪西域,為你帶了一件禮物,呈上來?!?br />
    黎長青應聲上前,從懷里掏出了一只玉笛,遞了過去。明德帝接過玉笛,輕撫笛聲,笑道:“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這是當年出使西域的成平君謝牧的洛平笛。孤知道你從小對成平君就很推崇,所以此次出訪西域,特地尋來了這支遺失了的笛子?!?br />
    “謝父皇?!笔挸缃舆^玉笛,臉上微微露出了幾分喜意。

    “崇兒好好休息吧,孤先回宮了?!泵鞯碌坜D身便踱步離開了,黎長青緊隨其后,只有蘭月侯沒有立即動身,只是雙手攏在袖中,懶洋洋地笑著望向在一片傾灑的陽光中垂身跪拜的蕭崇。

    “兒臣恭送父皇?!?br />
    “真是個有趣的皇子啊?!碧m月侯拋下了一位曖昧不清的話,緩緩地跟了上去。

    走出白王府后,蘭月侯忽然問道:“皇兄,接下來我們去哪里?”

    “赤王府?!泵鞯碌劬従彽?。

    “好?!碧m月侯點頭,翻身上馬。

    與朝野上下一片美譽不同的是,第二個被封王的赤王蕭羽可算得上是劣跡斑斑了。從六歲至十三歲,趕走了不下十個老師,功課學業上從來不下苦功,卻在十三歲那年寫就了本《百花錄》,驚動了整個稷下學宮,眾王子紛紛求來一閱。當時負責稷下學宮的老夫子李源堂也為之震驚,從學生手中拿了一本過來一看,卻差點氣掉了半條老命。

    名為《百花錄》,實際上卻是點評天啟世家女子容貌的一本冊子,還給上榜的女子們都題了詩,排了名。其中的詩句大抵是這般的: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輕風。老夫子當即拿著冊子,脫掉上衣,負上荊棘,一步一跪前往清平殿。跪到清平殿的時候,老夫子身上已經血跡斑斑。這一場負荊請罪,驚得明德帝親自從大殿中跑出,親手將其扶起。李源堂雖然算不得朝中重臣,但也算是一代大儒,明德帝知悉事件起因后勃然大怒,將蕭羽關了整整九個月的禁閉。但是這李源堂最終還是辭祭酒之職,離稷下學堂而去,一個年輕的書生代替他來做了半年的祭酒。

    九個月后,蕭羽出禁閉,第一句就是:“吃酒去?!?br />
    稷下學宮的新祭酒,年輕的書生背著書箱站著他的宮殿門口,笑著望向他。

    “這位小夫子,也要和我講道理?”蕭羽問道。

    “是的?!蹦贻p的書生從書箱里掏出了一柄劍,一劍就把蕭羽打倒在了地上,“講道理!”

    可就是這個不學無術的七王子,卻成為了第二個被封王的皇子,名赤王。朝野上下對此僅有一個看法,那就是蕭羽的母親——宣妃。與其他出生名門的妃子不同,宣妃來自江湖,出生低微,明德帝想立其為皇后卻始終不得,所以把他對宣妃的愧疚,施還到了蕭羽的身上。

    “皇兄你猜,蕭羽那小子在干嘛?”蘭月侯在馬上不緊不慢地行著路,幽幽地問道。

    “不是說也病了么?”馬車里的聲音平靜地答道。

    “皇子中,就他最體弱多病。小時候上學堂生病,現在要上朝堂了,還是生病?!碧m月侯勒住了馬繩,望著面前的那個牌匾。

    赤王府。

    “走?!泵鞯碌厶こ隽笋R車,向著王府內走去。

    蘭月侯翻身下馬,和黎長青一同跟了上去。

    只見王府門口的總管嚇得轉身就跑,比起上前就下跪的白王府總管可少了一萬分的禮數,那總管邊跑邊喊著:“王爺,王爺!圣上來了?!?br />
    “攔住他?!泵鞯碌劬従徴f道。

    黎長青一步踏出,縱身一躍,已經跨到了那總管的面前,手中長劍一揮,攔在了他的面前:“這么著急就給你家王爺通風報信?面見圣上也不跪,可知是死罪?”

    “小的……小的不敢?!笨偣芄蛟诘厣仙l抖。

    “走,去看看羽兒現在在干嘛?!泵鞯碌勐貜目偣苌磉呑哌^,直往內庭而去。

    蘭月侯惋惜地拍了拍總管的肩膀:“跟了這么個主子,也是難為你了?!?br />
    明德帝走到內庭,只見一聲呼嘯聲傳來,一支羽箭破空而出,直沖明德帝正面襲來。

    “止?!碧m月侯輕喝一聲,長刀出鞘,銀光一閃,瞬間再度歸鞘。

    羽箭被劈成兩段,摔落在了地上。

    “不是病了嗎?看上去氣力還是很足啊?!泵鞯碌厶ь^,輕斥道。

    內庭中央,是一整排整齊的箭靶,明顯一群人正在那比試箭法,但其他人都已經嚇得跪倒在了地上,只有赤王蕭羽一人手里拿著弓,望著明德帝一臉尷尬。

    “父……父皇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