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79章 承天之怒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蕭楚河!

    這三個字在在場眾人心頭都炸了開來。

    明德帝繼位那一年所生,第六王子蕭楚河,師承擔任天啟四守護的白虎,據說十七歲時武力已達逍遙天境,乃是天賦之才,在朝政方面亦是屢屢受到明德帝贊嘆,乃是朝野上下,幾乎公認的儲君人才。卻在明德十六年瑯琊王謀逆案中,為瑯琊王聲辯還被剝去爵位,流放青州。

    然而,在明德十八年,明德帝又下了一道圣旨,免了他的不敬之罪,并且封其為永安王,召其入京。從來沒有一個人被流放后,能這么快的得到赦免,甚至還立刻收到了這番榮耀??梢?,明德帝對這位王子是多么的珍視!然而,蕭楚河卻并未復命,其后兩年依然不知所蹤。

    但這個名字對于在場眾人卻遠不止于此。

    雷無桀驚得從地上爬了起來:“蕭楚河!蕭瑟,你竟然是蕭楚河!”

    “原來,師父要我等的人,竟然真的是你!”唐蓮心中也是大驚。

    他們二人一人是昔日天啟青龍使李心月之子,從母親手中接過了青龍令,一人則是天啟玄武使唐憐月之徒,從小就被其作為玄武傳人來培養,雖然之前二人心中有過一些猜疑,但是真的聽到蕭瑟的身份是蕭楚河的時候,他們心中依然震驚不已。

    原來他們早已經開始執行自己的身份了!

    蘇暮雨望著蕭瑟,忽然道:“消息不對?!?br />
    “哦?哪里不對?”蕭瑟握著棍的時候,身上那股慵懶之氣全然消散,氣勢咄咄!

    “據我們得到的消息,你的經脈已經毀了?!碧K暮雨手猛地一揮,將那柄蠢蠢欲動的心劍再度壓制了下去,“更何況,就算你經脈未毀,你當年的修為也沒有此番境界?!?br />
    蕭瑟冷笑:“輸得很不甘心?”

    “我們二人剛經歷一番大戰,又與雷門、雪月城交鋒兩次,兵器皆被毀,實力不如自身的六成。你小子得了便宜,又怎配如此囂張?”謝七刀怒道。

    “敗者才找理由,勝者只看結果。謝家老爺子,你老了?!笔捝峙e起那根無極棍。

    “謝叔,你退后?!碧K暮雨沉聲說道。

    “暮雨?!敝x七刀皺眉,“可是也看不起我這老頭子了?”

    “你長刀被毀,雙拳也受了傷,不可再強行運功?!碧K暮雨將心劍豎起,“而我還有一劍,這是我的最后一劍?!?br />
    “我以此劍,屠真龍!”

    “落!”蕭瑟的棍尖再度舞出無數棍花,虛虛晃晃,不可名狀,那棍身處有驚鳴繚繞,仿佛棍中鎮壓著的惡魂們就要破棍而出。

    只有見過無極棍的人能知道,它為什么能叫無極。在道家至上之書《道德經》中,無極是道的終極性,指的是一種無前無后,無上無下,無左無右,無邊無際而又無窮無盡。是一種虛無縹緲,無窮無盡的混沌!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它的感覺,那么就是空。

    一切皆空。

    仿佛身還在,魂已死。

    蘇暮雨面對的就是這個感覺,可是偏偏他不怕。他曾是暗河直隸大家長的殺手團首領傀,那種活死人的感覺,他很熟悉。當他握住劍的每一刻,體會到的就是這樣的空。

    他不懼。

    他反擊。

    一劍破空而出!

    蘇暮雨自八歲拜入暗河蘇家大師范座下,至今習劍二十三年,卻從未以修成頂尖劍術為目的。從他入門第一天起,師范就說過:你練的不是劍,而是殺人術。江湖上有些附庸風雅的人將劍稱為“百兵之君”,但其實所謂劍,生而為殺,只是兇器罷了。

    但蘇暮雨卻一直藏著一劍,那一劍是他八歲入門前所修習的劍,劍名春雨。劍勢如雨,斬不斷,攔不下,細綿而糾葛。他終于刺出了那一劍,不再凜冽,不再肅殺,而是稱得上一分美的一劍。

    一人持棍,一人執劍,擦身而過。

    蘇暮雨輕輕一旋心劍,以劍抵地,贊道:“無極棍,卻是精妙無比?!?br />
    蕭瑟默然不語,將棍扛在了肩膀上,青衫的肩膀處開始出現一道裂痕,最后整個左半邊的衣袖都滑落在了地上,他微微皺眉:“春雨劍法?”

    這一遭,兩人卻是戰平了。

    只是片刻之后,蘇暮雨忽然雙膝一軟,整個人跪倒在了地上。

    “心劍!”倒在地上看到這一幕的雷無桀忽然高喝一聲,那心劍應聲脫出蘇暮雨的掌中,再度回到了他的身邊。

    “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和謝七刀之前就受傷了,在來雷家堡之前,你們去找了誰?”蕭瑟沉聲道,“為何那雪月劍仙李寒衣至今也未到雷家堡?”

    眾人心中均是一驚,這才想起那李寒衣與雷無桀之前也有過約定,今日,那絕世的劍仙也應該到場才對!可是堂堂劍仙,怎么可能會毀約呢?莫非是這暗河的二人在中途截殺了她?不然什么人能攔得住雪月劍仙,又有什么人能傷得了暗河兩位家主?

    “姐姐她!”雷無桀驚道,“不可能,姐姐劍法絕世,不可能的!”

    蘇暮雨點頭:“你很聰明?!?br />
    蕭瑟垂頭,喝道:“說!”

    “去黃泉路上尋答案吧!”忽然,一個狠戾的聲音在蕭瑟背后響起,他急忙轉過頭,只見那渾身浴血的謝七刀已經一拳攻了過來。

    蕭瑟從未見過如此兇狠的一拳,如此充滿死意的一拳!謝七刀要殺的是蕭瑟,但是在他揮出這一拳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這一拳,帶著暗河謝家家主,垂鍛五十余年的修為!

    蕭瑟拿起無極棍欲擋,卻依然被一拳打得遠遠地飛了出去。

    “蕭瑟!”葉若依急忙掠了過去,接住了那被擊飛的蕭瑟,一路向后滑了三十余步后才終于止身??梢娺@最后一拳的威勢是多么的驚人。

    謝七刀收拳,站在原地,喃喃道:“謝七刀,此生共殺三百二十三人,按北離律例,當凌遲而死。然,可死,不退!”

    說完后,他仍然睜著眼睛,直挺挺地站著,只是那具身體再也沒有動彈半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