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87章 金衣皓月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那一身金甲的將軍率領著一千鐵騎剛離寧遮城而去,又有一襲金衣的翩翩郎君騎著白馬踏城而入,他腰間負著長刀,頭發高高豎起,一雙眼睛如皓月般明亮,看得那些路過的小娘子們都不由地羞紅了臉。

    “請問這位姑娘,江南雷家堡可在前方?”聲音也是清澈好聽。

    姑娘一邊急忙用方巾遮擋了半張臉,一邊答道:“穿過寧遮城,再往前行百里,就到公子所說的地方了?!?br />
    金衣郎君點點頭:“都到了這,也不著急了。先休息一會兒,姑娘,請問城中哪家酒肆最是有名?”

    那姑娘一愣,心道這公子莫不是就要約自己飲酒了,頓時一顆芳心慌了:“那個……東城的東廬酒肆頗有名聲,乃是城里……”

    “多謝姑娘了?!苯鹨吕删玫肚瘦p輕敲了下馬屁股,就絕塵而去了。只留下一顆芳心升起又落下的小城姑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剛剛那走的就是如今北離的軍伍第一人,大將軍葉嘯鷹?”東廬酒肆中,繪月閣的弟子們猶在討論。

    繪月閣閣主司馬陸塵點頭:“金甲雙刀,還領著這一千配雙刀的輕騎,北離軍中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其他的軍隊若敢模仿葉字旗的軍制,肯定要被葉嘯鷹踏破了兵營為止。不會有錯的?!?br />
    “北離的軍伍第一人,為什么對雷家堡的事這么關心。莫不是之前雷家堡里發生的事情,和北離朝廷也有關系?”弟子中有人問道。

    “這倒未必,但是你們可知道,在葉嘯鷹之前的北離軍伍第一人是誰?”司馬陸塵喝了一口酒。

    弟子中有人環顧了四周一圈,小聲說道:“是北離大都護瑯琊王?”

    司馬陸塵搖頭:“瑯琊王畢竟是王侯,算不得純粹的軍伍人?!?br />
    那弟子想了想,恍然大悟:“是白衣將軍雷夢殺!”

    司馬陸塵點頭:“白衣戰甲,玉樹臨風。金甲雙刀,殺伐決斷。分別說的是當時兩位北離的大將軍,其中雷夢殺排在葉嘯鷹之前,是真正的軍伍第一人。但是二人私交甚好,甚至有傳言雷夢殺當年是為護葉嘯鷹而死。所以這一次雷夢殺的家門被襲,葉嘯鷹很可能是為此而來的?!?br />
    “這你可高估葉嘯鷹的俠肝義膽了,當年雷夢殺被雷家堡除名,葉嘯鷹可是當晚就點了兵說要去踏平雷家堡的?!币粋€清澈的聲音忽然響起。

    “誰!”在座的弟子們立刻警覺地拔出了劍。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不過是個路人?!蹦亲呱隙堑慕鹨吕删⒖踢B連擺手,在繪月閣眾人邊上的一張小桌上坐了下來。

    眾弟子見他面目俊朗,語氣也是和善,回頭望了閣主一眼,司馬陸塵也覺眼前之人并無惡意,點了點頭:“收劍?!?br />
    “看著裝,各位是滄州繪月閣的英雄?”那金衣郎君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笑著問道。

    “公子有眼光?!泵凶娱e的那位弟子聽到“英雄”二字樂開了花,“正是我們?!?br />
    “那位面如皓月,身如利劍的前輩,想必就是繪月閣閣主司馬陸塵了?”金衣郎君望向坐在最里面的司馬陸塵。

    “正是家師,不知公子是哪派的弟子?”子閑好奇地問道。

    “無門無派的,只跟著家里的護院學了些刀法護身?!苯鹨吕删鸬?。

    “噢?公子聽口音,不像是這邊的人?!弊娱e想了想,“像是北方那一邊的?!?br />
    金衣郎君豎起大拇指:“英雄好耳力,我的確是從北面天啟城一路南下而來?!?br />
    “帝都天啟?果然看公子一身富貴氣,原來是從皇城而來!”子閑驚道。

    金衣郎君點頭:“是啊,聽說再往南一點的雷家堡近日里再舉辦英雄宴,在下十分向往,便瞞著家里人,一路奔來了,只為瞻仰英雄們的風姿?!?br />
    子閑啞然失笑:“沒有英雄帖,可赴不了英雄宴?!?br />
    “啊,這樣……”金衣郎君一臉失落。

    “不過,就算你有英雄帖,這次的英雄宴也結束了,你看我們這不都回來了嗎?”子閑嘆了口氣。

    “這是為何?”金衣郎君不解。

    “你聽說過暗河嗎?”子閑生怕自己再度失言,回過頭看了師父一眼,卻發現師父一直盯著金衣郎君的長刀,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并沒有阻攔自己的意思。

    “天下第一的殺手組織?”金衣郎君惑道。

    “沒錯。他們這一次偷襲了英雄宴,想致天下英雄于死地。但是雷家堡門主雷千虎和唐門唐老太爺把他們打回去了,只可惜兩位英雄也戰死了?!弊娱e嘆道,拔出了手中之劍,長揮了一番,一臉惋惜狀,“只可惜當時我被毒暈了,不然以我的武功,怎么著也能殺死幾個暗河的殺手!”

    “哦?”金衣郎君瞇起眼睛,“那,雪月城不是雷家堡、唐門的盟主嗎?他們沒有出力?”

    子閑搖頭:“雪月城倒是也派了人來,不過都是些年輕弟子,沒什么用。據說現在都已經被打成重傷了?!?br />
    “原來如此?!苯鹨吕删c了點頭,隨即嘆了口氣,喃喃道,“看來這酒喝不下了?!?br />
    “怎么了?”子閑一愣。

    “多謝這位英雄所言,在下就先行告退了,以后來了天啟,若賞臉,來找我喝一杯水酒。在下定當用心招待!”金衣郎君起身,抱拳道。

    “要找公子喝酒,總得找得到公子才是?!币恢蹦徊徽Z的司馬陸塵突然開口了,“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我姓蕭?!苯鹨吕删α诵?,轉身下樓。

    見他離去后,子閑十分不解,問師父:“師父,此人只說姓,不說名,說真要找,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不,你想要找他,真是太容易了?!彼抉R陸塵幽幽地說,“你忘了嗎?他說他姓蕭,住在天啟城?!?br />
    “師父的意思是……”子閑愣道。

    “當今陛下有一個最小的皇弟,別的兄弟都已經封王去各自封地了,只有這個小皇弟還是個侯爺,卻得已留在天啟。之前陛下出使西域的時候,這位侯爺還成了監國?!彼抉R陸塵晃著手中的酒杯,“這位侯爺就是身著金衣,腰配長刀?!?br />
    “???”子閑嚇得腿又是一軟。

    “看來這件事情,果然沒有那么簡單?!彼抉R陸塵沉吟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