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19章 憑心而動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蒼山之巔。

    一副黑白棋子。

    棋桌邊卻只坐著一人,穿一身黑色長袍,手中卻執著白子。

    “唐蓮到九龍寺了嗎?”一個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

    坐在棋桌邊的那人笑著搖搖頭:“到了,可是卻是空手到的?!?br />
    “為何?唐蓮失手了?”

    “是的,因為有兩個老朋友出現了?!?br />
    “白發仙,紫衣侯?”

    “的確是他們。雖然唐蓮的功夫已大有精進,是這一輩年輕人中的翹楚,但是面對這樣的高手,怕是猶未可及?!逼遄肋叺哪侨藢鬃勇淞讼氯?,“該你了?!?br />
    那棋盤上應聲便多了一個小窟窿。

    執白子的人搖搖頭:“每次和你下棋,便要毀去我一張棋盤,你的劍氣修煉的再強,難道還需要與我炫耀?”

    “所以那個和尚已被天外天帶走了?如果真是這樣,你不應該來這里找我下棋?!蹦侨藚s不理他。

    “沒有,消息上說天外天并沒有得手。在他們混戰的時候,那和尚趁亂跑了,順手還帶走了兩名唐蓮的同伴,然后就不知去向了。我猜測,他應該是趕去大梵音寺了。他父親曾經的至交好友王人孫在那里,那也是他師父忘憂禪師的故土?!?br />
    “你剛說,與唐蓮隨行的還有二人?是雪月城的弟子?”

    “不是,唐蓮的信上說有一個是雷家子弟,這一趟本該是來雪月城拜師的?!?br />
    “雷家弟子?雷家堡最近并沒有傳信說有弟子入城,莫非有詐?”

    “不會,唐蓮萬事謹慎,這個不必擔心?!?br />
    “那另一個是誰?”

    “另一個據說不是江湖人士,不會武功,是一個客棧的老板,因為那雷門弟子欠了他一筆錢,所以一路跟著。唐蓮說這個人心機頗深,不是簡單的人物?!?br />
    “叫什么名字?”

    “他姓蕭?!眻贪鬃拥娜艘馕渡铋L地說。

    看不見的那人沉默了片刻,忽又問道:“還有什么別的消息么?”

    “有,還是一個很不好的消息。如你所想,宮里那位也坐不住了,五大監里的第二高手掌香監瑾仙公公一個月前就已經悄悄離開帝都,而且是直奔于闐國而去?!?br />
    “沈靜舟也去了,看來宮里那位還是不信任我們?!?br />
    “怕是從未,更何況你又何曾信任過宮里那位?宮里的意思是這件事上,我們三個中至少得有一個出手,可如今我們一個在練劍,一個在下棋,還有一個不知在何處喝酒?!?br />
    “這一次本該是由你親自去的,唐蓮就算是這一代雪月城弟子中最出眾的,但一個人也不可能敵得過那么多高手,光是那個無心和尚,又真的是好對付的?”

    “首座說,該給年輕人一些機會歷練?!?br />
    “那現在呢,你要趕去于闐么?”

    “哈哈哈,首座說,年輕人的歷練還沒有結束?!眻贪鬃拥娜怂坪跣那楹芎?,又輕輕落下一子。

    另外那人忽然沉默了,許久之后,執白子之人感覺眼前一片落葉掃過,再抬頭一看,已有一個穿著青衣的人站在那里,手中握著一柄細長的劍。

    “你想獨自前去?”黑衣之人掃了掃身上的碎葉,站了起來。

    “事關中原安危,不是兒戲?!鼻嘁氯舜鸬酶纱?。

    “你啊,就是把家國大事看得太重。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能攪起多大的風雨?”黑衣人嘆道。

    “是一個十七歲,修得羅剎堂內所有武功,并且身為天外天現任宗主的孩子?!?br />
    “那又如何?像他這樣功夫的人,雪月城內至少有七八個,宮里怕是有十個,唐門有幾個?雷家堡有幾個?還真怕了他么?”

    “那天外天又有幾個?域外魔教十六宗派,又有幾個?”青衣人反問他。

    “你想著守護天下,可也不一定人魔教就整日想著鞭撻天下啊。說到底,十二年之約已到,他本該走的,我們現在強留住他,難道真要成那背信棄義的小人?”

    “首座的意思是如何?”

    “首座的意思很簡單,十二年前魔教東征,雪月城不怕,十二年后一個少主歸山,雪月城更不怕。年輕一輩的事由年輕一輩去解決,解決不了才輪到我們這些老頭子出馬。他早在三日前就已經傳書給唐蓮了,現在唐蓮應該收到了?!?br />
    “傳書上寫了什么?”

    “只有四個字?!?br />
    “哪四個字?”

    “憑心而動?!?br />
    青衣人愣了愣:“憑心而動?”

    “就像師尊十二年前寫給我們的信一樣,憑心而動?!焙谝氯诵α诵?。

    “百里東君這家伙,還是這么亂來?!鼻嘁氯顺了荚S久之后終究是長嘆了一口氣,將劍收了起來,瞬間青影已消失不見。

    “喂,這棋還下不下了?”黑衣人朗聲問道。

    沒有人再回答他,只是面前的那副棋盤卻在瞬間崩裂了。

    黑衣人無奈地搖搖頭:“脾氣還是這么暴躁,這要到何年何月才能練成這必須要心如止水的止水劍法?”

    邊境之城畢羅,九龍寺。

    唐蓮站在寺廟庭院之中,放飛了手中的信鴿。

    無禪站在他的邊上,垂首問道:“信上寫了什么?”

    “師尊只寫了四個字?!碧粕徰鲱^望著月亮,有些走神。

    無禪愣了一下,呼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br />
    “不是這四個字?!碧粕彄u搖頭。

    無禪笑了笑:“唐兄,小僧只是呼聲佛號罷了?!?br />
    唐蓮回過神來,也不由地笑了:“我走神了。只是師尊寫的那四個字我看不懂,憑心而動,什么是憑心而動?這在佛法里有什么解釋嗎?”

    無禪沉思片刻,說道:“佛曰,隨心,隨性,隨緣?!?br />
    唐蓮聞言,嘆道:“我自小出生在唐門,門規森嚴,十二歲前在內房六門修煉心法毒術,十六歲時練成外房三十二門所有暗器手法,十七歲時來到雪月城,拜師尊為師,至今已有九年。這二十六年間的事情仿佛是都既定好的,我只需要完成即可。隨心,隨性,隨緣,這三個詞我卻是想不透。既然無心這么重要,師尊難道不是應該給我下雪月城的絕殺令么?”

    “絕殺令?唐兄認為無心師弟該死?”無禪猶豫了一下,問道。

    “不該?!碧粕彄u頭,“但若師尊的傳書上寫著,我不會猶豫?!?br />
    無禪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對了,無禪大師,一直沒有問你,無心他是一個怎么樣的人?”唐蓮忽然問。

    “小僧很早的時候就離開寒山寺了,只與無心相處了數月,那時他還是個小童,所以其實并不了解無心是個什么樣的人。只是幼時有一件事至今印象深刻,那日小僧在寺廟中練拳,無心坐在屋檐之上,在小僧練完拳之后,忽然道:這就是金剛伏魔神通?只是伏魔之心如此之重,與魔道又有何異?小僧當時不解,無心卻繼續道:羅漢亦除魔,是謂‘殺賊’,是殺盡煩惱之賊,除的不是外魔,是心中之魔。小僧當時已入佛門六年,修煉這金剛伏魔神通也有三年,聞此言卻如天雷灌頂,沉思許久,轉身卻見無心已經不見。后來,小僧心中想著無心所言之語,再練這金剛伏魔神通,卻覺得從前拳法上的困惑都迎刃而解。九龍寺大覺師父來寒山寺時,正好練就伏魔神通的第四重境界?!睙o禪說道。

    “若不是大師親言,不能相信這是一個五歲幼童所能說出來的話?!碧粕忺c頭,“唐某斗膽,問大師一句:我們現在是否又是降魔之心太重了呢?”

    “無心不是魔,師父也不是魔,只是為外魔所擾?!睙o禪沉聲答道。

    “所以無禪大師,明日你會如何?”唐蓮又問道。

    無禪想了想,笑道:“憑心而動?!?br />
    唐蓮望了無禪一眼,卻見無禪目光坦誠,沒有半分玩笑的意味,嘆道:“我以為大師的心早已堅若磐石?!?br />
    “又不是屋內那些老和尚,談什么堅若磐石?!睙o禪往前踏了一步,一躍登上了屋檐,“唐兄慢想,小僧要去睡覺了?!?br />
    唐蓮愣了一下,這個總是一臉正氣,不茍言笑的和尚,此刻卻流露了幾分少年的心性,倒令他頗為意外。屋檐上的無禪轉身,長袍揮舞,在月光下輕笑,倒頗有幾分師弟無心的架勢,他朗聲道:“所謂憑心而動,隨心,隨性,隨緣,是指不必想得太多,遇見之時心中那剎那間的反應,便是施主的心?!?br />
    唐蓮愣了一下,卻見屋檐上的灰袍一閃,無禪已經不見了。而在身后的大殿之中,依然會傳來輕輕的誦經之聲。唐蓮笑了笑,仰頭看著遠方,道:“憑心而動,這是師尊此次要教授給我的道么?唐蓮記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