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0章 漏盡禪通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天色微明。

    “和尚,他們來了?!笔捝玖似饋?,打了個哈欠,走到了山崖邊,望著山下密密麻麻地站著數百個和尚,此刻正齊坐下來,手中鑼鼓聲響起,同時頌起經來,在那蒼茫一片的土地上,頗有幾分佛意。連蕭瑟這般懶散的人,神色都不由嚴肅起來:“三百和尚荒漠誦經度人,倒比皇家的祭天大典更多幾分禪意啊?!?br />
    “那是……”雷無桀忽然一指遠方,卻見三百誦經和尚的后面,突兀地站著一個提著刀的魁偉僧人。提刀僧人目光凜冽地望著前方,那里有九匹駿馬,駿馬上也坐著幾個和尚,也正沖著這邊跑來。

    “是王人孫?!笔捝ゎ^看向無心,“他似乎并沒有和你約定的那樣退避三舍,這一次,他好像做了一個和十二年前不一樣的決定?!?br />
    “進來吧?!睙o心冷冷地望了一眼,沒有再說別的,只是緩緩踏步走進了破廟之中。

    而山下,王人孫將手中的戒刀插進了土中,閉上了眼睛,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在他面前,九龍寺的七位佛道大宗:大覺、大懷、大威、大觀、大默、大望、大普大師以及無禪和尚、唐蓮正策馬奔來。

    “這是誰?”唐蓮問道。

    “大梵音寺,法葉尊者?!睙o禪微微皺眉,在他的印象里,這位法葉尊者總是神出鬼沒,偶爾聽到的幾句傳言無非是喝酒吃肉這樣的荒唐行為,倒從未聽說過這位尊者還通武功,更不知他為何突然提刀攔路。

    就在此時,王人孫忽然睜開了眼睛,他猛地拔出了地上的刀,沖著九人橫刀一揮,無上的刀勁刮起了地上的塵土,血光乍現,九人急忙棄馬一躍而起,而那九匹駿馬竟然就在瞬間被刀勁劈成了兩半。

    血落如雨,即便是唐蓮都忍不住感慨:“好強的殺性!好強的刀勁!”

    王人孫將刀再度重重地插進土中,怒喝一聲:“止!”

    為首的大覺禪師穿一身黃色袈裟,慈眉善目,看到這樣的場景,只是輕聲低呼:“阿彌陀佛?!?br />
    身后的其他幾位禪師也都低頭輕呼佛號,大覺禪師嘆了口氣:“法葉尊者放下屠刀已有十二年,為何重入殺戒?”

    “本想此生就當個和尚,贖我的罪過,卻發現其實早就回不了頭了。想來想去只有繼續提著刀,我才能一絲贖罪的可能?!蓖跞藢O重新閉上了眼睛,他的碎空刀與平常的刀法很不相同,每一次出刀都是一次冥想的過程。

    “法葉尊者刀法通神,老衲十二年前就已領教過。只是老衲這邊九位降魔人,尊者一柄破戒刀,可留得???”

    “怕是留不住九個,那和尚你覺得我能留住幾個?”王人孫手輕輕地觸過刀柄。

    “法葉尊者,你動了殺心?!贝笥X禪師加重了幾分語氣。

    “是!我動了殺心!”王人孫緊緊地握住了刀柄,再度將那柄刀拔了出來。

    “無禪,你和雪月城的唐施主攔住他!”大覺禪師縱身一躍,一掌向王人孫打去,那一掌揮去,卻見虛虛幻幻無數道掌影出現,這在千佛手上的造詣怕是已入化境。王人孫不敢硬接,猛地提刀一撤步,大覺禪師見王人孫閃避卻也不追,連同其他六位大師縱身向那山坡奔去。

    王人孫穩住步伐,提刀欲追,卻忽然聽到耳邊傳來“?!钡囊宦?,急忙轉身用力一揮刀,將那枚透著寒光的釘子打落在地。

    “唐門透骨釘?”王人孫微微一皺眉,“此行竟然還有唐門的人,天下武林竟然真的要致一個孩子于死地?你是誰的弟子,唐煌?唐玄?還是唐憐月?”

    唐蓮一愣,法葉尊者這個名字他從未聽過,可此人卻一開口就喊出了唐門三位不入世,專傳弟子武學的長老名字,似乎對唐門頗有了解,他抱了抱拳:“在下唐蓮,十六歲前在唐憐月師父門下學習外房絕技,后應師父之命前往雪月城,如今是雪月城城主百里東君座下弟子?!?br />
    “你是百里東君那家伙的弟子?好,那我不殺你。這個和尚你又是誰?看著眼熟,好像見過,是大覺的弟子?”王人孫轉頭問無禪。

    無禪雙手合十:“貧僧乃是忘憂禪師門下弟子,無禪。暫居九龍寺修煉金剛伏魔神通?!?br />
    “忘憂?看來都是故人的弟子。所以上面那人是你師弟?”王人孫問道。

    “是?!睙o禪答得干脆。

    “那么我問你,你是要去救他,還是去殺他?”王人孫幽幽地問道。

    “不知?!睙o禪搖頭。

    “不知?”王人孫微微一皺眉。

    “還請尊者給小僧一個答案?!睙o禪垂首。

    “答案都在刀里,自己來尋吧?!蓖跞藢O瞳孔緊縮,用力地握住了手中之刀。

    “不知尊者出家之前,姓甚名誰?”唐蓮忽然想起一人,問道。

    “王人孫?!?br />
    “碎空刀!”聽到這個名字,唐蓮還是驚呼了出來。一刀碎盡長空,號稱霸刀一出,刀意三日尚有一息留存的碎空刀,在十二年前,那可是名列天下三把刀之一,與雪月城長老葉慕白的昆吾刀齊名!

    王人孫猛地將刀一揮,朗聲道:“來尋你的答案吧!”

    而在破廟之中,無心從自己的長袍之內掏出了一個包裹,神色鄭重,緩步走向前將那包裹內的東西打開,放置在了佛壇之上。

    “那是什么?”雷無桀問道。

    蕭瑟皺眉看了許久之后,道:“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舍利?”

    “舍利?”

    “有一些高僧坐化之后,經火焚燒仍有珍珠般的物體不融不滅,便稱舍利。佛經上說,舍利子是通過“六波羅蜜”和“戒定慧”等功德所熏修的,是修行人由于戒定慧的道力所成的,心和佛相合的表相。每一粒舍利都很珍貴,是佛家的圣物?!笔捝忉尩?。

    無心將那舍利放置佛壇之后,緩步走了下來:“大家都說老和尚他死了以后身體瞬間塵滅,但其實在那灰燼之中,還留了這一顆舍利。我便想,不遠千里也要將這舍利帶回到這于闐國里,老和尚生前回不到這里,死后應該回來?!?br />
    無心說完后端坐了下來,閉上了眼睛,手中輕捻佛珠,竟跟著那山下三百和尚一同頌起了經文。

    而隨著經文頌聲,那舍利子竟忽然發出了陣陣金色的光芒,佛壇之上虛虛幻幻仿佛出現了一個身影……

    “蕭瑟,這……”雷無桀大驚,忍不住開口詢問,卻被蕭瑟伸手止住,蕭瑟輕輕搖頭:“別說話?!?br />
    那佛壇上的身影隨著誦經聲越來越實,卻是一個披著灰袍,眉發皆白,慈眉善目的老僧。那老僧踱步從佛壇上走了下來,望著端坐在地上的無心,彎下了身,輕輕撫他的頭:“孩子……”

    “師父!”無心一直以“老和尚”來稱呼忘憂大師,卻終于在此刻喊出了“師父”二字。他跪拜在地,眼中淚水洶涌而出。

    “好孩子莫哭?!蓖鼞n微微含笑,“來這里干什么,你該回家去了?!?br />
    “無心的家便是寒山寺?!睙o心抽泣著說道。

    “傻孩子,寒山寺只是你暫時棲息的一個地方,如今你長大了,該回自己的家了。你的家是在一個自由的地方,是方外之境,天外之天?!蓖鼞n搖頭。

    “弟子只想回寒山寺?!睙o心此刻卻像一個倔強的孩童般重復著這句話。

    “真是個傻孩子,也只有那些人覺得,你會成為這顛覆天下的火種?!蓖鼞n嘆了口氣,站了起來背過身去。

    “師父!請指點無心的路?!睙o心終于抬起了頭,望著忘憂的背影。

    “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并不是師徒,只是相互陪伴著走過了一段路罷了。如今我的路已走完,剩下的路,便只能靠你自己走下去了。你只需記住一句話,莫要回頭?!蓖鼞n沒有再回頭看無心,往前一步一步走著,身影也便一點點地消散了。

    “無心謹遵師父法旨!”無心用力磕首。

    “這是鬼……么?”雷無桀身影微微有些發抖。

    “據說佛門六神通中有一門叫‘漏盡通’,人雖死,元神亦可保持不滅,直至最后一絲凡塵執念散去?!笔捝彩堑谝淮慰吹饺怂篮?,元神不滅,終知佛法奧妙,不可妄言。

    無心也站起了身,擦去了臉上的淚水,長袍一揮,再度變成了那個風度翩翩的和尚,似乎完全忘記了剛才趴在地上哭鬧著猶如頑童的自己,他清了清嗓子,沉聲道:“走吧?!?br />
    “這個時候,就別裝出那副白衣勝雪的樣子了。剛才,我們可都看到了?!笔捝S刺他。

    “哎,本想成為那種玩世不恭卻又孤傲于世的神仙和尚,可沒想到一個老和尚我竟然都舍不得了,失策失策啊?!睙o心笑嘻嘻地說道,“但老和尚不是說了么,前面的路,還得自己走。雖然他死后,我的第一條路,就是萬丈懸崖啊?!?br />
    “忘憂大師佛法奧妙,但有句話說的不對。剩下的路,倒也不是你一個人走?!笔捝挠牡卣f。

    “哦?”無心若有所思地一笑。

    “還有我們一起走?!崩谉o桀笑道,大踏步地向門口走出。

    蕭瑟雙手摟在袖中,也懶洋洋地跟了上去,無心一笑,搖搖頭走在最后。三個人最后肩并著肩走出寺廟,一個紅衣勝血目光澄澈,一個白衣似雪嘴角含笑,剩下那一個穿著千金之裘走兩步便打一個哈欠,只是有一點卻是相同的,三個人的瞳孔里,燃著的都是少年人才有的光芒。

    “就是他們了?”蕭瑟走到門口,懶洋洋地問。

    “就是他們了?!睙o心笑道。

    寺廟外,七個穿著袈裟的僧人正端坐在那里,有的慈眉善目笑而不言,有的卻如怒目羅漢,有的又垂首閉目似在假寐。

    本相羅漢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