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12章 少年下青城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青城山。

    連續三月遍山縞素。

    今日,青城山這一輩最出色的兩位弟子——趙玉真無量劍法傳人李凡松,青城山大龍象力傳人飛軒,脫下了一身白衣。他們跪坐在青霄殿內三清祖師像前,面前擺著青城山列代宗師的牌位。

    “師叔祖,弟子飛軒今日奉師命下山。三年之內,必當觀盡天下事,閱盡天下人,請靜待弟子歸山之日!”飛軒對著牌位叩拜。

    “師父,徒兒李凡松不孝,劍法未成,報不了師父的大仇。待徒兒下山磨練,三年之內,必手刃仇人!”李凡松也長身叩拜。

    青城山如今輩分最高,暫代青城山掌教之位的殷長松站在他們身后,無奈地嘆了口氣:“青城山這幾輩都有這般不世出的人才,也不知是我們青城山的幸,還是不幸?!?br />
    李凡松和飛軒站了起來,對殷長松微微一行禮,飛軒說道:“太師祖,今日飛軒和小師叔就下山了,還請太師祖保重?!?br />
    “我小的時候,當時的掌教,我的師祖死了,等我位入中年,我的師父死了,后來我入了花甲之年,齊師弟死了,如今我已是古稀之年,卻送走了我遇到的第四位青城山掌教?!币箝L松笑了笑,“只希望我死的時候,能見到我命中的第五位掌教即位,飛軒?!?br />
    飛軒搖頭:“飛軒自愧承擔不起?!?br />
    “若要和玉真比,那么青城山恐怕要百年無主了。飛軒,你得了玉真的道法,并且求道之心,更在玉真之上。青城山掌教的位置,早晚得你來坐。不必推辭,這是玉真的意思?!币箝L松捋了捋長須。

    飛軒垂首,不再多言:“飛軒領命?!?br />
    “以后你是掌教,得我們領你的命才是。你師父走得早,才把你接到青城山就病死了,你算是玉真養大的,不要辜負他,飛軒?!币箝L松轉過頭,“凡松!”

    “凡松在!”李凡松急忙應道。

    “今日你就不再是青城山的弟子了?!币箝L松平靜地說道。

    “什么!”李凡松和飛軒都是一驚。

    “其實你從未是我青城山的弟子,你不過是玉真的弟子。當年你的父母和齊師弟是故交,你父母早逝,把你托付給了他。你自小在劍法上頗有天賦,玉真當年也是少年意氣,收了不滿六歲的你做了徒弟。這幾年你在無量劍法上頗有建樹,玉真不在了,這座青城山也沒有人能教你了?!币箝L松說道。

    “可是?!崩罘菜杉钡脻M頭是汗,“弟子從未想脫離青城山,還請殷師祖三思!”

    “又不是將你趕出師門,你想做青城山的弟子,但你問問自己,可有那顆求道之心?你離了青城山,才能尋到自己的劍道?!币箝L松緩緩道,“玉真說過,你命中有兩份師緣,一份和他的已經了了,還有一份,藏在江湖山野,你去尋吧?!?br />
    李凡松抹了一把眼淚后,不言不語地站了許久,才終于點了點頭:“好?!?br />
    “不要哭,玉真說那人劍法不遜色于他。怒劍破軍,孤劍九歌,儒生雅劍,雪月絕代。你的師父必定在這四柄劍,是好機緣,望珍惜?!?br />
    “弟子領命!”

    看著兩位弟子一步一步走下山的身影,殷長松重重地嘆了口氣,其他三位青城山的老一輩天師也走到了他的身邊。

    “一個得了道法,一個傳了劍術?!币幻鞄熗麄兊谋秤?,緩緩道,“玉真也算有所傳人了?!?br />
    “一個小道童,真能繼承這青城山掌教之位?”另一名天師帶著幾分憂慮。

    殷長松搖頭:“能成不能成,就看這三年的游歷了?!?br />
    “據說玉真給他們二人畫了一張行路圖,想來也是好笑,玉真自己從未下過山,又怎么畫出下山的行路圖?”一名天師惑道。

    “我看了那張圖,上面只有兩個地方,起于青城山,終于青城山?!币箝L松頓了頓,“而中間,玉真只指明了一個地方。其余地方,隨性而行即可?!?br />
    “哪個地方?”其余三位天師同時問道。

    “天啟?!币箝L松仰頭望著天空,“欽天監?!?br />
    李凡松背著書箱,飛軒牽著一匹棗紅色跟在他的身邊,就像當年他們一同下山游歷一般,只是這一次,心境與心情都截然不同。兩人走到山下,李凡松轉過頭,眼淚不自主地流了下來。

    “你在想什么?”飛軒問他。

    “我想起當年我隨父母第一次來青城山時不到六歲,隨著父母剛上山就見到一個少年坐在臺階前,叼著一根馬尾草望著遠處。他問我,山下怎么樣。我當時見他身后掛著一柄桃木劍,就說:你教我劍術,我就和你說山下的故事。父母們怪我冒犯,他卻爽快地答應了我。后來我才知道他就是趙玉真,青城山百年來道法第一,劍術第一?!崩罘菜梢贿吜髦鴾I,一邊笑道,“可當時只覺得他有點傻傻的,隨便跟他說一些山下的事,他都能樂呵好久?,F在想想,有些對不住他?!?br />
    “怎么了?”飛軒問道。

    李凡松擦了一把眼淚:“當時年紀小,我自己哪經歷那么多事,都是從父母口中聽來的一些故事,有些根本就是杜撰出來的,可師父全信了。這次下山,也不知道師父看到這么無趣的凡世,會不會有些失望?!?br />
    飛軒也笑了:“不會的,師父那樣子的人,再無趣的事情,也能讓他變得有趣?!?br />
    “也對,師父沒看夠的,就讓我們看個夠吧?!崩罘菜赊D過身,朗聲道,“小書童,我們上路?!?br />
    “好的,小師叔!”飛軒應道。

    “別叫小師叔,要叫公子?!崩罘菜奢p輕敲了下飛軒的頭。

    飛軒卻難得地沒有生氣,只是走出幾步,又轉過頭,仿佛看到了那臺階之上曾經坐著一個小道童,后來變成一個溫潤如玉的少年,再后來變成一個兩縷清須的中年道士,望著遠處,眼神中滿是憧憬。

    師父,希望這次下山,你真的找到了心中的東西,至于你未完成的,就交給飛軒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