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26章 金錯海事錄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北離二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青州沐府金錯號往行三蛇島出航第一日。微風,天晴,航速六十里。出行前遇天啟五大監之掌劍監瑾威公公所攔,然得船長沐春風及同行者唐蓮、蕭瑟、雷無桀、司空千落聯手,退瑾宣公公,金錯號終得駛出。其他船上一切正常。筆者:青州沐府金言掌柜,田莫之?!蹦莻€帳房先生模樣的人坐在甲板上寫下了這幾行字,將那本冊子放進了隨身的一個金色盒子中,小心翼翼地將盒子蓋了起來。

    站在一旁看熱鬧的雷無桀好奇地問道:“在海上還得寫這種東西?”

    那名叫田莫之的掌柜打量了雷無桀一眼,說道:“那是自然。每艘船上都會有負責的人做記錄,每日一記,稱海事錄?!?br />
    “這東西有啥用?回去給大老板看的嗎?”雷無桀還是不明白。

    “你知道這盒子嗎?這叫千機匣,水淹不濕,劍斬不斷,以后若是在海上遇到了什么事故,我們身葬這無垠離海。等到有朝一日,有人打撈起這個盒子,那么只要打開匣子就能知道我們在海上發生了什么。那么就算死了,別人也會記得我們發生了什么?!碧锬忉尩?,“這是我們沐府所制的千機匣,只有兩把鑰匙,一把在沐府,一把在我身上?!?br />
    “哦,這匣子還有這作用。只是堂堂青州沐府的雪松長船,也會在海上遭遇不測嗎?”雷無桀惑道。

    “在自然面前,我們都是平等的。青州首富也好,天啟蕭氏也罷,到了海上,我們都是很渺小的存在。天地浩瀚,我們都是螻蟻?!碧锬鲱^說道。

    “先生這話,倒是有幾分深意啊?!崩谉o桀感慨道。

    “不過比起天災,在海上,人心倒是更可怕一些?!碧锬鋈徽f道。

    “人心?”雷無桀不解。

    田莫之點點頭:“人心。你說我們是青州沐府,可是若生死擺在面前,誰還會在意你的身份呢?若海上忽遭變故,船毀人亡,而能逃生的小船只剩一艘,只能坐一人,可卻有兩個人等著,其中有一人就是那青州沐府的。你說那第二個人會一劍砍死沐府的人,還是因為他有錢,就把小船拱手相讓呢?”

    雷無桀想了一下:“想必是要刀劍相向了?!?br />
    “是的,所以后生,在船上,可要小心?!碧锬掌鹆饲C匣,往船艙內行去。

    等他走遠之后,適才站在一邊卻沒有說話的蕭瑟才終于開口了:“原來他是沐府的金言掌柜田莫之,看來沐府很看重這個三公子,派了他來隨行?!?br />
    “金言掌柜?很厲害嗎?”雷無桀聳了聳肩,“感覺像個愛說教的老先生?!?br />
    “青州沐府產業眾多,旗下有幾百個掌柜,最優秀的、掌握最大產業的才能成為擁有稱號的掌柜,整個沐府才七個人。這七個人被稱為沐府的七掌柜,任何一個人出來都能成為一方巨商?!笔捝f道。

    “這么厲害?”雷無桀愣了一下,一開始他還以為對方只是個普通的帳房先生,卻沒想到他的來頭有這么大。

    “而且在七掌柜中,他仍然也是很特別的那一個?!笔捝^續說道。

    雷無桀有點無奈:“蕭瑟,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

    蕭瑟白了他一眼,繼續說道:“金言掌柜田莫之在十年前,還沒有那么有名的人,曾經隨商船出國一次海。那艘船從最南的離陽港出發,要去最北的天海港,想要去和北蠻做生意??墒窃疽粋€月的航期結束后,船卻沒有來,直到三個月之后,那艘船才現身,只是原本船上的數百人,只剩下了一個人,其他的,尸骨無存。據說那時的田莫之,已經渾身干瘦,距離死也只有一線之遙?!?br />
    “為什么?”雷無桀一驚。

    “田莫之說在船上遭遇了叛亂,有底層的漁戶想要劫船,因此船上發生了幾次火并。死了不少人,剩下的那些人也因為傷口的感染而死了,而田莫之因為提前躲了起來而逃過一劫。但這只是他的一面之詞,天海海事府的人懷疑是他殺了那些人?!笔捝f道。

    “為什么?”雷無桀又是一驚。

    “別老問為什么,顯得你像個白癡?!笔捝淅涞仄沉怂谎?。

    “那你就一次把話說完?!崩谉o桀怒道。

    蕭瑟沒理會他,又說了下去:“因為船上人的尸骨一具都沒有留下,而船上的食水早已經沒有了。天海海事府的人懷疑,他殺了船上的人,還以他們為食物?!?br />
    雷無桀瞪大了眼睛:“這怎么可能,海上那么多魚,難道還能餓死?”

    “關鍵不是食物,而是水,海上若是連續晴天不下雨,那么沒有淡水的人很快就會渴死。那沒有水怎么辦,有一種東西可以代替水,那就是——血?!笔捝挥傻脡旱土寺曇?。

    雷無桀渾身顫抖了一下,心中升起一股嘔意:“太惡心了?!?br />
    “不過后來沐府派人去了天海海事府,那人持著鑰匙打開了千機匣,匣中是那位最后染病而死的筆錄人所寫的海事錄,將那場船上的叛變記載的清清楚楚。除了事先躲起來的田莫之,其他的人不是死了,就是重傷。然而船上的大夫卻也死了,誰也救不活他們?!笔捝f道,“所以我說田莫之很特別,經歷過那么可怕的事情之后,沒有人比他更懂船,更懂船上的人心?!?br />
    “但是?”雷無桀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答?!?br />
    “什么問題?”這次提問的反而是蕭瑟。

    雷無桀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他沒有食水,最后到底是怎么活下來的?”

    蕭瑟臉色微微一變,雷無桀胸口更是泛起了一陣又一陣的嘔心,兩個人沉默了許久。最后蕭瑟嘆了口氣:“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深究的好?!?br />
    雷無桀回想起剛才田莫之在那里一筆一劃寫著海事錄的樣子,身上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