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32章 寒山曉寺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四百年前,列國紛爭,南面有一大姓姑蘇氏,占一方山水。后天下大統,姑蘇氏消失匿跡,卻留下了一座姑蘇城,聊以慰借這個逝去的大族。姑蘇氏崇佛,城外有一寺,名寒山寺。該古寺在戰火中歷經三次焚燒卻依然屹立不倒,依然香火鼎盛,直到一年以前。

    一年前寒山寺的住持叫忘憂,寒山寺不算大,至少在少林和云林面前只能算是一方小廟,但是忘憂卻是公認的佛教第一大宗。據說他精通佛法六通,再十惡不赦之人,在他的點化之下都能大徹大悟。直到一年前,忘憂忽然發瘋,拔下了寺廟中持國天王尊像上的七尺木劍,一劍斬去了面前香客的頭顱。至此之后,再也沒有人來寒山寺上香,那些寺廟中的和尚們也一個個地都離去了。

    此時,卻有兩人在上山的路上,他們要去寒山寺,因為寒山寺是他們中其中一個人的家。

    一身白衣僧袍飄揚,那個和尚揚起了一張就算寸草不生卻依然俊秀無比的面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上山的路還是那么難走啊?!?br />
    他想起多年以前第一次和師父上山的時候,師父在前面慢慢地走著,他在后面緊緊地跟著。走一段路,師父就會停下來,和他坐在路邊的石頭上歇腳,然后掏出一個饅頭,撕了一半遞給他,有時候還會撓撓他的頭,說:“你就當出來玩一趟,雖然時間會有點久,但你總會回家的?!?br />
    那一次下山,他們歇了六次,吃了三個饅頭,師父卻重復了十一遍這句話。

    “可能因為上山的路太難走了,所以上去了,就不想下山了?!睙o心笑了笑。

    站在他身旁的冥侯沒有說話,只是沉默地跟著。

    但是畢竟不再是小時候那個瘦弱的孩子了,如今的無心已經是入了逍遙天境的高手,就算再怎么刻意放慢步伐,三炷香的時間,他們已經站在了寒山寺的門口。

    與一年前的人聲鼎沸不同,如今的寒山寺,真的可以用門可羅雀來形容。上面那塊巨大的招牌都有些斑駁了。

    “師父,徒兒回來了?!睙o心卻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鄭重地合十行禮后帶著冥侯沖著寺廟之中走了進去。

    寒山寺里很干凈,秋水雖已起,可那些飄落的樹葉卻被人掃成了一堆一堆,地面上依然一塵不染,遠不像沒人住過的樣子,可是卻真的安靜的,聽不到一點聲音,更別說看到一個人影。

    此時,冥侯卻猛地一個轉身,掄起那把大的如同門板一樣的刀,沖著門外直掠而去!

    “住手!”無心急忙喝止,卻已經晚了。

    只聽“鐺”的一聲,地下的落葉被驚起!

    冥侯黑衣飄揚,手中握刀用力卻再也前進不了半分,他沖著面前之人怒目而視。擋住他刀的不是一把刀,也不是一柄劍,更不是一桿槍。

    而是一個拳頭,結結實實的拳頭。

    那人猛地一用力,冥侯持刀退了出去,手中掄了幾下巨刀,竟還欲上前!卻被無心伸手攔住,無心望著面前這個一身灰袍,身上掛著一串巨大佛珠,一臉正氣的大和尚,輕聲道:“師兄,這金剛伏魔神通又精進不少了,馬上就能練金剛不壞神通了?!?br />
    “無心師弟?”無禪急忙收拳,又驚又喜,“你怎么回來了?!?br />
    “因為師兄說,寒山寺仍有一間禪房,一個蒲團,一本佛經,屬于師弟?!睙o心笑道。

    無禪也笑道:“現在寒山寺有空禪房十八,蒲團三百,都可以給師弟。只是師弟不是說了不要佛經嗎?”

    “有一本,我有些用處?!睙o心緩緩說道。

    無禪神色變了變,進大殿說吧。

    如今的寒山寺,除了忘憂的弟子無禪外,再也沒有第二個人了,自從無禪從于闐回到寒山寺,就一直一個人默默打理著這個寺廟,再也沒有香客光顧,他就在后面種了一片菜圃,另外偶爾下山替人做法事賺些銀兩,此次見到無心歸山,當然心里欣喜,只是卻依然滿腹疑問:“一年前,你才應槍仙之約回到天外天,這么快你就重返北離,雪月城那邊是否會有不滿?”

    無心搖頭:“我在天外天聽聞唐蓮、蕭瑟、雷無桀等人有難,千里跑來幫他們度難,他們不感謝我也就罷了,還要趕我走?”

    “你是說,雷家堡的事情?”無禪在姑蘇城里聽人談起過。

    “是?!睙o心說道。

    無禪點了點頭:“也是,如今暗河殺手忽然現世,雷家堡雷千虎被殺,唐門老太爺也身死,東面無雙城也蠢蠢欲動,雪月城獨木難支,的確不會管你這個小宗主了,更何況師弟沒有爭雄之心……”

    “誰說我沒有爭雄之心?”無心打斷道。

    無禪微微一皺眉:“無心師弟的意思?”

    “你看看寒山寺現在的模樣,我想振興寒山寺?!睙o心說得認真。

    無禪恍然,搖頭笑了笑:“清靜一些也挺好。師弟你偷偷跑回北離,還是不要鬧太大的動靜為好?!?br />
    “這可有點難了?!睙o心嘆了口氣,“我還沒有回天外天的打算?!?br />
    “寒山寺里住著自然是最好的?!睙o禪應道。

    “不,師兄。我明日就會離開,我會回寒山寺,卻不是現在,我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睙o心正色道。

    “那此次你回來?”無禪不解。

    “你看我身后的這位朋友?!睙o心問道,“如何?”

    “瞳孔潰散,力大無窮,分明神志已失。師父若在,能救他。你功夫要是沒散去,也能救他?!睙o禪自然一早就注意到了冥侯。

    無心點頭:“原本蕭瑟也能救他,蕭瑟得了我的心魔引,可是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身受重傷,就算心魔引并不需要內力,但以他當時的狀態,心神太不過于不定,也用不出這門功夫。所以我特地路過一下寒山寺,想救一救這位朋友?!?br />
    無禪猶豫了片刻,便點頭道;“既然師弟這么說,那就去吧?!彼酒鹆松?,走到了大殿的佛像前,將那香爐輕輕扭了一下,只見那佛像慢慢地移了開來,露出了他身后的另一個小殿。

    殿前掛著一個黑色的牌匾,上面寫著三個字。

    羅剎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