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42章 小僧駕到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李凡松驚道:“這是什么!”

    謝宣微微轉過頭,神色凝重:“原來這就是殺怖劍的最后一式?!?br />
    李凡松轉頭問道:“他會死嗎?”

    謝宣搖頭:“不會,雷轟已修成了業火境,論內力渾厚,只比佛家金剛不壞神通遜色一點而已?!?br />
    巨響之后,血肉飛濺。那一擁而上的三十名殺手頓時被炸飛了出去,有的當時就死了,有的就算還活著可摔倒在地后也根本無法動彈。而濃煙散去后,有一人穩穩落地,他的衣衫已經被炸得粉碎,露出那一身虬結的肌肉,他重重地喘著粗氣,手中卻沒有劍。

    雷轟,一人一劍,斬殺三十蛛影!

    正當大家還在震驚于此的時候,謝宣忽然暴喝道:“攔住他!”

    一道黑影忽然直掠而來。

    傀!

    他還沒有死!

    雷轟想要抬步,可渾身的劇痛讓他根本沒有移動半分。

    飛軒想要催動大龍象力,可是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能動的只有李凡松,他提起最后一口真氣,縱身,出劍。攔住了傀的第一劍,下一個瞬間他已經被擊飛了出去。

    只攔住了一劍,卻剛好足夠。

    因為在剛剛那聲驚雷巨響之時,有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了遠方。

    那身形行的很快,古籍里曾說仙人御風而行,也大概不過如此。在李凡松攔住那一劍的瞬間,白色的身影已經越過了謝宣的身邊。

    謝宣長舒了一口氣,明白了這一切,終歸是要結束了。

    傀刺出了第二劍,卻被擋住了。

    擋住他的是一口鐘,一口偌大的鐘。山野之地,怎么會憑白無故出現一口鐘?

    般若心鐘。

    一身白衣飄搖的無心雙手合十,運起那般若心鐘,輕而易舉地便擋住了傀的第二劍。

    “為什么小僧每次出場,都是在如此危機之時,救人于危難之中?”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命,小僧命中注定這就是那佛陀臨世,光芒萬丈的存在吧。小僧本不欲成佛陀,奈何佛陀欲成我?!?br />
    李凡松驚了,驚的是世間竟有這樣不要臉的和尚,拿佛陀自比還不夠,還要把佛陀貶在自己之下。

    飛軒也驚了,驚的是這和尚雖然出言傲慢,但一身佛門真氣卻是他見過的最為純厚的。他修道家真法,自然忍不住與其比較,可看到的,卻是溝渠與龍湫的差距。

    謝宣卻笑了,他與這和尚曾一同醫治蕭瑟數日,自然了解這和尚狂傲而自戀的性格。

    傀卻只是憤怒,他怒罵道:“你是誰?!?br />
    “你很容易憤怒,你的殺氣也很重??蛇@正說明你的內心很軟弱,一個人只有內心軟弱的時候,才會在外表上顯得那么的兇惡?!睙o心輕嘆一聲,長袖一揮,“滾吧?!?br />
    傀手中的長劍寸寸斷裂,但他沒有退,他向后撤身,抬腿一腳,腳尖露出一道寒光。

    卻被無心一把抓住,他無奈道:“佛家有云,三毒,貪、嗔、癡。嗔者,于苦、苦具,憎恚為性,能障無嗔,不安穩性,惡行所依為業?!彼滞乱怀?,將傀的腿壓了下去,傀感覺自己的身體再度不可控地豎立了起來。無心緊接著一把扼住了傀的咽喉,微微笑道:“莫非這就是扼住命運的咽喉的感覺?”(昨天看了《擇天記》電視劇版,忍不住就想默默吐槽一下這句****一般的臺詞。)

    傀怒目圓瞪,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是不是很想說話?”無心饒有趣味地望著他。

    傀咬牙切齒,眼睛仿佛就要瞪出血來。

    “我就不讓你說?!睙o心聳肩。

    眼看著傀就要被無心活活掐死在手中,無心終于放開了手,將他猛地揮了出去。他笑了笑,抬頭看著天:“今天的月亮真好?!?br />
    謝宣點頭:“的確是好?!?br />
    李凡松和飛軒相視一眼,心中卻是大驚,今夜本該是上弦月,可天空中掛著的卻是一輪圓月。

    又是那孤虛之陣。

    暗河慕家的人也來了。

    無心忽然伸出一指,緩緩說道:“六根清凈!”

    只見天空中忽然傳來了一聲脆響,像是雞蛋殼破掉一般的聲音。

    然后天空中閃過一道黑影。

    那又圓又亮像是銀盤一般的圓月卻已經變成了上弦月,無心轉頭望去,發現那一地蛛影的尸首已經少了一半,那原本躺在那里的傀已經不見了。

    “就那幾個廢物,也值得花這么大陣仗來救嗎?”無心聳了聳肩,轉過身,對著謝宣微微一笑,“前輩好久不見?!?br />
    李凡松持著劍走了回來,望著這個一身白色僧袍,面目秀雅的和尚問道:“你是誰?”

    “小僧無心?!睙o心沖著他笑了笑,“你的劍法不錯?!?br />
    李凡松有些汗顏,搖頭:“你的武功更厲害些?!?br />
    無心搖頭:“應該是厲害很多吧?”

    李凡松心想這和尚是完全不懂自謙這兩個字了,不過事實擺在面前,也沒有臉爭辯。

    可那無心和尚卻自顧自地說了下去:“畢竟我是一派掌門?!?br />
    李凡松又是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飛軒更是忍不住問道:“哪個門派?”

    “天外天?!睙o心答得坦然。

    “天外天?”飛軒不解,“這是哪座寺廟?”

    李凡松卻頓時反應了過來,立刻將飛軒一把拉到身后,緊緊握住醉歌劍:“是魔教!”

    無心眉毛一挑:“什么魔教?這都是當年你們取的綽號!”

    那站在原地許久的雷轟終于調息完了自己的氣息,一步一步勉強地走了過來:“你就是葉鼎之的兒子?”

    “正是,這位應當是雷轟前輩了?小僧與令徒雷無桀乃是好友?!睙o心垂首道。

    “好友?”雷轟反問道。

    無心抬頭,目光澄澈,聲音堅定:“生死之交!”

    雷轟又問道:“所以此行你是來幫我們的?就算你與雷無桀是生死之交,也沒有必要冒這么大風險來救他的師父?!?br />
    “小僧不是來救前輩的,那只是順便?!睙o心恭恭敬敬地說道,“小僧是來找人的?!?br />
    雷轟揚眉:“誰?”

    無心右手輕輕伸出,指了指那坐在謝宣身前的李寒衣,道:“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