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44章 路遙而止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落雨了?!?br />
    坐在臺階上的謝宣忽然伸出手,一串雨水穿過屋檐摔落在了他的手上,他仰起頭,輕聲說道。

    他的身邊站著李凡松和飛軒,飛軒牽著馬,身子微微往里站了些,避開那些雨水。李凡松望著遠處的那個身影,輕聲問道:“他為什么不進來?”

    謝宣微微一笑:“他是你師父的情敵,你希望他進來?”

    李凡松輕嘆了一聲,道:“晝長夜短徐開眼,花開花落只自傷。師父畢竟早逝,我們這些徒兒就算再怎么向著自己的師父,但也不忍心師娘此一生就這樣孤身一人?!?br />
    “錯了?!敝x宣緩緩道。

    李凡松急忙退后一步,抱拳道:“莫非是凡松哪里說的不對了,請先生指教?!?br />
    “詩背錯了,是晝短夜長,不是晝長夜短?!敝x宣手指微微一捻,捻過一串雨水,在手中饒有趣味地把玩著。

    李凡松一下子漲紅了臉,退到了一邊不再言語。

    而遠處,雷轟依然站在這座小廟的門口,抬頭望著天空,一言不發。

    小廟里面,李寒衣與無心相對而坐。李寒衣面色略微有些蒼白,但眼神澄澈,已經恢復了神志。無心則一臉好整以暇,靜靜地望著她。

    “你一點也不像你的父親?!崩詈侣氏乳_口了。

    無心倒是習慣了這個說法,反問道:“很不像嗎?”

    李寒衣點頭:“你父親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很豪邁,當年率領魔教東征的時候,愿意依附你們魔教的人都說葉鼎之不像江湖人,他的身上有帝王之氣。而你則完全不同,你的身上沒有鋒芒?!?br />
    無心聳了聳肩:“就是說我不夠有男子氣概?”

    李寒衣笑了笑:“葉鼎之也不愛開玩笑?!?br />
    無心用手輕輕搓著自己的眉心,若有所思地望著李寒衣:“所以你和我父親很早就認識?”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是江南的一位游俠,那時他還傳過我幾式劍招。后來再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成了魔教教主,而我則代表雪月城與他交戰?!崩詈骂D了頓,又說道,“曾經的我,很仰慕他?!?br />
    “可是后來的你,殺了他?!睙o心接道。

    “當時我們一共七個人負責狙殺他?!崩詈缕届o地說道。

    無心點點頭,輕聲道:“我知道的,天山派王人孫,雷家堡雷千亭,溫家溫冷,潮王閣落夜闌,暗河蘇暮雨,以及雪月城李寒衣。但是江湖傳言,最后出那絕殺一劍的人是你?!?br />
    “我師兄百里東君當時武藝已經大成,在與葉鼎之對決的時候勝了半招,葉鼎之負傷南下之后,我們七人再聯合狙殺他。先是雪月城城主的大弟子勝了葉鼎之,再是二弟子殺了葉鼎之,江湖上都需要年輕一代擁有起自己的神話。大師兄實至名歸,所以他的故事誰也不會質疑。而我的事,前面永遠加一個傳說?!崩詈驴嘈Φ?,“所以,我并沒有殺死他?!?br />
    “當日,如果我們七個人想要殺死他,那么至少三個人需要把命留在那里?!?br />
    “是其他人殺的?”無心眉毛一挑。

    “既然你會來問我,就表示你已經確信不是我了,而且如果我殺了他,那也是正邪相爭,天經地義?!崩詈抡?。

    無心繼續問道:“所以,那日還有誰在的?!?br />
    “有一個人能有機會殺死他,雖然需要付出一個代價?,F在他與我齊名,但功力在我之上,能與我大師兄比肩?!崩詈碌吐曊f道。

    “孤劍仙洛青陽?!睙o心一下子就猜了出來。

    “他的邊上還站著一個女子?!崩詈吕^續說道。

    無心沒有再說話,只是點頭:“果然?!?br />
    “女子和孤劍仙比我們搶先一步到,他們在前面與葉鼎之隔著大概十丈距離。我們七個人不知道他們是敵是友,所以沒有再敢向前,而在原地靜觀其變。然后女子說了一句話,葉鼎之忽然就拔劍自刎了。我們怎么也不會想到,堂堂魔教教主,一代梟雄葉鼎之就這樣忽然在我們面前自刎了?!崩詈抡f道。

    “那人說了什么?”無心的語氣微微一變。

    李寒衣搖頭:“我們并沒有聽清。葉鼎之自刎之后,她就和洛青陽離開了。但是幾個前輩認為此事最好不要外傳,所以就派人放了話,說是我殺了葉鼎之,算是替我立威。我聽說你見過王人孫,他沒有對你說這些?”

    無心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他不會告訴我這些,因為他知道那個女人是誰?!?br />
    李寒衣點頭:“我也知道,但我還是告訴你了。因為我有求于你?!?br />
    無心心中一動:“你是說……你功力已失的事情?”

    李寒衣苦笑:“此番蘇醒之后,我的功力所剩不到二成。但我不想讓門口的人知道,你就假裝要去雪月城見司空長風,護我離開吧?!?br />
    “其實門口有兩個更靠得住的人?!睙o心笑道。

    “不必了?!崩詈乱舱酒鹆松?,一個縱身掠了出去。她的身形極快,只是一個瞬間,就已經來到了謝宣的身邊。

    謝宣還是坐在臺階之上玩著雨水,頭也沒回:“你們聊完了?!?br />
    “此番多謝你了,有空來雪月城喝酒,這一次我不趕你?!崩詈缕降卣f道。

    “好?!敝x宣答得干脆。

    李寒衣再度起身,卻已經掠到了雷轟的身邊。

    雷轟依然沒有轉身,李寒衣也靜靜地站在那里。

    雖然之前早已見過面,但當時李寒衣神志全失,如今的他們,才是真正的第一次重逢。

    雷轟輕聲道:“好久不見?!?br />
    李寒衣搖了搖頭:“你沒有轉頭,不也還是沒見?!?br />
    雷轟做了一個少年氣十足的動作,他撓了撓頭:“因為這幾年,我并沒有變得更好看些?!?br />
    “我不是那樣膚淺的人?!崩詈碌恼Z氣中卻有幾分笑意。

    雷轟搖頭:“可我是。所以我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你?!?br />
    李寒衣想了一下后說道:“這么說來我也是?!?br />
    兩個人同時笑了一聲。

    “對不起了?!崩詈潞鋈粐@道,“當年賭氣讓你練成絕世之劍再來見我,卻沒想到這一劍之約浪費了你這么多年的好時光?!?br />
    “好時光?”雷轟喃喃道。

    “那段好時光里,你本該能見到很多的人,有的你會喜歡,有的你會討厭,有的還能和你相伴一生……”李寒衣繼續說道。

    雷轟點頭:“我知道了?!?br />
    “我畢竟有喜歡的人了?!?br />
    “我也已經嫁給他了?!?br />
    “如果當年你先遇見的是我?!崩邹Z忽然說道,“那么事情會不一樣嗎?”

    “不會的,我一定會先遇見他的。有些事情是注定好的?!崩詈抡f得果斷。

    雷轟感覺心中隱隱作痛,不再說話,只是慘然一笑。

    “對不起,那****雖然走火入魔了,但我記得我說了什么。那些話,不是真心的?!崩詈聬澣坏?,“那些事當然不怪你,反而,我很感激你。只是還是那句話?!?br />
    “有些事情是注定好的?!?br />
    “再見了?!?br />
    李寒衣再度一個縱身,從另一個方向掠去。

    “謝先生,無心要去做雪月城見那槍仙司空長風,也先行一步啦?!币簧戆着鄣臒o心也從小廟中一躍而出,幾個縱身趕了上去,他將李寒衣身旁,偷偷將內勁渡了過去,才沒有讓為了掩飾自己傷勢而強行運功的李寒衣半路氣竭而倒。

    雷轟忽然轉過了身,望著那遠去的李寒衣。

    李寒衣卻沒有回頭。

    他們終于還是沒有再次相見。

    許久之后,雷轟忽然轉過了身,大踏步流星地離開了。

    “一看腸已斷,好云莫回頭?!敝x宣站起了身,也背著書箱向前走去,他朗聲長喝道,“雷轟,祝你早日覓得一把好劍!”

    李凡松和飛軒獨立站在那里,望著眾人接連離開,一時有些手足無措。

    謝宣走出十幾步后忽然回頭,說道。

    “你叫李凡松是嗎?”

    “你的名取得不好,你這顆松,并不平凡,有參天之資?!?br />
    “你之前說想拜我為師?”

    “我只有一個要求,做儒劍仙的徒弟,以后詩不能念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