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59章 金榜論武名(下)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司空長風很認真地看著那個百曉堂的弟子,那個百曉堂的弟子也很認真地回答了他:“不知道?!?br />
    “這個榜是堂主定的,但是他并沒有和我們解釋那個榜上的莫衣是誰?!?br />
    司空長風轉過身,拿起長槍,緩緩道:“我知道了?!?br />
    “堂主還特地留下了一句話給雪月城,他說,雪月劍仙若未受此重傷,必能入冠絕榜?!?br />
    “受傷了,二城主受重傷了?”那些弟子們雖然看到李寒衣昏睡不醒,卻并不知道傷勢竟然如此嚴重。

    “知道了,讓他有空來見我?!彼究臻L風徑直地朝前走去。

    在這卷金榜到達雪月城的同時,無數的江湖豪門都迎接了那些帶著斗笠的使者。

    雷門如今的代掌門雷云鶴拿著那張榜單,手指輕輕地敲打著身旁的桌子,望向臺下的百曉堂弟子:“為何這冠絕榜上,沒有我的名字呢?”

    那弟子喝了一口茶,恭謹地說道:“堂主說了,雷前輩跌境已久,如今重入逍遙天境,那日上青城山更是與趙玉真打了個平手。不過當時趙玉真留了手,前輩卻已用了全力。但是重回巔峰已是必然,只需要假以時日,不說冠絕榜,更是必入三甲?!?br />
    “說得好聽??墒沁@冠絕榜上,雪月城有兩個,唐門有一個,我雷家堡一人沒有,不是有點丟份?”雷云鶴依然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

    “堂主還說了,雷轟前輩論實力,可稱劍仙。只是缺一柄好劍,所以還入不了百兵榜和冠絕榜?!?br />
    “呦,這么說來我雷家堡本該有兩人入冠絕榜?可是,天下除了你我又有誰知道呢?還是丟人啊?!崩自弃Q嘆了口氣,“不知這金榜,何時再換榜呢?”

    “三個月后?!卑贂蕴玫茏泳従彺鸬?。

    雷云鶴眉毛一挑:“三個月后?這一次換榜,可是整整等了四年?!?br />
    “堂主就是這么說的?!?br />
    雷云鶴依舊不緊不慢地敲著桌子,輕聲說道:“看來得為了那小子,去一次老親家那兒了?!?br />
    “不過這個莫衣,究竟是誰?”

    山野小廟,一個白衣的中年儒士正坐在那里看書喝茶,一個小道童坐在一邊閉目養氣,庭間一個持著桃木劍的少年正滿頭是汗地練著劍。忽然他劍鋒一轉,直指廟門:“誰?”

    一個戴著斗笠的人正拿著一卷金色的錦帛站在那里。

    謝宣放下了書:“百曉堂?”

    李凡松聽到這個名字,再看到那人手中的金色錦帛,忽然想到了一個久違的詞:“金榜?”

    那人點了點頭,走向前將金榜遞了過去。

    李凡松走到謝宣和飛軒身邊打開榜單,看了一會兒后興奮地說道:“我,我,我,我進良玉榜了!”

    飛軒看了一眼,不屑地說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人家雷無桀排在你前面呢?!?br />
    李凡松再把榜單看到頭,在第一名的位置看到了無心的名字,愣了一下:“上次那個和尚,竟然是這般厲害,在雪月城大弟子之前。還有這個無雙城的無雙,之前沒聽說過啊。算了,等等,還沒完。冠絕榜!這一次有冠絕榜!”

    連謝宣都忍不住望了過去:“姬若風開了冠絕榜?”

    “師父,師父你入冠絕榜了!第四甲!”李凡松興奮地說道。

    可是謝宣卻完全沒有看自己的名字,而是直接看到了最后,嘴中喃喃地說道:“冠絕榜二甲百里東君,洛青陽。冠絕榜首甲,莫衣。這個莫衣是誰?”

    一座空蕩蕩的酒樓,一個帶著斗笠的人正坐在那里喝著酒,他的身旁放著一柄巨大的劍。這座酒樓在一個時辰前還十分喧鬧,但如今卻安靜無比,除了戰戰兢兢的掌柜和小二,酒樓里就再也沒有別人了。

    直到又一個戴著斗笠的人走了進來。

    掌柜急忙上前勸阻:“客官,小店暫時……”

    那人卻沒有理他,徑直地沖著角落里喝酒的那個男子走去,并在在他的面前坐了下來:“怒劍仙顏戰天?!?br />
    顏戰天沒有抬頭:“你信不信我殺了你?!?br />
    那人卻輕輕搖頭:“堂主說你的朋友不多,但他算一個?!?br />
    “那家伙還活著?他找我有事?”顏戰天沒有反駁。

    那人將一卷金色的錦帛放在了桌上:“金榜已出,特來告知前輩?!?br />
    顏戰天終于微微抬頭,伸手將金榜拿了過來,他打了開來,微微掃了一眼后,冷笑了一聲。

    破軍劍瞬間出鞘。

    也瞬間回鞘。

    金榜已成碎片。

    來自百曉堂的那人站了起來,微微垂首:“前輩告辭?!彪S即轉身離開。

    “站住?!鳖亼鹛靺s喚住了他,語氣中隱隱有殺意,“莫衣是誰?”

    西部荒涼之地。

    一片延綿百里的沙漠。

    有一孤城傲然而立,很少有人能踏入這座城,就算走到這座城下,也需要很大的勇氣。

    有一人一騎立在那里,城門沒有關上,事實上這座城已經很久沒有城門了。但他并沒有打算走進去,沒有城主的許可,誰都不會擅自踏入這座城,就算是酒仙百里東君到了這里,也不會例外。

    許久之后,有一灰袍瘦高之人走了出來,他的腰間掛著一柄奇長無比的劍。這柄劍沒有被列入劍譜,卻比劍譜上的許多劍,還要有名——長劍九歌。這個人自然就是,孤劍仙洛青陽。

    來訪之人將手中的金榜擲了過去,洛青陽伸手接住,緩緩打開,隨手收起金榜,往城內走去。來訪之人也立刻掉轉馬頭,離開了這座城。

    從始至終,兩個人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天啟城。

    金榜不評天啟朝堂,可天啟朝堂卻對金榜依然很感興趣。百曉堂的使者并沒有踏入天啟,但仿制的金榜早已經在天啟流傳了開來。它流入了蘭月侯府,流入了鴻臚寺,甚至流入了皇宮,也流入了欽天監。

    齊天塵的手邊,就放著一張金榜。

    他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本已經快要忘記的事情。

    那時他還是一個少年,與年邁的師父云游四方。途中在一座小縣城里,他們看到了一個小童。一個小童坐在那里,邊上掛著一塊牌子,旁邊放著一塊裹著的小棉被,上面寫著簡簡單單的四個字:“賣身葬親?!?br />
    聽旁人口中所言,那個小棉被裹著的是小童的妹妹,已經病死了。他想要好好安葬他,可是沒有錢,便想將自己賣了,用那錢來葬了妹妹。但那一年是荒年,到處都是流民,若是女孩,買了養幾年還能轉手賣進大城池里的妓院里,可是一個男孩,買回去還要平添許多負擔,所有路過的人雖多,卻并沒有真的上前和男孩說話。

    那男孩就站在那里,抬著頭,顯得有些孤獨。

    師父卻停住了腳步,齊天塵有些困惑,這一路他們見了很多流民,比這還要凄慘的數不勝數,而師父修的道是大道,平常凡人的疾苦又怎能入他的眼呢?師父看了許久,終于點了點頭:“好根骨啊?!?br />
    原來師父看上的,是他修道的資質。

    師父慢慢地走上前,在男孩面前蹲了下來。那一天師父穿著紫衣的天師道袍,渾身上下一塵不染,加上那皆白的須發,在常人眼里就如神仙一般。男孩望著他,眼神澄澈無比:“你是……神仙嗎?”

    “我不是神仙,我只是普通人?!睅煾傅卣f道。

    “那老先生,你要買我嗎?”男孩繼續問道。

    “我可以幫你葬了你妹妹,但我不會買你。不過你要做我的徒弟,跟隨我修道?!?br />
    “修道?是修成神仙嗎?”

    “這不準確,但你還小,你可以先這么理解?!?br />
    “據說道士可厲害了,我以后修了道,能救回我妹妹嗎?”

    “我做不到,也沒有見到能做到這樣的人。但你以后會比我厲害,而且厲害很多。我不及你,自然沒有資格說可不可以?!?br />
    “好?!蹦泻Ⅻc點頭,“我答應你?!?br />
    師父終于笑了,他少有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摸了摸男孩那有些臟亂的頭發:“好,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弟子了。你叫什么名字?!?br />
    男孩沒有立刻回答,他擦了擦雙袖,恭恭敬敬地給師父磕了一個大響頭后抬起頭,才終于開口:“師父,徒兒名叫莫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