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288章 龍封卷軸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每年年末,天啟都會舉行年祀祭典。所有的達官貴人們在這一天都會前往天啟城外的天海道場,皇帝在這一天也會穿上龍尊之服盛裝出席,他的身后會跟著四位大監:

    一位執尚方寶劍,為掌劍監,代表北離以武開疆。

    一位執傳國玉璽,為掌印監,代表蕭氏世代傳承。

    一位執青玉香爐,為掌香監,代表道佛齊天之德。

    一位執封國大典,為掌冊監,代表皇朝以德治國。

    這是皇帝正規出行時才有的規格,只有巨大的盛典以及面見重要的人時才會有的儀仗。

    如今四位大監都已整裝而待,恭迎在太安殿外,等待著明德帝從里面走出來。

    “又是一年啊?!闭苾员O瑾玉公公緩緩道。

    其他三位大監淡淡地應了一聲,他們自然知道瑾玉說這句話的意思。他們每一年的年祀祭典都在等待一樣東西,只可惜每一年都落空了。

    龍封卷軸。

    北離開國連續兩位太子都死于非命,于是后來北離便立朝規,不立太子。當朝皇帝會將儲君的名字寫進卷軸之中,在歸天的時候,卷軸上所寫的名字,就是繼任的帝王。卷軸以龍章火封,且里面封藏著未來真龍的名字,所以叫龍封卷軸。卷軸在年祀祭典那一天,一份交由五大監保管,稱傳帝命。一份交由欽天監封藏,稱達天意。數代以來,一貫如此。只有前朝出了例外,一份交由五大監的被瑯琊王蕭若風當場撕了,一份藏于欽天監的卻莫名消失了。

    而本朝,明德帝卻一直沒有賜予五大監和欽天監龍封卷軸。一般龍封卷軸可以更迭,前朝太安帝就換了整整三次。但明德帝遲遲不落筆,已經引來了朝中眾多的非議。

    明德帝的子嗣在朝中被封王的只有兩位,一位是白王蕭崇,百般都好,可偏偏是個瞎子,縱觀歷史幾百年,也沒見過有瞎子當上皇帝的。一位是赤王蕭羽,聲色犬馬,風評極差,可偏偏母妃是明德帝最為寵愛的。

    可王爺卻還有一位,不在朝中,卻在山野。

    永安王蕭楚河。

    雖然沒有人當眾說過,但朝野上下都有人在悄悄議論,說蕭楚河要回來了。他無疑是比起白王和赤王更符合明德帝意愿的選擇,如果他真的要回來了,那么今年的龍封卷軸上,是否會落下名字呢?

    白王府。

    蕭崇靜靜地坐在庭院之中,手指輕輕地敲著石桌,嘴里輕輕地哼著不知名的曲子。府外,太鐘已經敲了三次了,文武百官們都已經走出了自己的府邸,聚集在了宮門之外。但白王蕭崇卻似乎并不焦急,他一向穩重,斷不會做出在年祀祭典上遲到的舉動,若是往年,都是早早就到了,可今年……

    “邵翰,今年父皇會寫下那個名字嗎?”蕭崇望向站在庭院邊的那個黑衣執扇的書生。

    書生搖了搖頭:“不會?!?br />
    “為何不會?”蕭崇低聲道,“很多人都說他要回來了,雖然蘭月侯矢口否認,可是此事絕不會空穴來風?!?br />
    “如果皇帝大人真的那么疼愛他,就不會把他置于危險之中?!睍f道。

    “可是多年前,皇帝大人卻把他流放了?!笔挸缯f道,“那個時候,他好像并沒有顧及到蕭楚河的安危?!?br />
    “誰知道這所謂的流放,不是讓他暫時離開危險呢?畢竟天啟城,可是世間最危險的地方?!睍f道。

    “那別的名字呢?也不可能嗎?”

    “斷不可能?;实鄞笕穗m然知道赤王蕭崇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的不堪重用,但是畢竟蕭崇還不得朝野人心,沒看到他進一步的表現前不會給他機會。至于王爺你……”

    “瞎子當皇帝,還是難以想象?!笔挸缱猿暗匦α诵?,“就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br />
    書生點頭:“現在是瞎子,可未必就不能夠治好了。而且以王爺的才能,未必不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br />
    “希望吧?!笔挸缤?,喃喃道,“怎么宮里還沒有消息傳來。真是令人不安啊?!?br />
    赤王府。

    蕭羽已經穿上了自己的蟒袍,大聲道:“走吧?!?br />
    龍邪猶豫道:“不需要再等等嗎?”

    “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改變。更何況,父皇不可能在今日交出那封卷軸?!笔捰鹦Φ?,“我了解他?!?br />
    “為何?”龍邪問道,“朝野上下如今都在傳……”

    “怕是蘭月侯放出的消息吧?!笔捰鹦α诵?,“畢竟那封卷軸上,也有可能寫上他的名字啊。北離開國以來,又并不是沒有出現過弟承兄位的事情?!?br />
    天海道場。

    齊天塵連同四位天師站在高臺之上,等待著那些達官顯貴們的到來。

    “師兄,你的傷?”

    齊天塵輕甩拂塵,微微笑了笑:“沒有大礙了?!彼詮哪侨諏堦嚤黄浦缶鸵恢痹陂]關,今天是第一次出關,面色依然有些蒼白,人也瘦削了許多。那些曾經因為道法而被隱去的歲月,仿佛重新找到了齊天塵。

    “師兄雖然這么說,我卻一點也沒有覺得心安?!?br />
    齊天塵仰頭看著天,喃喃道:“不知為何,今日我的心,卻也有些不安?!?br />
    太安殿。

    四位大監已經筆直地站著。

    太鐘已經敲了第五次了。

    等敲到第九次的時候,按照往年的慣例,大隊就要出發了。

    可太安殿的大門卻一直都沒有打開。

    “再晚,就要錯過時辰了?!辫晒卣f了一句,他執掌鴻臚寺,對這祭祀時辰自然最為清晰不過。

    “看來,皇帝陛下也正在做決定?!辫窆吐暤?。

    瑾威公公持著劍,一言不發。

    他這幾個月來一直很少說話,因為有太多的人叩響了他的府門,等待著他說些什么??伤靼?,自己不能說。

    “有些餓了?!辫怨野稍野勺?。

    太安殿的門在此時,終于被打開了。

    一身龍尊之服的明德帝走在前面,紫衣蟒袍的五大監之首瑾宣公公跟在他的后面。

    兩手空空。沒有卷軸。什么都沒有。

    四位大監同時跪了下來。

    “拜見皇帝陛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