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326章 斬衰斬衰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蕭瑟縱身一躍,從樓閣之上向千金臺躍去。

    “接著?!敝x煙樹輕輕推了推腰間長劍,長劍出鞘,沖著蕭瑟飛去。蕭瑟左手拎著酒壺,右手接過長劍,在空中看似不經意間猛地一劃,隨即他將長劍擲了下去,重新落回了謝煙樹的劍鞘之中。

    蕭瑟穩穩落地,舉起酒壺仰頭又喝了一口。

    那千金臺后帷幕終于被蕭瑟一劍斬斷,緩緩落了下來,后面的景象終于展露在了賓客面前。

    那里掛著的不是一幅山水美畫,也不是什么華美雕筑。

    只有一個字。黑色的字,白色的底。莊嚴而肅穆,讓看著的人渾身爭起一股涼意。

    奠。

    “殿下!”玄同對著蕭崇低呼了一聲。

    “怎么?”蕭崇也察覺到了場中氣氛的變化。

    “永安王用劍劃開了帷幕,后面的幕布上寫著一個‘奠’字?!毙笥噎h視了一圈,“要不要走?”

    千金臺外,早就埋伏著不少白王府的親兵,只要玄同發出訊號,不管里面坐著的是誰,他們都會毫不猶豫地闖進來。

    蕭崇搖頭:“再等等?!?br />
    “走吧?!崩谉o桀、司空千落、葉若依也走出了那座空中樓閣,縱身一躍,落在了蕭崇的身邊。只有天女蕊依然站在那里,眉頭微微皺著,似乎也不明白他們想做什么。

    千金打造的賭臺之上,一身錦衣的蕭瑟望著臺下竊竊私語的賓客們,忽然振臂一揮,高呼:“止!”

    他的身后,同樣一身錦衣的伙伴們,應喝道:“止!”

    場內頓時鴉雀無聲,賓客們全都愣住了,瞪大了眼睛望著蕭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只聽一聲“止”之后,蕭瑟雙手猛地一揮,將身上的那件嶄新的錦衣從身上扒了下來,隨后丟在了地上,露出了錦衣之下的一身麻衣。

    其他的雪月城弟子也同時學著他們的動作,將身上的錦衣丟在了地上。

    雷無桀則怒喝一聲,一身紅衣變成了碎片,飄落在了地上。

    他們身下的那間麻衣,是由最粗的生麻布制作,并且斷處外露不緝邊。這件一件——喪服。

    蘭月侯眉頭微微皺起,望向齊天塵:“斬衰?”

    斬衰,五服之中最重的喪服。只有諸侯為天子,臣為君,男子及未嫁女為父,承重孫為祖父,妻妾為夫,這樣至親離世的情況下才會服斬衰。

    而在天啟,服斬衰是大事,欽天監先代祖師曾有規定,哀慮過重會影響國運,服斬衰應慎重。所以要服斬衰需要經過欽天監報備,在欽天監處借用斬衰之服方可。民間不得私自制作斬衰之服。所以蕭瑟他們身上的斬衰,必是欽天監所贈。

    齊天塵嘆了口氣:“雖然說是借他了,也沒說是在這么眾目睽睽之下穿出來啊?!?br />
    為首的蕭瑟將手中的酒壺舉起,身后之人同時高呼,聲音中滿含悲愴。十六人連同雷無桀、葉若依都拔出了腰間長劍,司空千落右手一揮,長槍也已高高舉起。

    “殿下!”玄同急道,“我們先行離開吧?!?br />
    蕭崇聽到了那清脆的拔劍聲,搖頭道:“朝中百官,天啟世家全在此地,他不敢亂來的?!?br />
    蕭羽冷笑著看著臺上:“如果你能看到此情此景,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亂來了。這比起提劍殺到太安殿,也差不了多少?!?br />
    “劍起?!崩谉o桀怒喝一聲,他持劍一躍而起,在空中翻轉了一下。葉若依也縱身而起,手中之劍與雷無桀交錯而過。

    十六名雪月城弟子同時揚劍,他們每兩人對劍而立。劍起劍落,身形若穿蝶飛花,步伐輕盈若絕世舞者,進退回旋之間,急促飛快的舞動中,劍身上閃著流星般的光芒,響起隆隆鼓聲……

    鼓聲何在?

    臺上有一一人之高之紅色大鼓,司空千落一躍站在大鼓之上,長槍舞動,每一下都重重地敲擊著那大鼓!

    聲若雷霆,震驚十里!

    那樓閣之上,撫琴之女為了跟上那急促的鼓點已經滿頭是汗,那吹著長蕭的女子身形已經搖搖欲墜,那抱著琵琶的女子已經撥碎了兩根弦,而那玉笛上已經隱隱有裂痕。但她們沒有停下來,她們已經沒有辦法停下來,那悲愴的劍氣,悠長的鼓聲,逼著她們只能再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

    “這是什么?”董太師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得越來越快,他已經很久沒有這般渾身熱血上涌的感覺了。

    蘭月侯沉聲道:“劍舞?!?br />
    蕭瑟舉著酒壺,向前踏出幾步。

    像是那酒醉晚來,卻終將閃耀登場的戲子,他舉酒高唱: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br />
    “蒿里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躕?!?br />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雷無桀和葉若依收了劍,與蕭瑟同唱!

    “蒿里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躕!”蕭瑟轉了個圈,似已醉去。

    十六名雪月城弟子收了劍,司空千落收了槍,只身站在大鼓之上,四名樂女都停了下來。天女蕊站在樓閣之中,早已經激動地全身顫抖。

    一曲已盡,卻還差了點什么!

    還差了點什么?

    全場寂靜,蕭瑟嘆了口氣。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br />
    “蒿里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躕?!?br />
    他們同時慢慢地唱道。

    三唱挽歌。

    一唱悲。

    二唱怒。

    三唱平安路。

    蕭瑟將酒壺中最后剩下的那些酒灑在了地上,他早已淚流滿面,卻仍忍著悲愴:“就如你們所愿,用血,染紅這座天啟之城吧!”

    蕭羽冷笑了一下,蕭崇身子微微一晃,玄同立刻緊緊地扶住了他。

    滿堂的賓客終于明白蕭瑟的真正目的,他不會和他們談條件,甚至都不會來和他們寒暄。

    因為這場宴會,其實只是一場葬禮。

    “大師兄。安息吧?!笔捝恋袅藴I水,輕聲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