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328章 最后的貴客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賓客們聽到了馬蹄聲,都陸續走了出來。

    天啟城如今行了閉城令,武官二品以上全都被禁足在各自的府中不能出來,就連北離軍伍第一人葉嘯鷹都不能走出他的將軍府。又有什么人敢在天啟的深夜這般縱馬?

    “是戰馬的聲音?!碧m月侯低聲說道。

    所有的賓客都已經走了出來,卻都停在了千金臺的門口,不敢離開。

    蕭羽望了一眼龍邪,龍邪搖了搖頭,低聲道:“不是我們的親兵。他們不會傻到在這種時候縱馬?!?br />
    長街的盡頭,那輛巨大的馬車終于顯露出了他的身型。

    整整六匹黑色的夜北馬拖著那輛金色的巨大馬車緩緩地朝著千金臺行了過來。

    就算青州沐家號稱青州首府,坐攬敵國之富,他們的馬車也終究只能用五匹馬,再多一匹也不可能。因為六馬之車,天下只能有一個人能夠使用。

    馬車之旁,還有跟著馬車快速行進著的武士們。他們的肩上紋著精美的虎首圖案,代表著他們的身份——虎賁郎??焖俚匦羞M中,鎧甲交錯摩擦著,發出森冷而莊嚴的聲音。

    車夫輕輕地揮著馬鞭,似乎并不著急,畢竟宴席已散,他們已是翩翩來遲的客人,又何須在乎這最后的一點時間呢?只是這位車夫卻穿著好漂亮的鎧甲,一身銀甲,映著月光閃閃發亮,身上背負著那把精美的銀色長刀,也展現了他非同一般的身份。

    “這是?”李若重一驚,雙腿已經軟了。

    “怎么可能!”刑部尚書周德皺眉道。

    馬車終于停了下來。

    車夫率先走了下來,走到了最前面后退到了一邊。

    馬車的簾幕被拉開了。四個人從上面走了下來。

    一人手著端著香爐。

    一人手里捧著典籍。

    一人拿著鎮國寶劍。

    一人舉著傳國玉璽。

    掌香監瑾仙公公。

    掌冊監瑾玉公公。

    掌劍監瑾威公公。

    掌印監瑾言公公。

    第五人從馬車中走了出來,那人一身紫衣蟒袍,眉宇間隱有威嚴,兩道眉毛已經雪白,他站在了四位大監的身后,沉默地望著千金臺前的眾人。

    大監,瑾宣公公。

    整片街道無比安靜,沒有人敢說話,因為瑾宣公公還沒有開口說話。

    先是禁軍統領、虎賁上尉黎長青以車夫身份下馬,接著又是五大監親臨,并且以最盛大的迎賓儀式出迎。這樣的儀式,除了年祀祭奠這樣的場合,也只有在迎接最尊貴的來賓時才會出現。而有資格享用這套儀式的主人,北離也僅一位罷了。

    馬車上樹掛的神鳥大風旗獵獵飛揚,上面那展翅可覆天空的大鳥仿佛就要騰飛而起一般。

    瑾宣大監雙手攏在袖中,朗聲道:“陛下駕臨!”

    千金臺前所有的人立刻彎下了膝蓋,沒有人有猶豫,就連面圣可不跪的太師董祝和國師齊天塵也彎膝跪了下來。

    這就是此刻馬車中的那個人帶來的威嚴。

    齊刷刷的,千金臺門口所有的人都跪了下來:“恭迎陛下!”

    唯一有一人沒有跪。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學著瑾宣公公的樣子,將雙手攏在袖中,望向瑾宣,仿佛就像對峙一般。這個人,自然,也只能是蕭瑟。

    其他人依然匍匐著,因為馬車中的那個人還沒有說“請起”。

    黎長青面色陰冷,那百名著精甲的虎賁郎也沉默著,那四名捧著皇朝圣物的大監也面無表情,就連瑾宣大監也對蕭瑟僭越的行為視而不見。他側開了身,讓開了蕭瑟的目光。

    馬車的幕簾再度被人掀起,卻沒有人從里面走出來,只有一個帶著幾分疲倦的聲音輕聲地說道:“你回來啦?”

    蕭瑟點頭:“我回來了?!?br />
    “孤為你造了一座永安王府,擇日就住進去吧。你現在已經是個王爺了,也得懂些規矩才是?!?br />
    “好?!?br />
    “據說你現在把自己稱為‘蕭瑟’,為什么?”

    “好聽?!?br />
    “也罷,你喜歡便好。聽說,你的病已經好了?”

    “好了?!?br />
    “那就好,孤近日身子不太好。不能常來看你?!?br />
    “無妨的?!?br />
    “嗯,回來了就好。飯,可吃完了?”

    “剛剛散宴?!?br />
    “還有什么飯菜嗎?孤餓了?!?br />
    “還有一碗豆羹飯?!?br />
    “拿來給朕嘗一碗吧?!?br />
    蕭瑟回首望了屠二爺一眼,屠二爺猶豫了一下卻不敢起身,國師齊天塵站了起來,笑道:“不妨的,我來?!?br />
    “太師,沒想到今日您老也在。孤適才沒有看到,快快請起?!?br />
    董太師抬起頭站了起來,輕輕咳嗽了一下,沒有說話。

    齊天塵拂塵輕甩,一碗豆羹飯就從千金臺內飛了出來,沖著馬車飛去。

    瑾宣大監向前欲踏出一步,馬車內的明德帝卻開口阻止了他:“既然是國師遞來的,不必驗了?!辫蟊O立刻退了出去,那碗豆羹飯就落在了明德帝的手上。

    明德帝接過了豆羹飯,小口小口地吃了起來。

    朝中百官,天下豪商,蕭氏皇族就這么靜靜地跪在那里,聽著蕭瑟和明德帝說著一些家談般的閑聊,等著明德帝慢慢地吃完那一碗豆羹飯。

    許久之后,明德帝終于放下了那個粗瓷碗,嘆道:“孤自小在天啟長大,卻也聽小九說過他游離時的一些見聞。蕭瑟,是有人去世了嗎?”

    “是我的師兄?!?br />
    明德帝沉默了半餉,終于還是合上了幕簾:“你長大了,孤不能像當年一樣管教你了。你想做什么,便去做吧?!?br />
    “好?!?br />
    “各位也請起吧。孤不是刻意怠慢各位愛卿,只是和這個兒子很多年沒有見了,不想有些不相干的人打擾我們。還請各位愛卿諒解?!?br />
    “臣等不敢!”百官齊聲呼道。

    “走吧?!泵鞯碌圯p聲說道。

    瑾宣公公望了蕭瑟一眼,轉過身,朗聲道:“起駕!”

    “恭送陛下!”千金臺門口,眾人再次高聲呼道。

    這最后賓客的駕臨,只有寥寥幾句無關痛癢的話,卻再次表明了一個事實。

    雖然四年沒有半年消息,但這個天啟城依然還是當年的那個天啟城,那個蕭瑟是唯一的天之驕子的天啟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