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375章 各懷心思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靈堂。

    白布飄揚。

    兩邊掛著一幅挽聯。

    蝶化竟成辭世夢,鶴鳴猶作步虛聲。

    “膚體無傷,神色淡然,應非他人所害,當是自然而亡?!边@是太醫院所下的結論,無比荒謬,但是有理有據。

    瑾玉公公是五大監中的行事最為低調的一個,他在朝中沒有樹多少敵人,卻也并沒有多少朋友。因為他的身份來吊唁他的人很多,可靈堂里卻無比安靜,那些人來得很快,走得也很快。大家垂首,跪拜,很少有哭泣的人。

    安靜的就像瑾玉公公一個人在藏書閣中看書的日子。

    天啟風雨飄搖,皇帝陛下尚且在危病之中,死去一個五大監,對于很多人來說,只是一個開始。

    等到傍晚之時,靈堂里終于變得空蕩起來,不再有賓客臨門。

    于是,殿中只剩下了四個人。

    掌劍監瑾威,掌印監瑾言,掌香監瑾仙,以及大監瑾宣。

    與死去的瑾玉公公交情最為深厚的瑾仙公公走上前掀起了尸身上的白布,瑾玉的神色淡然,就好像只是睡著了一般。瑾仙的手輕拂過瑾玉的尸身,緩緩說道:“沒有人比我們更清楚瑾玉的功夫,若光論內力深厚,怕是在我們三人之上,只和大監在伯仲之間?!?br />
    瑾宣大監點頭:“綿息術是極難修煉的功夫,瑾玉很有定心,是我們中唯一練成的?!?br />
    “但是瑾玉死了,表面上還沒有一點損傷?!辫晒珜⑹职丛诹髓竦男乜?,閉上了眼睛,“天啟城如今不太平,太醫院不是傻子,不會在這個時候攬禍上身??晌覀円膊皇巧底?,全身上下看不到一點傷痕,可是渾身的經脈全都斷了,什么樣的人能震碎瑾玉的經脈?”

    其他三人全都靜默不語,內力霸道如此的人,他們一時竟都想象不到。

    “又或許這門武功,就是拿來震損別人經脈的?”瑾仙公公收回了手,緩緩說道。

    的確有這樣一門武功,曾經毀掉了少年便入天境的蕭瑟的經脈,甚至讓昔日的百曉堂堂主至今都無法下山。

    “虛懷功?!辫谅暤?。

    “可師父已經死了,這個世界上誰也不會這門武功了?!辫f道。

    “會不會這門武功,我相信誰都不敢確定?!辫赏蝗豢v身而起,一指襲向瑾威。

    瑾威微微皺眉,猛地拔出淵眼劍。瑾仙一指點在淵眼劍上,一股寒氣瞬間席卷劍身,淵眼劍微微一顫,發出森冷的寒鳴聲。

    瑾仙收指,撤后。

    瑾威一震長劍,一股劍氣化去了劍上的寒意。

    兩人一個人用指,一個人揮劍。

    但用的武功卻是一本同源。

    虛懷功。

    “這些年,我們誰也沒有放棄這門武功。當年師父留下了殘本,除了瑾玉,誰都沒辦法忍住不練,但練得如何,練到了什么地步,卻只有自己知道?!辫赏约旱氖种?,“貪婪啊?!?br />
    瑾威將手按在了劍柄之上:“你的意思是,殺瑾玉的人,就在我們四人之中?!?br />
    一直沒開口的瑾言急忙搖頭,說道:“這話可不合適,我與你們不同,我不是濁清大監的弟子,我并不會虛懷功,你可以試試我,?!?br />
    “可你的師父還沒有死,他是濁清的師弟,這么多年了,也應該悟出些什么了?!辫捎挠牡卣f道。

    瑾言笑了笑:“掌香監你這是誅心之論,這么說,全天下都有嫌疑,為何懷疑你的同門親人?”

    瑾仙公公望著安靜地躺在那里的瑾玉,微微笑了一下:“我最好的朋友死在了那里,我誅什么都不為過?!?br />
    瑾宣大監清了清嗓子:“瑾仙,縱使太過悲傷,也不該說這樣的話?!?br />
    “大監?!辫晒p輕垂首,“是瑾仙冒犯了,但瑾仙的話并不收回?!?br />
    “你!”瑾威公公怒道。

    “白王殿下,到!”一個尖銳的聲音忽然喊道。

    四人同時一愣。

    白王出現在這里并不意外,瑾玉公公是他的武學師傅,也是整個天啟城和他最為投緣的人。但是這是白王殿下重獲光明之后的,第一次現身。

    他摘下了眼前那圍了十幾年的白布,走起路來不急不慌,臉上神態不濃不淡,一雙眸子清亮淡然,就像是死去的瑾玉公公復生一般。

    綿息術修煉入境,氣質就會如此從容不迫。

    從容到就算赴死,亦從容。

    “白王殿下?!彼娜送瑫r垂首。

    蕭崇卻像沒有看到他們一般,只是俯下身,望著躺在那里的瑾玉公公。

    “二師父,這么多年來,我一直都在想象你的模樣。我想象你是某座深山寺廟中的隱居儒士,是寫盡千帆的天才書生??蓻]想到,你還和我少年時所見一般,當年你像一個平凡的讀書人,如今只像一個平凡的中年教書先生?!笔挸鐕@了口氣,“你并不有趣,但這個天下沒有了你這樣的人,卻是多么無趣啊?!?br />
    “我以前問你,為什么會選中我這樣一個瞎了眼的皇子,你說,你選中我不是希望輔助我當皇帝然后獲取榮華,而是因為覺得值得?!?br />
    “白王殿下節哀?!辫蟊O淡淡地說道。

    蕭崇抬起了頭,將白布掀起,重新蓋住了瑾玉的尸身:“我知道二師父為何而死,我求他替我還一個人情,卻沒想到這個人情卻害得他喪了命。二師父對我恩重如山,皇位我可以不要,但他的仇,我要報?!?br />
    殿外,殺氣陡盛。

    身材魁梧的怒劍仙顏戰天將手按在破軍劍上,靜靜地站在庭院之中。

    顏戰天和瑾玉公公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顏戰天甚至不想和這個擁有同一個弟子的二師父見面,但這不妨礙,瑾玉是少有的幾個,顏戰天心里有過欽佩的人。

    隨著庭院中顏戰天的劍氣陡盛,瑾威公公的淵眼劍已經出鞘,瑾仙公公也將風雨劍握在了手中。

    瑾宣大監輕輕揮了揮手,將殿中的殺氣壓了下去:“不可造次?!?br />
    顏戰天笑了笑:“天啟五大監?!?br />
    瑾宣也笑了笑:“魔頭怒劍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