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386章 孤家寡人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仿佛是那日在平清殿前用盡了最后一絲氣力,明德帝再次病臥在床,并且這一次似乎比以往幾次都更為嚴重。重病已愈,重新出診的華錦看著針尖處的焦黑色,緩緩地搖了搖頭。

    沐春風看著銀針,神色也是并不輕松:“為何會如此?”

    華錦望向明德帝:“陛下,身病易治,心病難醫。這幾日可是觸動了什么心事?”

    黎長青站在一旁,無奈地嘆了口氣,心想這神醫還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天啟城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大概也只有她還問明德帝觸動了什么心事。

    “也不算什么心事,只是孤想起了一些人,一些事,有些后悔罷了?!泵鞯碌圯p聲道。

    “是上次陛下說過的事嗎?”華錦收起銀針,問道。

    “是的?!泵鞯碌圯p輕咳嗽了一下。

    “神醫,還是治病要緊,這些事就不要再提了?!崩栝L青急忙說道。

    沐春風漫不經心地問道:“今日瑾宣大監怎么不在?”

    “五大監中此番出了如此大的事情,瑾宣大監這幾日需要處理一番,所以今日就不曾來了?!崩栝L青說道。

    沐春風淡淡地“哦”了一聲。今日蕭瑟來,讓他特意留意一下瑾宣大監的反應,可他竟然卻不在,不免感到有些奇怪。

    “陛下,瑯琊王殿下來了?!币粋€內侍走了進來稟報道。

    “你們都出去吧,讓凌塵進來?!泵鞯碌圯p聲道。

    “陛下病這么重,還是讓華錦小神醫陪著吧?!崩栝L青勸道。

    “不必,都出去?!泵鞯碌蹞]了揮衣袖,“我與凌塵單獨談談?!?br />
    黎長青明白再勸下去也不會有用,只得帶著華錦和沐春風退了下去。

    蕭凌塵一身白衣,揮著折扇,走過了沐春風的身邊,兩個人曾在離海之上見過一面,頓時就認出了對方。

    “呦,這不是青州沐家的公子嗎?怎么當起郎中來啦?”蕭凌塵笑道。

    沐春風隨手將蕭凌塵打開的折扇一把打上:“這不是千里海域之王嗎?怎么上岸了?”

    “呼吸呼吸陸地上的空氣啊?!笔捔鑹m從沐春風身邊走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禮,“參見陛下?!?br />
    “你來了?!泵鞯碌蹝暝匕胱饋?,揮了揮手,再過來一些。

    蕭凌塵于是就又向前走了幾步,卻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明德帝嘆了口氣,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這一次多虧了你?!?br />
    “我只是秉持我父帥的意志罷了,若凌塵真的謀亂拿了皇位,以后到了下面再見到父帥,他非拿起馬鞭抽死我?!笔捔鑹m搖頭,說著看似不正經卻句句情真意切的話,“更何況,就我這性格,也當不了皇帝?!?br />
    “什么樣的性格適合當皇帝呢?”明德帝像在問蕭凌塵,卻也像在問自己。

    “比如陛下這樣的,心思比較重,性格比較穩,考慮比較多。我父帥的性格過于瀟灑了,當個將軍還行,當皇帝太累,所以當年他放棄了。我也一樣,皇帝雖然是這個天底下最有權勢的人,卻也是最有枷鎖的人。那些死太監把寶壓在我們父子兩個身上,也是小看我們了?!笔捔鑹m這話可以說得上是大逆不道了,但是如今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而很顯然,明德帝也不介意。

    明德帝嘆了口氣:“當年我們兄弟一個為君,一個為帥,本以為北離國運在我們手中,可昌隆至盛,卻沒想到反被人拿來利用。你父帥的事情,這些年孤一直很自責?!?br />
    “你的確該自責?!笔捔鑹m忽然說道。

    明德帝一愣,點了點頭:“你說下去?!?br />
    “當年的確是我父帥甘愿自污于身,甘愿赴死,以定朝綱。但是為什么,陛下你,從始至終都保持著沉默呢。我明白這是你們君臣之間的默契,你明白他的打算,他也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當年其實并不是沒有第二種方法?!笔捔鑹m望向明德帝,目光咄咄,“你可以找出那些想要作亂的臣子,一個個地殺掉,可以和我父帥一起堅定地告訴天下,沒錯,龍封卷軸上寫的名字就是蕭若風??赡怯秩绾??皇帝依然是蕭若瑾,瑯琊王依然是蕭若風,這是你們的選擇。誰都沒有辦法改變,龍封卷軸做不到,天下人也做不到。為什么不這樣做呢?”

    明德帝沉默良久,沒有回答。

    蕭凌塵自顧自地說了下去:“因為那樣有風險。那樣可能會讓你的皇位不穩,可能會嚴重影響到天啟城的穩定。那些個奪嫡之戰中輸了的王爺隨時能夠發兵天啟,朝中對你不滿的大臣也會借機行事。陛下,凌塵說得可有錯?”

    “沒錯?!泵鞯碌埸c頭,“你說得很對。所以這些年,孤一直很愧疚。孤可以騙自己說這是若風自己的選擇,可以對自己說總有一天要為若風平反,在太廟中重新供奉他的牌位,但是直到你們踏入平清殿的那一刻,孤都沒有做這件事情?!?br />
    “我父帥一直記得年少時和陛下的約定,可陛下后來卻忘了?!笔捔鑹m轉過了身,“我不明白陛下找凌塵是想說些什么,但是凌塵想說的便是這些,而凌塵想聽的,也不是一些后悔之類的話?!?br />
    明德帝再次陷入沉默。

    “如果陛下沒有什么要說的,凌塵就先走了。我理解我父帥的打算,但并不代表我能原諒這件事情。我失去了我最親近的人,不管因為什么原因,我都不會原諒。天下也好,社稷也罷,皇位也不過如此?!笔捔鑹m語氣越來越冷,“我今日來這里,不是來敘舊,也不是來邀功,只是有些話不說不痛快,又不能當著天下人說,就只能說給陛下聽。希望陛下可以諒解?!?br />
    “孤明白。孤還有一句話想問你,這一次,孤該如何選擇?”明德帝緩緩問道。

    “很簡單,你最痛恨哪個皇子,就把位子留給他?!笔捔鑹m漠然道,“陛下這個位置注定是孤家寡人,活不痛快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