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422章 劍仙臨城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那條衣帶已經被燒成了灰燼,上面究竟寫著那些名字究竟是再也無法得知了。明德帝嘆了口氣:“出來吧?!?br />
    一身衣衫殘破的瑾仙被門外走了進來,原來除了幾位皇子被傳喚外,他也被明德帝喚來了。

    “瑾言,要是放任江湖,必然遭人利用追殺。若是放給沈希奪,想必你也會怪孤。孤就把他交給你,瑾言、瑾仙,你們可有異議?”明德帝問道。

    瑾仙垂首:“臣不敢?!?br />
    內監一般自稱奴才,瑾仙身為五大監,又代掌鴻臚寺,故有資格可以稱臣。

    瑾言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以頭磕地,聲音響徹整個宮殿:“草民不敢!”

    蕭羽冷哼了一聲:“奴才樣?!?br />
    “退下吧?!泵鞯碌蹞]了揮衣袖,“孤累了。蘭月侯,那份聯名紙書被銷毀的事情,你找個辦法,今天內就要讓整個天啟城直到這件事?!?br />
    “臣弟明白?!碧m月侯應道。

    眾人接連退去,瑾仙帶著瑾言快步地往宮門外走去,沒有和任何人多說一句話,也沒有做半點停留。

    “掌香監也算是這朝堂之上的一名妙人了,據說他當年游蕩江湖,以風雪劍成名,一度流連江湖,最后是被濁清公公給抓回來的?!卑淄跏挸缱咴谄浜?,對蕭瑟緩緩道。

    蕭羽也快步從他們身邊,聲音中滿是不屑:“不過是沒有那個膽量罷了,空有能力和權力,卻只想著救一個不是同宗的師弟?!?br />
    蕭瑟瞥了他一眼:“所以我們不是一路人?!?br />
    蕭羽望了蕭瑟一眼,又看了瑾仙一眼,冷哼道:“那你們又何嘗是一路人?!?br />
    蕭瑟微微皺眉:“我和瑾仙公公也不是一路人,若論心之堅定,我不如他?!?br />
    “那你們兩個嗎?難道有了點恩德,就能成為一路人了?”蕭羽笑了笑,沒有等他們的回答,就轉身離開了。

    蕭瑟和蕭崇忽視了一眼,都露出了幾分尷尬的笑意,蕭崇搖了搖頭:“想的事或許有些相同,走的路卻是千差萬別,我和六弟你也不是一路人?!?br />
    蕭瑟聳了聳肩:“是啊,我們走的是兩條路,不過是在偶爾的交匯點,相遇共走了一段罷了,走過之后,終究還是要分道揚鑣。二哥,接下來的日子會更艱難吧?!?br />
    蕭崇皺了皺眉,臉色中略有憂色:“父皇的身子……”

    “百病易消,心病難醫?!笔捝獓@了口氣,終究也先行離去了。只剩下白王依然緩緩地走著,他走得慢,是因為一路都在看風景。

    如今的他,珍惜看到的每一幕場景。

    接下來的幾日,天啟城依然很不安穩,發生了許多震驚朝野的大事。

    比如,大理寺宣告逆賊瑾言已經被抓到,在反抗時直接被擊殺。這是出自明德帝的示意,大理寺這幾年從未有過懸案,總不過壞了他們的鐵招牌。

    另一個則更為震驚,三朝元老、國之脊梁太師董祝上書年事已高,請求告老還鄉。明德帝回書挽留,但是董祝兩日三次上書請陛下恩準,明德帝終于點頭應允了。據說董祝離城的那一日,天啟城三百士子登城送別,望馬車漸行漸遠,無一不揮淚痛泣。而那一日,明德帝一個人枯坐在太安殿中,聽著殿外的敲鐘聲,無聲地流下了淚水。

    很少有人還記得,董祝曾是他還是個皇子時的老師,當年他和瑯琊王一起在董祝的學堂里學習。那么多身份顯赫的皇子,可董祝卻唯獨對他和瑯琊王最為照顧。

    當時也發生了一些沒有人在意的小事。

    比如鴻臚寺中,忽然多了位剃度的僧人,他由掌香監瑾仙親自剃度,也由瑾仙親自賜予了一個法號。

    普善。

    又比如赤王府中后院里那個無人問津的舊屋中,皮膚蒼白的醫者終于退開了門,望著那刺眼的陽光微微瞇了瞇眼。

    秋廬之中。

    年輕的天才醫者趴在桌上睡著了,桌邊是一個個被寫了字,卻又折了起來丟棄的紙團。沐春風推開門走了進去,拿起桌上的紙團,打開來看了看卻又搖了搖頭,低聲道:“我這秋廬之中,有著天下珍奇藥材,卻依然配不出你要的藥嗎?”

    華錦被沐春風的聲音驚醒,她揉了揉眼睛:“是我沒用,看來藥王谷的招牌要砸在我的手上了?!?br />
    “為什么會這樣?”沐春風皺眉道,“皇帝染得明明不是什么大??!”

    “有人在下毒?!比A錦嘆了口氣,“雖然皇宮之中戒備森嚴,下不了什么見血封喉的劇毒。但是一點點磨掉皇帝精力的藥卻無孔不入,再加上如今明德帝身子體虛,隨時有性命之憂。我救了皇帝十一次,但這一次……”

    “需要殺了那個下毒的人?!便宕猴L皺眉道。

    “這一次的藥,我一定要配出來!”華錦沒有理會沐春風的話,重新拿起了筆,在紙上快速地寫著。

    永安王府。

    雷無桀重重地嘆了口氣:“蕭瑟,又一件大事過去了。接下來,我們可以安靜一段時日了吧?”

    葉若依笑了笑:“大概吧,這一次幾家都沒有得手,也被傷了元氣,是該休息休息了?!?br />
    蕭瑟卻坐在門口,望著天,幽幽地說道:“這天啟城的風雨,也何嘗真正的停過呢?!?br />
    天啟城外。

    那一襲灰衣終于走到了。

    他從幾近邊境的西面之城徒步而來,一路看山河,見天下,卻半點沒有耽擱時間,以難以置信的速度來到了這座城下。

    何況他的狀態還是這么悠然,根本不像是趕路來的,就像是出門散了個步,不小心就走到了天啟城。

    他看上去是那么的不起眼,穿著灰袍,臉色平靜,除了腰間的那柄劍,的確是長了些。

    他走到了天啟城下,仰頭。

    牌匾之上寫著兩個字——天啟。

    這是一座他很熟悉的城,他曾經在這里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當時甚至以為,自己或許會一輩子都留在這里。

    他嘆了口氣。

    長劍出鞘。

    這是世人所知的,這柄劍的第一次出鞘。

    名劍九歌,孤劍仙所配之劍。

    他縱身躍起。

    長劍一揮。

    那塊寫著“天啟”二字的牌匾瞬間就被劈成了兩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