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44章 為何拔劍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巔積雪,山腰白云,天巧神工,各顯其技?!?br />
    這首歌描寫的便是蒼山,蒼山由十九峰組成,其峰自北而南依次為:云弄、滄浪、五臺、蓮花、白云、鶴云、三陽、蘭峰、雪人、應樂、觀音、中和、龍泉、玉局、馬龍、圣應、佛頂、馬耳、斜陽。

    雙峰之間,都有一條溪水奔瀉而下,流入洱海,這就是著名的十八溪,溪序為:霞移、萬花、陽溪、茫涌、錦溪、靈泉、白石、雙鴛、隱仙、梅溪、桃溪、中溪、綠玉、龍溪、清碧、莫殘、葶溟、陽南。

    無論是峰名,還是溪名,都極盡風雅,然而最風雅仍是那抬頭可一眼望到的,在峰頂經夏不化的蒼山雪,是那“風花雪月”四景中最為人樂道的。雷無桀一步一步地往上走著,他不知道雪月劍仙李寒衣位于哪一峰,只是這樣漫無目的地走著,因為他明白,從他踏入蒼山的那一步開始,要想找到李寒衣,那么只有一個可能,只有李寒衣想被他找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雷無桀終于感覺有些累了,便在一處臺階上坐了下來,向下望去,才發現自己已經走了這么遠了。他望著下方的雪月城,忽然笑了起來。

    “在笑什么?”忽然有一個聲音問他。

    “只是忽然覺得,諾大的雪月城,從山上望下去,卻像一個小小的棋盤?!崩谉o桀咧嘴笑道。

    “你喜歡下棋?”

    雷無桀搖頭:“我不會下棋,從小我就坐不住,只是看師父經常自己和自己下棋?!?br />
    “上來吧?!?br />
    雷無桀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再度往上走去,又走了半刻鐘后,終于到了一個山腰處,只看見一座不大的草廬。身著白衣,臉蒙灰巾的雪月劍仙李寒衣正閉目坐在草廬前。

    “師父?!崩谉o桀忽然跪倒在地,淚水奪眶而出。

    李寒衣睜開了眼睛,微微點了點頭。

    這一遭過后,這對師徒才終于是拜下了。

    山下的雪月城中,蕭瑟依舊懶洋洋地躺著曬太陽,嘴上叼著一根狗尾巴草,百無聊賴地看著天空。屋頂上的唐蓮幽幽地說:“憐月師父當年將我送來雪月城的時候,說我要在替唐門在雪月城中等一個人。你是那個人嗎?”

    “不是?!笔捝苯亓水數鼗卮鸬?。

    唐蓮笑了笑:“我也覺得不是?!?br />
    蕭瑟晃動著狗尾巴草:“你一個大男人,要等也是等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你等我一個大老爺們做什么?”

    “我是大男人不假,可你哪里像是大老爺們了?你看著像是一副久經世事的樣子,可實際上你有多大?也就比雷無桀大一兩歲吧?!碧粕徴f道。

    蕭瑟撇撇嘴:“要你管?!?br />
    “我才懶得管你,不過有人會來管你的。三師弟?!碧粕徍鋈徽玖似饋?,嘴上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嗯?”蕭瑟眉毛一挑。

    “再見了?!碧粕徱粋€縱身,已掠走了。

    蕭瑟暗叫一聲不好,從長椅上跳了下來,正欲跟著逃跑,卻見一桿烏金色長槍已經攻到了面前,蕭瑟往后急退一步,那桿長槍將他原本躺著的長椅擊的粉碎。

    蕭瑟嘆了口氣:“大小姐,你要把我所有的椅子都打碎嗎?”

    外表秀美,眉宇間滿是英氣的槍仙之女司空千落收起了那桿長槍,冷笑道:“又躲在這里偷懶?”

    “什么偷懶,我早就和你們說過,我不會習武?,F在我每日陪你爹下三局棋,晨起看看賬本,已經是很辛苦了!”蕭瑟吐掉了嘴上的狗尾巴草,不滿道。

    “呸,就這樣好吃懶做,也想每月賺八百兩?也配做槍仙的弟子?”司空千落長槍一揮,已經追了過來,“本小姐可不會放過你,你不是輕功卓絕嗎?以后你就負責陪本小姐練槍了?”

    “什么?”蕭瑟大驚,身形一閃,已經掠到了門口。

    天下輕功無數,武當梯云縱,天山派的踏雪無痕,飛云閣的八步追蟬,都是一等一的輕功。但是踏云乘風步卻依然被稱為天下第一的輕功,只因為平常的輕功只能作為點綴,而它卻可以與武功并列。

    “哼,你能跑去哪里!”司空千落持槍趕上。

    上一次被司空千落引一街長風而毀去整只衣袖,只是因為蕭瑟上次的目的是拖住她,而不僅僅是避開她,現在情形卻不同了,蕭瑟若是鐵了心逃跑,那么除非槍仙親臨,不然要抓住他可不簡單。蕭瑟一個踏步已經掠出了院子。司空千落卻哪里甘心就此作罷,長槍一揮,立刻就追了出去。

    一個青衫少年,一個黑衣少女,兩個人就在這座雪月城了開始了無休無止的追逐。

    正和師父尹落霞搖完骰子,輸得體無完膚的落明軒走出大殿,看到兩個身影從自己眼前掠過,不由揉了揉眼睛:“天哪,這是什么輕功?速度竟如此之快?”

    他身后年過三十,卻面若少女的落霞仙子微微皺了皺眉:“踏云?”

    落明軒幸災樂禍地笑道:“以后可有人跟千落妹子玩了,省去了我們不少麻煩。話說,也不知道那個小子怎么樣,跟著脾氣古怪的二城主,想必會吃很多苦吧?!?br />
    而在蒼山之中,李寒衣忽然問了一句:“雷無桀,你是為了什么而拔劍?”

    雷無桀愣住了,沉吟半餉后依然沒有回答。

    “有人拔劍是因為想要做英雄,以一劍之威勢平天下不平事。有人拔劍是因為畏懼,因為他不拔劍,其他人就會拔劍,如果不想死便只能拔劍。那么雷無桀,我問你,你是為了什么而拔劍?”李寒衣繼續說道。

    雷無桀依舊不知如何回答。

    “你當年為何拿起劍?”李寒衣望向他。

    雷無桀回想了一下后說:“那天看見師父長袖一揮,一柄火紅色的長劍沖天而去,一道紅光竟將整片云彩都染得通紅。我生平從沒見過如此玄妙的劍術,師父問我是否要想習劍,我當時沒有猶豫,只因被那一刻的劍之美而震撼了?!?br />
    “是,劍是世間最美的事物。你師父若不是見過了一劍之美,現在也不會落得這般田地。但你說的是習劍,我說的是拔劍,二者卻是不同的。習劍可談風流,但拔劍,卻只能論生死了!”李寒衣說出最后一句話的時候,眉頭緊皺,聲音中帶著某種威嚴。

    雷無桀搖頭,生死?是的,江湖上,生死是一件那么簡單的事情,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刀劍脖子一抹,死了便是死了。但雷無桀聽過了那么多的江湖故事,對江湖無論怎樣神往,卻從來不認同這樣的江湖。江湖勝敗長見,生死又是何必。雷無桀緩緩道:“拔劍可論劍道,不言生死?!?br />
    “你不想談生死,可別人對你拔了劍,卻要你死。那么你是就這樣赴死嗎?”李寒衣問道。

    雷無桀只覺得腦子亂亂的,一直不知該如何回答。

    李寒衣冷笑一聲,右手輕輕一揮,一柄長劍從草廬中飛了出來,插在了雷無桀的面前。

    “這柄劍叫聽雨,是為師送給你的入門之禮?!?br />
    雷無桀上前一步,拿起了那柄劍,那是一柄精致秀美的長劍,輕盈無比,握在手上幾乎感受不到重量。他正不解為何李寒衣忽然話鋒一轉之時,忽然覺得周圍劍氣四現,他猛地抬頭,卻發現李寒衣白袍常舞,眉宇間竟隱隱有幾分殺意!

    “來,對我拔劍!”李寒衣朗聲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