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446章 降魔伏妖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永安王府。

    姬若風、姬雪仍然還在屋內為蕭瑟療傷,其他人在屋外焦急地等待著。

    “大門鎖好了嗎?各方都派人把守了嗎?”葉若依問管家。

    管家一邊擦著汗一邊點頭:“都已經鎖上了,但是外面越來越吵,我派人上去看了一眼,說是外面有很多死人在跑!”

    “死人?”葉若依一愣。

    “對,一直在府里住著的冥侯和無禪兩位客人聽說這個消息,現在已經出去了!”管家急道。

    “之前幾天他們調查過了,不僅無心,月姬也在蕭羽的手上,怕是他們看到此景,擔心他們安危?!崩谉o桀憤怒地一拳捶在了地上,“該死!我卻只能留在這里等著?!?br />
    唐澤望了屋子一眼,隨即轉身:“我先出去看看?!?br />
    “小心?!比~若依低聲道。

    “放心,我是唐門之人,最不怕的就是這邪詭之事!”唐澤笑了笑,縱身一躍,向著屋外掠去。

    “蝶,飛吧?!弊贤珡膽牙锾统隽四侵患埖?,手輕輕一彈。

    那只紙蝶從他手中飛出,落入了人群之中,那些原本氣勢洶洶沖他們跑來的藥人仿佛瞬間失去了渾身的氣力,癱倒在了地上,那些極細極小的蠱蟲從他們的耳朵里爬了出來,但沒走幾步就散成了粉塵。

    飛軒則一掌推出,掌風所過之處,藥人被打飛出去癱倒在地上,也再也沒有起來。

    謝宣笑了笑:“道法奧妙,倒真的是這些邪魅的克星?!?br />
    李凡松無奈:“可是我道法不行,只會用些劍術,我要把他們的腦袋砍下來嗎?”

    “你雖然不會道法,卻有含道法至理的青霄劍啊?!敝x宣笑了笑,“你們在這里對付藥人,我需要去找一個人?!?br />
    “誰?”李凡松問道。

    “當然是蠱主?!敝x宣提劍縱身一躍離開了。

    如今這滿城的藥人,如果只靠飛軒和紫瞳的大龍象力,那么就算他們氣力用竭也無法真正殺死一成藥人,滿是凡是藥人,都有蠱主,如果殺了蠱主,那么這滿城藥人體內的蠱蟲就能瞬間死去。

    “鬼醫夜鴉?!敝x宣沉聲道,“你該死了?!?br />
    “大監去哪了?”蕭羽問龍邪。

    龍邪回道:“去追宣妃娘娘和洛青陽了?!?br />
    “母妃……他到底喜歡誰?葉鼎之,洛青陽,還有父皇。為什么每一次她的選擇都令人無法琢磨呢?!笔捰痣p手負在身后,手指輕輕敲著手背。

    自然,沒有人能回答他這個問題。

    “走,我們去永安王府,這是殺他們最后的機會了?!笔捰鸾K于按捺不住了,向屋外走去。

    “那白王府那邊呢?”龍邪問道。

    “注定沒有帝王命的人,又何必管他呢?!笔捰鹄湫α艘幌?,他停住腳步,轉過身,“夜鴉先生,府里就拜托你了?!?br />
    夜鴉笑了笑:“待殿下凱旋而歸?!?br />
    “在這樣的血夜登基,真是件有趣的事情啊?!笔捰疬肿煨α诵?。

    “有生之年,能遇到殿下,真是幸事?!币锅f由衷地說道。

    蕭羽聳了聳肩:“可惜別人遇到我們,都是他們的不幸?!?br />
    在這個被后世稱為“血色之夜”的夜晚,蕭羽帶著蘇昌河以及無心離開了赤王府,他們將以最殘酷的血與罰結束這個恐怖的夜晚。

    他們踏上了馬車,沖著永安王府直行而去,那些藥人瘋狂地攻擊著遇見的每一個人,可偏偏看到這輛馬車,紛紛避之不及,遠遠地就躲開了。蕭羽見狀笑了笑:“這藥蠱之術若用于現場如何?”

    “太過于陰邪了,除非是窮途末路,抱著同歸于盡的想法吧。今夜之后,天啟城怕是毀了?!碧K昌河說道。

    “那就換一座城做都城吧?!笔捰鹇柫寺柤?。

    馬車忽然停了下來,駕車的龍邪轉過身:“前面有人?!?br />
    蕭羽抬頭望去,一愣:“是他?”

    蘇暮雨執著一把傘站在那里,他的腳下已經布滿了尸體,幾乎是踏在血泊之中。他抬起頭,望向馬車,淡淡地說道:“蘇昌河?!?br />
    蘇暮雨手忽然猛地一抬,那柄傘突然“砰”的一聲爆裂開來,像是一朵花在瞬間綻放,所有的傘骨破裂,露出了里面金屬色的細刃,十七根傘骨炸了開來,十七把細刃散射而出,穿透了那些正欲撲上來的藥人的頭顱,穩穩地插在了兩邊的屋墻之上。蘇暮雨手中原本握著的傘柄露出了尖銳德劍身,他抬起手,對著馬車。

    蘇昌河嘆了口氣:“看來殿下得先行一步了,我處理完這里的事情,再趕上去?!?br />
    蕭羽點了點頭:“那請大家長快一些,龍邪,我們換一條路?!?br />
    龍邪調轉馬頭,往著另一條路奔去。馬車離開,原地卻留下了一個身影。蘇昌河手輕輕地敲了一下臉上的銀制面具:“蘇暮雨,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要和你交手?!?br />
    蘇暮雨提著劍慢慢地走上前:“當你做出那個決定的時候,就應該猜到,我們之間必然會有此一戰?!?br />
    蘇昌河搖頭:“我們本就是活在黑夜里的人,我以為你不會糾結于這樣的事情?!?br />
    “我們暗河身為暗河,不遵從世俗法則,可我們有什么自己的法則,而你做的選擇,違背了我們暗河的法則,他不僅不會帶領我們進入新的時代,還會葬送整個暗河。我為了蘇家,為了整個暗河,一定要在今天殺了你?!碧K暮雨淡淡地說道。

    “當年你本是大家長最好的人選,卻把這位置讓給了我。當年的你,無論哪里都比我強,可現在不一樣了。我做了九年大家長,練了九年閻魔掌,十八劍陣雖然厲害,卻也不是我的對手?!碧K昌河沉聲道。

    “你的話已經說完了嗎?”蘇暮雨忽然道。

    這是當年他還被稱為執傘鬼的時候,對獵物常常說的最后一句話。

    蘇昌河愣了一下,隨即微微俯身:“那就你走你的鬼門關,我踏我的斷魂橋?!?br />
    當年蘇昌河曾被稱為送葬師,他們本是一同成長的師兄弟,也曾并肩作戰,把對方當成過自己真正的兄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