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460章 帝之隕落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雪下得越來越大,漸漸的,一層薄薄的雪衣蓋在了那些尸體上。這個喧囂的夜晚,終于安靜了下來,只是那滿地的尸體,加上這紛飛的落雪,讓這個夜晚,顯得尤其的孤冷。

    “終于結束了?!崩谉o桀嘆了一口氣。

    葉若依也嘆道:“死了這么多人,這個夜晚終于可以結束了?!?br />
    但是院內還有一個人依然安靜地站著。

    鬼醫死了,蘇昌河死了,就連籌謀一切的蕭羽也死了,可他仍然好端端地站著,時而仰天,時而望地,仿佛院內剛才發生的這一切都和他沒有關系。

    洛青陽抱起了暈過去的宣妃娘娘:“無心,我們在城外廟中等你三日?!?br />
    無心點頭道:“母親在洛先生身旁,我很放心?!?br />
    洛青陽轉身,抱著宣妃娘娘一掠而起,往城外的方向行去。

    蕭瑟望向瑾宣大監,緩緩道:“請問大監,一直都在看什么呢?”

    瑾宣聞言似乎才終于回過神來,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地晃了晃,說道:“我聽到了馬蹄聲?!?br />
    眾人一驚,都豎起耳朵仔細聽了一下,果然聽到密集的馬蹄聲越來越近。

    還有伏兵?

    這是葉若依等人心中的第一個想法。

    但蕭瑟卻搖頭,蕭羽這樣的人或許活著的時候有人跟隨,但一旦死了,很少有人愿意繼續為他賣命。

    龍邪走到了瑾宣的身邊,低聲道:“師父,我們怎么辦?”

    很少有人知道,龍邪其實是瑾宣的弟子,就連赤王府內的很多人都不清楚,因為他總給自己貼上小胡子,偽裝的就像一個正常人一般。

    瑾宣聳了聳肩:“靜觀其變?!?br />
    馬蹄聲越來越近,眾人的心重新提緊,一個個都握緊了手中的兵器。忽然一陣馬嘶傳來,門口似有重甲落地的聲音。

    “殿下,你可以以有叛逆在里面為由,在這個時候放火箭燒了這里。為防止邪魅作祟,里面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毖矍罢种撞嫉闹\士沉聲道。

    蕭崇望著鋪滿整條長街的尸體,沉吟許久后搖了搖頭:“這個夜晚,已經死了太多的人了?!?br />
    謀士提醒道:“這是殿下如今最好,甚至是最后的機會了?!?br />
    “如果要靠這樣成為帝王,那么我這白王的‘白’字上,不是早就沾滿了血污?”蕭崇沒有再猶豫,帶著重甲兵們提著劍走了進去,剛踏入門,他就被眼前的場景給震懾住了。重甲兵們幾乎本能地就直接拔出了腰間長劍。

    看到蕭崇后,雷無桀長舒了一口氣,葉若依卻是神色緊張,低聲道:“不能大意?!?br />
    蕭崇四處打量了一下后終歸還是望向了蕭瑟:“是你結束了這一切?”

    蕭瑟搖頭:“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出了力?!?br />
    蕭崇嘆道:“的確我們兄弟中每一個都不如你,蕭羽已經做到了這個程度,仍然殺不死你?!?br />
    蕭瑟笑了笑:“可能我命比較大吧?!?br />
    無心雙手合十,輕呼一聲佛號:“這位施主,來此有何貴干?”

    “你醒了?”一個厚重的聲音響起。

    無心抬起頭,看到顏戰天坐在屋檐之上,他急忙行禮:“喲,這不是當年差點殺了我的大魔頭顏戰天嗎?”

    葉若依心里暗呼一聲“不好”,以顏戰天牽制謝宣,瑾宣動手對付無心,毫發無損的蕭崇完全可以帶著這隊重甲兵屠近院內剩下的人!

    但蕭崇卻只是俯下身,伸手將蕭羽猶然睜著的眼睛給合上,他嘆了口氣:“老七執念過深了?!?br />
    “你來這里是為他入殮的嘛?”蕭瑟問道。

    蕭崇站起身,神色嚴肅,朗聲道:“大監瑾宣,永安王蕭楚河。陛下宣你們即刻進宮!”

    眾人一驚,就連蕭瑟神色都微微一變:“父皇醒了?”

    “幸得華錦神醫及時醫治,父皇的毒已經解了?!笔挸缙鹕硗T口行去,“走吧,父皇怕是等不了多久了?!?br />
    蕭瑟聽出了蕭崇話中的深意,心中微微一緊,轉身對眾人道:“我去一趟皇宮,你們在這里等我?!?br />
    無心拍了拍蕭瑟的肩膀,看了瑾宣一眼:“不擔心嗎?你是和一只豺狼一起上路啊?!?br />
    蕭瑟沒有理會他,只是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保護好這里的所有人?!?br />
    無心笑道:“一切交給無心便是了?!?br />
    雷無桀站了起來:“我隨你一起去?!?br />
    蕭瑟皺著眉頭看著他:“怎么?我要背著你去嗎?”

    蕭崇打斷道:“陛下只宣了大監和老六兩個人,即便是我,也只能在宮門外等候?!?br />
    “走了?!笔捝獡]了揮手,直接向外面走去。

    雷無桀苦笑了一下:“你說,等再見到他的時候,他會不會就成皇帝了?”

    葉若依望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我猜,他其實早就做出了選擇?!?br />
    馬車之上,瑾宣和蕭瑟相對而坐,卻一直沉默著。

    許久以后,蕭瑟才開口:“我猜,你是父皇的人?!?br />
    “你很聰明?!辫鸬酶纱?。

    蕭瑟掀開馬車的帷幕,望著宮門的方向:“父皇是什么樣的人我很清楚,他不會任由這座城里的人明爭暗斗,而自己真的躺在病榻之上,他一定會留下自己的棋子?!?br />
    “是啊,我跟隨陛下幾十年了,也仍然未猜透他的心思?!辫挠牡卣f道。

    蕭瑟不再說話,放下帷幕,開始閉目養神。

    馬車行到了宮門之外,眾人紛紛下馬,蕭崇果然如他所言,守候在宮門之外沒有進去。瑾宣和蕭瑟走進宮門,看到了等候在那里的引路人。

    金衣蘭月侯。

    蘭月侯看上去頗有些疲倦,他走過去拍了拍蕭瑟的肩膀:“據說城里的災亂已經平息了,我猜一定是你把事解決了。你皇叔我沒有看錯人?!?br />
    蕭瑟搖頭:“我一個人做不到這些?!?br />
    “不說這些了,趕緊去太安殿吧?!碧m月侯轉過身的途中,冷冷地望了瑾宣一眼。

    蕭瑟惑道:“不是說父皇已經無恙了嗎?為什么這么著急?!?br />
    蘭月侯輕輕嘆了一聲,徑直往前走去,沒有再說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