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463章 江湖再見(最終章)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南訣太子敖玉,還未即位,就儼然已經是南訣的君主了。難怪就連當年的蕭瑟,都不敢小看這個家伙?!笔捔鑹m望著城下不遠處駐守著的幾十萬大軍,忍不住感慨道。

    薛斷云嘆了口氣:“援軍若是再不來,怕是我們都要葬生在這里了?!?br />
    “戰死沙場,也是我們的幸運了。只是以南訣如今的架勢,怕是要打到天啟去,到時候我們就不是戰死沙場的勇士,而是亡國的罪臣了?!??蕭凌塵輕輕搖頭,“天啟那邊有消息傳來了?”

    “有兩個消息,都是好消息,小王爺想先聽哪一個?”薛斷云笑道。

    “這個時候了,竟然有好消息,還是兩個。我有點擔心你在騙我,先聽先到的那個消息吧?!笔捔鑹m苦笑。

    “明德帝死了,據說天啟城爆發了一場謀亂,一夜之間被平息,但三日之后,明德帝就駕崩了?!毖嘣普f道。

    蕭凌塵愣了一下,沉吟了片刻后長嘆了口氣:“這又算是什么好消息,都事到如今了,我還期盼著他能早點死嗎?國家生死存亡之際,他要死了,不是雪上加霜,亂上加亂嗎?兩軍交戰,君王病死,亂了軍心,這仗怕是沒法打了?!?br />
    “這就得看第二個消息了?!毖嘣谱呦蚯?,望著下面的軍隊,“援軍來了?!?br />
    “多少?”蕭凌塵眼睛一亮。

    “二十萬?!毖嘣拼鸬?。

    蕭凌塵眼睛于是更亮了:“領軍的是誰?”

    “大將軍程落英,監軍?!毖嘣祁D了頓,賣了個關子,“永安王,蕭瑟?!?br />
    “好??!”蕭凌塵猛地拍了一下城墻,“那小子真有他的,沒信錯他,有這二十萬援軍,還有蕭瑟的助陣,媽的,敖玉,給我等著吧!”

    南訣營帳。

    長發散落,穿著黑色軟甲的太子敖玉轉動著手中的酒杯,幽幽地問座下的將士:“今日他們還是死守不出?”

    將士答道:“是??礃幼铀麄円呀浢靼渍鏌o法和我軍相抗,只能龜縮在這座城里。全靠太子親自領兵,太子果然是戰無不勝?!?br />
    “戰無不勝?我輸過的?!卑接窈认铝吮械木?,“還是在天啟城中輸的,昨日我們攻下的那座城,就是當年我輸走的那座城。我很好奇,他還能不能再從我的手里把它奪回去?!?br />
    “殿下,那邊傳消息來了?!币粋€穿著黑衣的從者沖進了營帳,走到了敖玉的身邊,輕聲說道。

    敖玉揮手示意營帳內的人都離開,只剩下了他和從者兩個人。從者低聲道:“蕭羽敗了,明德帝也已經死了,如今蕭瑟正帶著援軍沖這里來?!?br />
    敖玉忽然朗聲長笑:“好!好!好!”

    這連續的三聲“好”讓從者有些不解,他惑道:“我們的計劃失敗了,屬下不知好在何處?”

    “蕭羽是什么樣的人?不過一個空有野心,心腸狠辣卻目光短淺的家伙罷了,我能寄希望予他,不過是因為瑾宣大監支持他。但是我心里覺得能和我平起平坐,能和我一起爭奪這天下的只有蕭瑟啊?!卑接衩g那把鎖鏈鐮刀,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能夠再次相見,還能相見在戰場上,真是忍不住有些熱血沸騰啊。對了,明德帝死了,新君登基了?”

    “沒有,龍封卷軸在蕭瑟手上,但他沒有登基?!睆恼呋氐?。

    敖玉笑道:“看來是想用這場戰爭的勝利,來做他登基的基石啊。蕭瑟,蕭楚河,有意思?!?br />
    “那天啟城那邊……”從者猶豫道。

    “敖旭,你以后要記住一句話?”

    “殿下請講?!?br />
    “陰謀詭計永遠只能起到一些小助力,最終決定這天下歸屬的,還是那刀刀見血!”

    次日清晨。

    戰鼓長擂。

    敖玉在營帳中猛地睜開眼睛。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北離的軍隊忽然開始沖鋒了!”

    “是他們的援軍到了?”

    “是。屬下已經派人做了準備,可是沒想到……消息昨日才到,他們今日就到了,而且沒有做片刻歇息,直接開始沖鋒了?!?br />
    “是他的作風,一鼓作氣,絕不拖泥帶水?!卑接裉崞鹆松磉叺逆i鏈鐮刀,“備馬,讓我上陣,親自會一會他?!?br />
    “怎么來得這么快?”蕭凌塵一邊策馬跟上,一邊吼道,“也不歇息一下?”

    “不歇息了。也不用什么戰術,打他們個措手不及提升一下軍心。打完就跑,知道沒?”蕭瑟朗聲道。

    蕭凌塵怒道:“我瑯琊軍虎狼之師,你這卻是狐貍做派?!?br />
    “躲在城里幾日不出來,你這虎狼之師已經成了烏龜之師了?!笔捝Φ?,猛地一踢馬肚,朝前奔去,“將士們,為了北離的榮耀!”

    全軍同吼。

    “有的人真的生來就是做將軍的?!背搪逵⒏锌?,“我覺得才過去沒幾日,我的洛城軍,已經變成他的了?!?br />
    蕭凌塵看了一眼這個與自己算不上朋友的人,搖頭道:“我覺得你說得不對,應該這么說:有的人生來,就是做皇帝的!”

    蕭瑟持著天斬劍一路劈殺過去,直到另一側,一匹鮮紅色的駿馬隨著似乎飛濺的鮮血沖襲而來。坐在馬上的人一身黑色輕甲,手中一根鎖鏈連著一柄鋒利的鐮刀,所過之處,鮮血飛濺。

    “敖玉?!笔捝⑽櫭?。

    “蕭楚河!”敖玉笑著喊道。

    當年,敖玉作為使者造訪天啟城,當時的他如日中天,被譽為南訣過幾十年來最富才干的皇子,為人狂狷傲慢,在天啟城內列下擂臺比武,戰無不勝,擺下賭桌豪賭,一擲千金,卻最后折在了蕭瑟的手里。這個仇他記了很多年,這一次,他要拿回來!

    鐮刀猛地飛了過來,蕭羽拔劍,一劍將它打了回去。

    “是柄好劍,叫什么名字?”

    “天斬!”

    敖玉一驚:“天斬?”

    蕭瑟拔劍躍起,高喝道:“沒錯,就是你此刻心里想到的那柄天斬!”

    明德二十三年,南訣北離交戰,南訣發兵六十萬,北離軍隊連敗三城,退于零落城內三日不出,得援軍二十萬趕到。永安王蕭瑟率軍突襲,大勝而回。

    然而,這只是第一日。

    漫長的戰爭還在延續。

    天啟城。

    肅穆蕭冷的氣氛仍然圍繞著這座世上最繁華的城池。

    邊境仍在大戰,國喪還在繼續,天啟城內的酒館、妓院、賭坊都暫時關了門,就連一向門庭若市的千金臺都撤了賭桌。

    屠二爺坐在無比寂寞的大堂里,微微有些惆悵:“新君一日不登基,這國喪怕是一日不止。蕭瑟趕快回來當皇帝啊,我還指著賺錢呢?!?br />
    天啟城門之外,幾輛馬車正停在那里。

    這幾日,天啟城的進進出出都無比的嚴苛,但是這一隊人,卻沒有人敢攔他們。

    十二位白衣劍客,來自雪月城。

    還有那如今不僅在天啟城,就連在整個天下都頗有名氣的紅衣劍客雷無桀,還有槍仙之女司空千落,以及大將軍之女葉若依。誰都知道他們和永安王蕭瑟的關系,而永安王蕭瑟,則是許多人心中的下一位北離國主。

    “就送到這里了吧,我們此行回雪月城,暫時應該不會離開了。你們若天啟城的事了了,可以來雪月城里找我們?!崩谉o桀笑著和送行的人說道。

    謝宣,李凡松,飛軒以及那白衣紛飛的和尚都特地前來送別。

    “和尚,你不回你的天外天?”雷無桀問他。

    無心雙手合十,正正經經念了聲佛號:“師兄回寒山寺了,母親被洛先生帶去慕涼城了,天啟的事了了之后,我先去寒山寺住幾日,再去慕涼城,順道就回天外天了?!?br />
    “冥侯和月姬呢?”雷無桀問道。

    “他們是殺手,你是正道雪月城弟子,不是一路人。大家就大道朝天,各走一邊。不必心心相惜,也從來不是朋友?!睙o心笑道。

    “殺手就是絕情?!崩谉o桀抱怨了一句,又對謝宣說道,“謝先生你們呢?還有什么打算?”

    謝宣回道:“我與他們還會在天啟城內住上幾日,到時候飛軒還會留在欽天監繼續學習道法,我與李凡松會四處云游,雪月城的百花會,我們自然還是要去的?!?br />
    “那就恭候謝先生大駕?!崩谉o桀抱拳道。

    “其他兩位姑娘呢,怎么今日也不出來告別?!敝x宣笑道。

    “葉姑娘剛才還說要和你們告別,但是這幾日太累,剛剛我發現她睡著了,便也就不叫醒她了。至于司空師姐……大概還在生氣吧?!崩谉o桀搖了搖頭,最終做了告別,“那么各位后會有期?!?br />
    “后會有期?!?br />
    雷無桀回到了馬車上,看到司空千落猶然一臉不滿的樣子,不禁苦笑了一下:“師姐,放心吧。蕭瑟那家伙如今都是快玄境的人了,還拿著天斬劍,不會有事的?!?br />
    司空千落怒道:“我們去南訣城!”

    “去雪月城!”雷無桀無奈道。

    “去南訣!”

    “好,師姐那你認識去南訣的路嗎?”

    “不認識?!?br />
    “我看過圖紙,我認識。那我們就去南訣,以我認路的能力,這場雪下完的時候,估計就會到雪月城了!”

    雷無桀猛地一揮馬鞭,馬車朝前狂奔而去。

    卻忽然聽見身后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叮叮當當,似是什么樂器的聲音。

    雷無桀扭過頭,看到城墻之上,一個提著劍匣的少年面前十二柄飛劍一字排開,那人正用手指輕輕地彈著。

    “飛劍還能當樂器用呢?!崩谉o桀笑了笑,將頭轉了回來,再一甩馬鞭,“期待再相見的那一天?!?br />
    “期待再相見的那一天,我們真正地比一次劍?!焙芸炀蜁贿@個江湖稱為無雙劍仙的年輕城主收起了劍匣,輕聲喃喃道。

    白王府。

    蕭崇這幾日過得并不安靜,因為府上的訪客一波接著一波,蕭羽死了,蕭瑟出征了,整個天啟城里唯一能夠做主的王子只剩下他了,更何況此時他和蘭月侯是如今的監國。但是除了公事求訪以外,他一律不見,而前來求問公事的人一旦想開啟另外的話題,他就會揮手送客。

    沒有人知道此刻蕭崇內心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就連他身邊的侍童小太監玄同也不知道。

    但今日的客人,卻似乎由不得他不見,因為來的是瑾宣大監,他手握龍封卷軸,從名義上說,他有點似先帝的托孤大臣,地位非凡。

    “給大監看茶?!笔挸缬谡钪畠纫娏怂?。

    瑾宣坐了下來,笑了笑:“殿下這幾日是否一直都在等我?”

    蕭崇坦誠道:“是,我一直都在等大監來找我?!?br />
    “如今蕭瑟在外,另一份龍封卷軸在我手中?!辫麖男渲刑统隽四且环菥磔S,上面印著龍漆,看著并沒有打開過。

    “大監沒有打開過這份卷軸?”蕭崇惑道。

    “先帝說這一份僅做留存,不要打開,而蕭瑟那份,我已經看過,所以,皇位是誰的,我已經知道了?!辫Φ?。

    “哦?”蕭崇挑了挑眉,“是誰的?”

    “可以是殿下您的?!辫α诵?。

    蕭崇正襟危坐:“但聞其詳?!?br />
    “如今卷軸在我手中,天啟城也只有你一位皇子,此刻你登基,名正言順,蕭瑟就算打了勝仗回來,也得承認這一切名正言順。否則,就是謀逆?!辫従彽?。

    蕭崇長嘆一聲:“大監是想與我結盟?可你曾經是老七的人?!?br />
    “我是陛下的人,被安排在赤王殿下身邊,不過是借著入局的機會,看清楚這些黨爭之人,并且幫陛下一一除去?!辫鸬?。

    “是嗎?可我覺得,當父皇病倒以后,大監就是那一手扶持赤王的人啊,只不過手握這一張免死金牌,靠著父皇的命令,做真黨爭之事。不然僅是為了監視黨爭,大監你做得可太過于入戲了。最后拋棄蕭羽,重新變成帝黨,是仗著父皇對發生的這一切并沒有那么了解吧?!笔挸绾攘丝诓?,幽幽地說道。

    瑾宣輕輕放下了茶杯,收起了笑意:“我們都是窮途末路的人,蕭瑟若打了勝仗回來,我們都沒有退路?!?br />
    “你說錯了,蕭瑟若失敗了,我們才沒有后路。國破人亡,家都沒了,還退到哪里去?大監!”蕭崇正色道。

    “看來白王殿下并不想和我合作?!辫掌鹆司磔S。

    蕭崇搖了搖頭:“可剛才說的那一句,我一直都在等大監的到來,卻是真的?!?br />
    瑾宣一愣,猛地起身。

    正殿的大門卻已經被關上了。

    怒劍仙顏戰天,儒劍仙謝宣,天外天無心,無雙城無雙,以及掌香監瑾仙。天啟城內的高手幾乎都已集結于此。

    瑾仙拔出了腰間的風雪劍:“師兄,這一切該結束了?!?br />
    瑾宣朗聲長笑,垂首道:“好!”

    是日,大監瑾宣因試圖謀逆被關入大理寺天獄。

    三日之后,瑾宣于天獄中消失無影,從此下落不明。

    而他的那封龍封卷軸,此刻就被擺在白王府蕭崇的寢殿的桌上。蕭崇在燈下坐了許久,最后終于還是拿起了那封卷軸,伸到燭火邊,輕輕地晃了一下。

    龍漆掉落,卷軸緩緩展開。

    蕭崇看著上面的名字,愣了許久。

    邊關不斷傳來大捷的消息,雖偶有小敗,但總歸是給了北離的民眾一些安定的情緒。天啟城的那種肅穆漸漸散去了,蘭月侯望著南方,悵然道:“該回來了吧?!?br />
    蕭瑟帶著援軍離開后的兩個月十一天,失去的城池終于全部被收復。蕭瑟策馬走到那座城外,高喝:“敖玉?!?br />
    不再是那般氣定神閑,頗有些狼狽的敖玉代表著南訣從軍馬中走了出來。

    “我的城我都拿回來了,你的城我不要。和談吧?!笔捝f道。

    敖玉一愣,此刻北離的軍隊可以說是士氣正濃,正是趁勝追擊的好機會,可沒想到蕭瑟竟然率先議和,他冷笑:“為什么?”

    “我本來就不是來打仗的。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笔捝蛄藗€哈欠,“打仗這樣的事,我真不喜歡?!?br />
    “有什么條件?”敖玉問道。

    蕭瑟撓了撓頭:“你們畢竟一直在吃敗仗,而且還是率先發動著戰爭,每年總要給些歲銀,交些戰利品上來,具體的我就不和你談了,接下來自有人會和你談。再見了,敖玉?!?br />
    敖玉看著他的背影,厲聲道:“總有一天要和你討回來?!?br />
    “不會有那么一天的?!笔捝獩_著他揮了揮手。

    關于這次蕭瑟的退兵,很多人表示不理解,認為是蕭瑟的目光過于短淺了。但只有真正看清局勢的人才知道,蕭瑟的退兵無比明智。因為此時的北離沒有君主,而能夠繼承皇位的人,除了那些皇子以外,明德帝還有很多的兄弟,他們在各地的藩地之內,待得還算安穩。但若是無王之治繼續下去的話,很難保證他們是不是還會這么安穩。

    三日之后,蕭瑟帶著重兵返回天啟。

    整個北離都開始傳頌這位永安王的功德。

    而帶著浩浩蕩蕩,在這場戰爭中已經完全臣服于他的幾十萬大軍奔回天啟,誰都知道他是去做什么的。

    這是去當皇帝的啊。

    “新帝就要回來了,得做準備了?!北O國白王殿下這樣對禮部說道。

    蘭月侯笑道:“是啊,北離將成為新的北離了?!?br />
    “當年,他們是不是也是這樣歡呼著迎接瑯琊王叔的?”蕭瑟問蕭凌塵。

    蕭凌塵點頭:“差不離了?!?br />
    “可后來人們罵了他很多年,說他是叛臣,恨不得從他的尸體上割塊肉下來吃?!笔捝f道。

    蕭凌塵笑道:“民眾哪知道這些,君王們想讓他們知道什么,他們就只能知道什么?!?br />
    蕭瑟猛地一揮馬鞭:“快點吧?!?br />
    蕭凌塵惑道:“你很著急?”

    蕭瑟點頭:“我很著急,半點時間也不想耽擱了?!?br />
    天啟城以最盛大的儀式歡迎了軍隊的到來,或許是因為天啟城因為國喪的緣故壓抑了太久,也或許是這次的勝利真的對于北離十分重要,更因為,人們幾乎把這個當成了新帝登基的儀式,所以這一次的儀式盛大程度,比當年瑯琊王歸來還要盛大。

    鮮花從天啟城門處,一直鋪到了宮門之內。

    蕭瑟策馬穿過整個天啟城,策馬奔向大殿,一直到殿前的臺階下,才下馬朝前走去。他已經換下了一身軍裝,換上了自己最喜歡的狐裘大衣,整個人看著卻不再是那么懶洋洋的,而是目光灼灼,難得地有一些精神氣。

    大殿之內,百官朝拜:“恭迎永安王殿下凱旋歸來?!?br />
    蕭瑟望著他們,點了點頭:“那就先跪著吧,反正一會兒還有重要的事要宣布,你們起來還得再跪一遍?!?br />
    百官心知肚明,非但沒有抱怨,反而把頭埋得更低了。

    蕭瑟走到皇位前,蘭月侯和蕭崇站在兩側,等候著他。蕭瑟撫摸著皇位,輕輕搖了搖頭:“為什么那么多人喜歡坐這個位置呢?”

    “我沒有坐過,不太清楚?!碧m月侯笑道。

    蕭瑟一屁股坐了下來。

    這是大逆不道,因為他還沒有為君。

    可御史臺那些人自然不會跳出來怒斥他。

    而且很快蕭瑟又站了起來,聳了聳肩:“沒意思?!彼麑⒉卦谛渲械哪欠饩磔S遞給了蘭月侯:“皇叔,我知道大家都在等這個東西。由你來念,最好?!?br />
    蘭月侯點了點頭,接過了龍封卷軸,打了開來,隨即微微一愣。

    “念吧?!笔捝叽俚?。

    蘭月侯望了蕭瑟一眼,終究還是念了下去:“孤近日身染惡疾,恐不日身歸五行。二子蕭崇,人品貴重,才德兼備,必能承孤意志,既孤登基,即皇帝位?!?br />
    全場皆驚,先帝竟然傳位給了二皇子?

    永安王會不會馬上發兵踏平整個天啟城?

    百官不敢抬頭,各個渾身冒著冷汗,實在有忍不住的,開始和身邊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大膽!”蕭瑟忽然暴喝。

    百官心頭一震。

    蕭瑟怒斥道:“蘭月侯詔書已念,爾等大臣還不快速速叩拜新皇!”

    百官回過神來,最后還是禮部尚書率先高喝道:“新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百官再也不敢猶豫,長身大拜,朗聲高喝:“新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蕭瑟長舒一口氣,對著蕭崇笑了笑:“二哥,以后就辛苦了。再見?!?br />
    一身狐裘華袍的蕭瑟轉過身,快步離開了殿內,他走下了臺階,牽過了自己的那匹千金馬,猛地一揮馬鞭:“我們走!”

    踏碎一地飛雪,絕塵而去。

    “謝先生,李凡松,飛軒。我走啦!”路過欽天監,蕭瑟高呼。

    “獨孤先生,胡蛋,五呆呆。我走啦!”路過百事齋,蕭瑟再呼。

    “師父,姬雪。我走啦!”蕭瑟隨隨便便地一喊,反正百曉堂一定能聽到。

    “和尚,我走啦!”蕭瑟路過自己的王府,也高喊了一聲。

    管家走了出來,老淚縱橫:“殿下你要走啊?!?br />
    蕭瑟笑了笑:“以后我傳信給你,你來找我,或者在這里等我,我每年也會回來一些日子?!?br />
    管家抹了抹眼淚:“殿下開心就好?!?br />
    “別叫殿下,叫公子?!笔捝獡]了揮手,“那和尚呢?”

    “昨日就走了?!惫芗一氐?。

    蕭瑟笑了笑:“將我書房里那份東西,送到千金臺?!?br />
    “明白了,公子,前路漫漫,可要小心啊?!惫芗腋呗暤?,可蕭瑟已經策馬離去。

    千金臺的屠二爺沒有聽到蕭瑟的告別,只是很快就收到了永安王府送來的一個信封,他打開來,微微一愣,身邊的侍從問道:“二爺,是什么?”

    “雪落山莊的……地契?”屠二爺手微微顫抖。

    “就是永安王說的那座客棧?”侍從惑道。

    “不不不不不?!蓖蓝斶B連搖頭,難以置信地說道,“就是天啟城的這座雪落山莊!真真正正的雪落山莊!”

    “蕭凌塵,我走啦!”路過那些駐守的大軍,蕭瑟大喝道。

    蕭凌塵被一口酒嗆到了,怒罵道:“走就走,喊什么喊!”

    程洛英望著遠去的蕭瑟,感慨道:“世間真有此等絕世之人啊?!?br />
    蕭凌塵喝了一口茶,鄙視道:“江湖之中,滿是絕世之人,你啊,還是見識太少了?!?br />
    冬風飛雪馬蹄疾,一朝踏碎帝王心。

    蕭瑟策馬行出天啟城,沒有片刻回頭,卻忽然被一人一劍攔了下來。

    劍是破軍劍,人是怒劍仙。

    顏戰天遞了一件事物給他:“放心,我不是來攔你的。崇兒托我把這個東西拿給你?!?br />
    蕭瑟接過那事物,繼續策馬而去。他在馬背上打開了包裹,發現是一封卷軸,上面的龍漆掉了,已經被人打開過了,他微微一愣,展了開來。

    其他的內容與蘭月侯適才念得一模一樣,只是最關鍵的地方不一樣。

    傳位六皇子,蕭楚河。

    “父皇真是狡猾啊?!笔捝獡u頭笑了笑,將卷軸拿在手中高高舉起。卷軸瞬間被風撕裂成了碎片。

    明德二十三年,歷時三個月的無王之治終于結束,先帝二皇子蕭崇登基,定年號崇河。

    崇河一年,春暖花開。

    上一個冬天過去了,這一個冬天也過去了。

    可是老板依然還沒有回來。

    沒了那位摳門的老板,幾位伙計自己勉強經營了一段時間,雪落山莊的生意卻越來越好了。近日才一開張,店里就來了好幾位看著就身價不菲的貴客?;镉媯兠奸_眼笑,可心里卻微微還有一些惆悵。

    那個看著有點摳門,但實際上對他們挺好的老板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呢?

    許葫蘆是其中領頭的一位伙計,因為長得像個葫蘆,所以叫許葫蘆。他坐在位置上,喃喃道:“要不要出去找找老板呢?他說話那么難聽,做事那么摳門,可能在外面被人抓起來了?!彼贿呄胫贿吔o客人倒著茶,卻忽然聽到面前的客人笑道:“伙計,茶灑出來了?!?br />
    許葫蘆急忙抬頭道歉,可剛對上那人的眼睛,就猛地一驚,剛才他沒仔細看,現在可看得清清楚楚了!這不就是那個欠了老板錢,把老板帶走的紅衣少年嗎!

    “你你你你你你!”許葫蘆指著他,連聲喊道。

    “好久不見啊?!崩谉o桀笑道,“你們老板呢?”

    “我們老板!”許葫蘆一驚。

    “在這里?!币粋€懶洋洋的聲音接了下去,脫下了狐裘,穿著一身青衫的蕭瑟踏入了門內。

    “老板!”伙計們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計,沖過去高呼道。

    蕭瑟一揮手,把他們往后震了三步:“好好干活,別偷懶!”

    “老板你咋回來了?”許葫蘆問道。

    蕭瑟眉毛一挑:“怎么?你想著我永遠不回來,這店就是你的了?”

    “哪有哪有哪有!”許葫蘆急忙澄清,“這兩年我的每筆賬記得可都是清清楚楚,就在柜臺上,銀子也在,就等著老板您回來交給您!”

    “是個好伙計,沒有白對你好?!笔捝蚶谉o桀等人,“他們的酒菜準備了嗎?”

    許葫蘆搖頭:“剛剛上茶,還沒點菜呢?!?br />
    “我請?!笔捝事暤?。

    許葫蘆一驚,心中一冷,這還是他們的老板嗎?是不是被掉包了?別人假扮的?

    “三碗陽春面,兩杯老槽燒。給我做個牛肉面?!笔捝従彽?。

    “好嘞?!痹S葫蘆歡天喜地地跑開了,這是真老板,絕沒有錯的。

    蕭瑟一屁股坐了下來,看著面前的雷無桀、司空千落、葉若依,笑道:“近來可好?”

    “沒有你,我還行,師姐過得不好?!崩谉o桀回道。

    司空千落將手里的筷子插進了桌中,不滿道:“就請我吃碗面?”

    蕭瑟擺了擺手:“這桌子,二兩!”

    “你可是天下有名的永安王,大勝南訣的傳說?,F在的皇帝還給你賜了世襲罔替,你就請我們吃面?”葉若依笑道。

    “我就是個客棧老板,什么永安王,朝廷給我錢嗎?”蕭瑟一臉不滿。

    “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司空千落問道。

    蕭瑟打了個哈欠:“四處逛逛唄?!?br />
    雷無桀來了興致,高聲道:“南訣那個使雙刀的刀客楚歌重出江湖了,給雪月城下了戰書要來拜樓。我打算去和他會會?!?br />
    “雪月城前幾日來了個小孩子,姓二名條,喜歡用石頭當武器,我打算收他做徒弟。但他已經有師父了,師父叫昌意。好像也是不世出的高手,據說我打贏了他就能搶走這個徒弟?!?br />
    “佛國的高人梵天凈練了一柄天王劍,據說已經快入劍仙境了。我想知道自己和他比,誰更近劍仙,打算也去會會他?!?br />
    “北面還有個胖子,練的內容很奇特,叫‘洗骨卸’,據說刀劍不入,雷打不動,現在擺了個擂臺,說就站著讓人打,誰能打到他受傷,他就做誰的隨從?!?br />
    “江湖如此絢爛,想想就令人心馳神往啊。對了,師姐最近收了個徒弟,叫王貝貝,是個非??蓯鄣男」媚铩€有那落明軒,真是看不出來膽子真大啊,要娶他師父,他師父當天就跑了,他馬上就追上去了,現在據說也在江湖上飄蕩呢?!?br />
    司空千落打斷了他:“你廢話怎么那么多!到底去哪!”

    雷無桀望向遠處,目光灼灼:“江湖?!?br />
    蕭瑟和司空千落對視一眼,立刻坐了下來,相互招呼,不再理會這個白癡:“來來來,吃面吃面?!?br />
    三碗陽春面,一碗牛肉面下肚。

    蕭瑟和雷無桀碰了杯,一人喝下一碗老嘈燒。

    四個人站了起來,向門外走去。

    許葫蘆心中咯噔一聲:“老板你又要走?”

    “放心,這一次很快回來,照顧好我的雪落山莊?!笔捝牧伺乃募绨?。

    “諸位去哪里啊?!弊诮锹淅锏牧硪晃豢腿撕鋈徽f道。

    已經走出門的眾人心中一驚,轉過身望向他。

    那客人站了起來,摘下了風帽,露出了那張熟悉的臉龐,只不過比起之前,似乎蒼白了很多。他笑了笑:“你們都快成劍仙了,我在唐門躺了幾個月,大師兄還不如小師弟了?!?br />
    雷無桀和司空千落同時驚喜地喊道:“大師兄!”

    雷無桀直接奔了過去:“你沒死??!大師兄!”

    “雖然沒死也差不離了,輕點輕點,哈哈哈?!碧粕復谉o桀,笑道,“別哭別哭?!?br />
    蕭瑟緩步走上前,滿臉笑意:“想不到還能再見面?!?br />
    “是啊?!碧粕弻χ斐隽耸?,“江湖再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