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66章 平地一聲雷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一聲驚雷,平地炸起。

    鐵馬冰河劍尖青芒繚繞,山風呼嘯,劍氣如踏破荒原的野馬般侵襲而來。

    與李寒衣曾經的劍很不同,這一劍,很霸道,沒有詩意,有的只是可怕可怖的殺意。

    這無比霸道的一劍,不是李寒衣自己的劍術,乃是雷門那個練劍的異類雷轟所創。

    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來到雪月城的時候,提著一柄特別的長劍,面容靦腆,語氣卻十分狂傲:“鳳銜金榜出門來,平地一聲雷。我有一劍,名‘平地一聲雷’。請賜教?!?br />
    如今李寒衣閉上雙眼,遞出了這一劍,便又收了回去。

    “雷轟,我們終于還是要再見面了?!崩詈锣?。

    雷無桀左手殺怖劍,遞出一劍“烈火轟雷”,右手聽雨劍,揮出一劍“紙落云煙”,已是到達了自己劍術的頂峰??稍谶@平地一聲雷的威勢之下,卻只能一退再退。李寒衣雖已經收劍,可劍勢卻絲毫不減,那平地一聲雷,竟引得天上也驚雷滾滾,瞬間陰云密布,大雨竟瞬間傾盆而下。

    李寒衣轉過頭,望向他,雨水傾瀉而下,卻沾不濕他的半片衣襟。

    雷無桀則被淋了一個濕透,站在雨中愣了許久之后,忽然又遞出了一劍,無比平常的一劍,像是稚童遞出的一劍,沒有章法,不帶劍意。

    李寒衣則忽然又抬起了頭,看著天空,他手指輕輕一抬,一滴水珠落在了手中,他輕輕一劃,一滴水珠又沾出了一串水珠,一串水珠慢慢顯露出了一柄劍的模樣,他忽然抬起頭,雷無桀的一劍已經遞到了自己的面前。李寒衣低頭凝神望著,手中的青水劍瞬間炸裂開來,劍意無窮,卻無殺性。

    “你這又是什么劍?”李寒衣問道。

    “三才劍法,平刺?!崩谉o桀答道。

    李寒衣笑了,他轉過身,雷無桀這平平凡凡一劍劃破了他的面巾。面巾緩緩地掉落在了下來,那圍繞著他的一身劍氣也在瞬間傾瀉,雨水淋在了他的身上,一代劍仙任憑那雨水打濕了自己的衣襟,頭發,默然不語。

    雷無桀收了劍,臉上忽然淚水縱橫。

    司空長風和唐蓮、蕭瑟終于在此刻趕到了山頂,看到了這一幕。只見平地一聲雷的威勢之下,雷無桀只遞出了平平常常的一劍平刺。三才劍,那是江湖上習劍之人的入門劍譜,書店里幾十文錢就能買上一本,十歲不到的幼童都能使出幾招來。這一劍,能傷得了一代劍仙?

    可偏偏這一劍,劃破了雪月劍仙一直蒙在臉上的面巾。

    面巾之下,竟露出一張絕世的面容。

    唐蓮呆在那里:“二師尊,竟然是個女子?”

    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面巾下的那張面龐卻依然堪稱絕世,只是面若冰霜,透露著一種不容接近的威嚴。

    難怪雷轟看到她這一劍后,稱劍之美,便是如此了。

    難怪儒劍仙謝宣說,雪月城有兩個美女,一個是落霞仙子尹落霞,另一個,則有點兇。

    雷無桀忽然單膝跪地,輕聲道:“姐姐?!?br />
    李寒衣低頭看他,神色依舊淡漠:“你早就知道了?!?br />
    雷無桀說他第一次練劍,是看到雷轟使出了一劍,才知劍之美,從此想要學劍??稍浽谒苄『苄〉臅r候,就已經拿起過劍。那個時候,他與父親、母親以及姐姐住在一座很大的城池中,父親總是外出,母親也不常在家,姐姐常在院中練劍,無聊時便拉著年幼的他一起練劍。當時便有這一劍平刺,年幼的他力氣很小,唯一能用的也就是這一劍平刺。

    所以當雷無桀提起劍的時候,李寒衣就已經知道了。

    “三師尊,怎么回事?”唐蓮轉身問司空長風。

    司空長風嘆了口氣:“寒衣入師門雖比我早一個月,但實際上卻比我要小上四歲。她的母親是劍冢傳人李心月,父親是雷門前輩雷夢殺。她未入雷門,隨母姓?!?br />
    “雷夢殺?李心月?那是……”唐蓮大驚。

    “是的。劍心有月,睡夢殺人。他們曾經很有名,二十年前的天啟城之亂中,他們身為當今圣上的護衛,保護著當今圣上殺入平清殿。后來雷夢殺成為了八柱國之一,遠征南訣,死在了戰場之上。李心月則成天啟四守護之首,守東方位,代號‘青龍’,四年前瑯琊王一案后離開天啟,不知所蹤?!彼究臻L風嘆了口氣,“雷夢殺和李心月以江湖之身身處高位,所以很早就將自己的子女送離了天啟。一個來了雪月城,一個回了雷家堡,江湖上知道這些的人很少,寒衣雖身為劍仙,卻幾乎不曾離城,江湖上也甚少有人知道她其實是個女子?!?br />
    “所以你來找我,并不是因為雷轟快死了?”李寒衣說道。

    雷無桀搖頭:“師父的確已經重病,我也的確為了他才跑來雪月城,只是見到姐姐的那一天莫名的覺得有些熟悉,只是剛剛大雨磅礴,忽然就想到了幼時,我偷偷跑出去玩,迷了路,下了很大很大的雨,我找不到回家的路,站在那里大哭。姐姐忽然出現在雨中,像是瞬間點亮了我的世界。剛剛大雨傾盆而下,我忽然就想到了那個場景,當時姐姐就這樣看著我,像是有些欣喜,卻又像是有些生氣。我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該低頭認錯,還是該立刻往前跑,撲倒姐姐的懷里大哭?!?br />
    李寒衣將鐵馬冰河劍重新插回了鞘中,嘆了口氣,慢慢往前走,忽然俯下身來,輕輕摟住了雷無桀:“小桀,這么多年,你受苦了?!?br />
    雷無桀也是淚流滿面,卻只是搖頭,說不出話來。

    司空長風默默地轉過身,往山下走去,嘴中輕吟道:“相去萬余里,各在天一涯?!?br />
    唐蓮默默地跟了上去,這樣的場景,的確不再適合他們的確待下去了??墒捝獏s依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像是出了神一般。唐蓮拉了拉他的衣襟:“你在想什么呢?”

    蕭瑟喃喃道:“我想,有些事,真的像是宿命?!?br />
    “什么?”唐蓮不解。

    蕭瑟搖了搖頭,徑直往山下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