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69章 天啟舊事錄·青龍一諾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你是誰?”明德帝微微抬起頭,劍尖抵在了他的下頜之上。

    來者默然不語,劍尖微微往前移了寸許。

    “大膽李寒衣!”瑾宣公公怒喝道,“莫不是以為自己入了劍仙境界,就真的天下無敵了?”

    明德帝微微點頭:“原來是雪月城的二城主,我們好像從未見過,但是我看你的眉眼,卻有幾分熟悉。你是下面那人的女兒?”

    李寒衣雖然灰巾蒙面,卻依然被一眼就看出了身份,她微微皺眉,默然不語。

    “你要什么條件?”明德帝終于把這句話說出了口,他身為九五至尊,有近萬兵士護駕,身邊站著不下五位逍遙天境的高手,卻依然不得不先開口和對方談一個條件。

    李寒衣終于開口了:“下面這兩個人,我要帶走?!?br />
    明德帝搖頭:“下面這兩個人,你只能帶走一個?!?br />
    李寒衣神色微微一怒,手中長劍震鳴。

    齊天塵嘆了口氣:“李城主,有些事情不是一柄劍所能解決的,還請收手?!?br />
    李寒衣目光凜冽:“齊天師,你要攔我?”

    齊天塵拂塵輕撫,將李寒衣的劍一點點地格開:“你父母親將你送出天啟城,便是不想讓你再踏入朝堂這些事。你又何必辜負他們的苦心?”

    李寒衣冷哼一聲,一步踏入法場之中,一劍將四大監逼退,扶起了跌坐在中央的李心月,然后望了一眼始終靜默地站立在法場中間的瑯琊王。李寒衣手中寒光一閃,瑯琊王手中的鐵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攔住他!”明德帝站了起來。

    但是沒有人動,七天師、五大監甚至那個手持無極棍的長發男子都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們看到那個身著白衣的王爺忽然露出了一個笑容,那笑容中似乎帶著幾分悲哀與嘲諷,他走到重傷在地的李心月面前,湊到她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隨后拾起了李心月掉在地上的那柄長劍,望了一眼坐在朝堂之上的明德帝,說了此生的最后一句話。

    “哥哥?!?br />
    瑯琊王將長劍往自己的脖子上用力一抹,鮮血噴涌。

    法場中的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切,那血噴涌三尺之高,染紅了整個行刑臺。明德帝倒退三步,整個人癱倒在了玉座之上,長發男子收起了無極棍,轉身離去,天啟四守護中的白虎,那一天后,再也沒有人見過他。五大監立刻喊起天子鑾駕,將明德帝送回宮去,據傳明德帝回宮之后,去了平清殿,在殿中不吃不喝呆呆地坐了三天三夜。

    而法場之上卻依然沒有平靜,近萬羽林軍繞著李寒衣圍成了一個圈,一點一點地向內逼近著。李寒衣一劍破空,直逼天子咽喉,乃是逆天之罪,羽林軍若是放過了她,那么謝凌云也就死罪難逃了。

    但是劍仙能殺多少人?昔日李心月能一劍破百甲,李寒衣身為劍仙,一怒之下能不能殺掉幾千人?謝凌云猶豫著,羽林軍緩慢地往前推進著。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離場的齊天塵走了下來,他攔在了羽林軍和李寒衣的中間。謝凌云立刻揮手示意兵士們停下,齊天塵身為欽天監監正,官職雖然算不得多高,卻絕對是天啟城中最厲害的角色之一。

    齊天塵只說了一句話:“以六千鐵甲換陛下一諾,謝將軍覺得是否值得?”

    謝凌云猶豫了一下后,喊來了傳令官:“傳令下去,三軍退避,歸營!”

    此時的李心月已經快要失去神智了,齊天塵走過去,輕撫李心月的額頭,將真氣度入了她的身體中。李心月慢慢蘇醒了過來。

    齊天塵問:“剛才瑯琊王對你說了什么?”

    李心月搖頭,不答。

    齊天塵也沒有繼續問,站起身慢慢地沖著法場外走去。

    李寒衣扶起李心月,問道:“母親,去雪月城還是劍冢?”

    李心月搖了搖頭:“去雷家堡?!?br />
    李寒衣坐在草廬門口,回憶著這些過去的事情,那年她帶著母親回到了雷家堡,可李心月卻沒有允許她進去,而是一個人進去見了一個人。那是雷夢殺的弟弟,雷夢臣,也就是雷無桀的叔父,至于說了什么,李心月究竟有沒有見雷無桀,李寒衣卻不知道。只知道李心月出來的時候將一枚令牌交給了她,若有朝一日,雷無桀有資格了,就把這枚令牌交到他的手中。

    那是一枚黃金所制的精美令牌,上面雕刻著一只吞吐火焰的巨龍。

    李心月最后還是回到了劍冢,在那里度過了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時光。法場那一日,她已受了重傷,靠著齊天塵度到她體內的那股先天罡氣才勉強活了下來,其實她并不是不得不死,齊天塵既然有辦法救她十日,自然也有辦法救她十年。但是瑯琊王在她耳邊所說的最后那句話,李心月卻不能告訴齊天塵。她在劍冢的劍心崖上住了十日,那是她與雷夢殺相遇的地方,十日之后,李心月閉目安然離去。

    她與雷夢殺相識于江湖,她是劍冢傳人,原本只醉心于劍術,可雷夢殺卻有天下之志,所以她隨著雷夢殺來到了天啟城。其實什么天啟守護,八柱國,她一點也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雷夢殺,可這個男人卻死在了戰場之上。最后她選擇站在了瑯琊王的這一邊,不惜與明德帝決裂,也只是因為瑯琊王是雷夢殺此生唯一的朋友,僅此而已。

    李寒衣拿出了那枚令牌,用手輕輕摩挲著,月色如水,照射在她的手上,這個絕世的劍仙忽然覺得有些寒冷了,她轉過身,發現她的弟子,同樣也是她弟弟的雷無桀依然站在那里,面色沉穩,安逸。

    一切都是宿命啊。李寒衣輕聲嘆了口氣,往前走了幾步,將手中的令牌放到了雷無桀的手中。

    “這是母親的令牌,從此之后就傳到你手中了?!?br />
    “你就是這一任的天啟四守護,東方位,青龍!”

    雷無桀默默地接過了手中的令牌:“兒雷無桀,定不辜負母親使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