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7章 佛怒唐蓮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公子好武功?!敝心晡氖空玖似饋?,點點頭。

    蕭瑟揮手:“不才不才,就是一個小戲法。我可不會武功?!?br />
    “不會武功?”中年文士一笑,“接下去的可都是險路,公子要不會武功,恐怕還是不要趟這灘渾水了?!?br />
    “怎么?”蕭瑟一挑眉毛,“你要反悔?!?br />
    中年文士搖頭:“我自然不會反悔,但是我說我不會動手,可是我的同伴們不同,他們可沒有那么大的耐心。我想,他們此刻應該已經動手了?!?br />
    “哦?”蕭瑟笑道,“可我們還有一個朋友,他雖然腦子不好使,但是手上功夫很好。你的同伴可不一定能占到便宜哦?!?br />
    “如果你知道我們是誰,就一定不會這么說?!敝心晡氖堪寥坏?。

    蕭瑟雙手攏在袖中,懶洋洋地說道:“天外天,白發仙。往后倒推十二年,的確是一個能鎮得住的名字?!?br />
    中年文士一怔,眼中寒光乍現,一貫淡然的聲音忽然變得狠厲起來:“你是誰!你怎認得我!你怎會知道天外天!”

    蕭瑟聳聳肩:“這有何難認的,知道你們的人不多,但總歸是有人知道的……”

    蕭瑟沒有能夠把話說完,因為中年文士此時已瞬間掠了過來,左手出爪正欲一把將他抓住。

    唐蓮急忙出手格擋,卻被中年文士右手玉劍一擊逼退。瞬間中年文士已經一把抓住了蕭瑟的衣領:“你得跟我們走!”

    蕭瑟一臉無辜道:“可我明明贏了?!?br />
    中年文士冷笑一聲:“可你既然知道天外天,那就知道我們是怎樣的人?!闭f罷,他便一把將蕭瑟拉起,往外掠去。唐蓮欲追,剛剛中年文士身邊的侍從立刻提劍迎了上來,將他擋了回去。

    可蕭瑟卻沖著那邊一直冷眼看著的冥侯月姬喊道:“十三年前,望衣樓內的紅衣血案,兇手他是……”

    “什么!”月姬立刻從桌子上跳了下來。

    冥侯也猛地轉身,握緊了手中的巨刃。

    而此時蕭瑟卻已經被中年文士抓著,掠到了美人莊外。

    冥侯和月姬絲毫沒有猶豫,急忙跟了上去。那幾名侍從也轉過來阻攔他們??稍录аg銀光一閃,冥侯手中巨刃猛地一揮,那幾人頓時不是被割破了喉嚨就是被攔腰砍成了兩截。

    “好大的殺性!”天女蕊都忍不住驚呼。

    唐蓮皺了皺眉:“我跟他們交手過兩次,卻第一次看他們的殺性如此之重。蕭瑟剛剛那句話究竟什么意思?”

    天女蕊搖頭:“望衣樓紅衣血案,那是十三年前的一樁迷案,不知道你那同伴為何忽然提及此事。那現在我們怎么辦,追上去么?”

    唐蓮想了想,搖頭:“不。紅衣血案想必和冥侯月姬有關,蕭瑟是故意引那白發人帶走他的,然后他再引去冥侯月姬,為的是引起他們的爭斗。我們現在去找雷無桀!”

    “雷無桀又是誰?在哪?”

    “就在后院!他守著那事物,如果那白發人沒有說謊的話,那么恐怕此刻的他……”

    “轟!”一聲劇烈的爆炸聲突然傳來,在場的人不由地捂住了耳朵。

    “我乃江南霹靂堂雷家雷無桀!還有不敢死的要上來嗎!”雷無桀站在黃金棺材之上,雙手各握著一大把霹靂子,沖著下面的人大喊著,一副豪氣干云的樣子。

    圍繞著馬車的一群黑袍人此時似乎也被他唬住了,略略往后退了幾步。

    雷無桀才終于重重地喘了一口氣,剛剛他在馬車中躲著,忽然感覺十幾道陰冷的掌氣從馬車外傳來,他急忙運起真氣抵抗。卻發現那十幾道掌氣詭異無比,綿柔而陰毒,他的真氣與其一碰便立刻被化解融合,他感覺整個人被那十幾道掌氣壓著,完全喘不過氣來,無奈之下只得用盡渾身真氣,雙眼在一瞬間變得通紅,身體上的重壓頓時感覺輕了很多,他勉力站了起來,朝天怒吼了一聲,終于將那十幾道掌氣彈了出去。但馬車車篷也在瞬間分崩離析,雷無桀想也沒想,就沖著外面扔出了一把霹靂子,才終于將那些人逼出了十步之外。

    這時雷無桀才終于看清了那群人的模樣,竟是清一色穿著黑色長袍的人,都沒有拿著兵器但是露出的一雙手卻都無一例外的慘白無比。

    “你們是誰?”雷無桀問道。

    但是沒有人回答他,為首的黑袍人手輕輕一揮,一瞬間他身后的八個人已經一躍而起,八只陰冷的鬼爪沖著他抓去,一只直取他的下盤,一只欲奪他的頭顱,一只攻向他的后背,另一只掏向他的心臟,而另外四只,則欲直接鎖住他的雙手雙腳。如果一個人被這樣控制住的話,那么他必定只能死得不能再死了??墒且粋€人只有一雙手,他如何抵擋八個人同時的進攻。除非他有三頭八臂!

    可是此刻的雷無桀此時真的變成了三頭六臂,同時出現了四個雷無桀,他們背靠著背,形成了一個完美的防御姿勢。

    為首的黑袍人愣了一下:“好快的速度!”他仔細望向雷無桀,卻見雷無桀整個人瞬間身上熱氣騰騰,一雙瞳孔變得火紅火紅。

    “火灼之術?難怪……”為首的黑袍人手輕輕一揮。

    此時那先行而去的八個人的攻勢已經被雷無桀全部地擋了回去,可瞬間再度又有八個人一躍而起,襲去的方向與剛剛一模一樣??墒谴藭r的雷無桀卻來不及抵擋了,但此時,卻從他身后飛出了一朵蓮花。

    妖冶的,鬼魅的,夜色之蓮。

    蓮花在空中瞬間炸裂了開來,七瓣花瓣頓時沖著七個人襲去,它的速度奇快,那七個黑袍人絲毫不懷疑這片鬼魅的花瓣能輕易地刺穿他們的頭顱,因為他們都聽過這件暗器的名字——佛怒唐蓮!唐門最可怕的暗器之一,分為千瓣蓮、重臺蓮、復瓣蓮以及七瓣蓮。這一朵只是七瓣蓮,否則他們甚至連躲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他們立刻急退。

    但還有一人!那個人沒有退,他右手急取雷無桀的心臟,只要再往前一寸就能了斷了他的命。但是他卻沒有再往前一步的機會了,因為一個身影從雷無桀身后一躍而起,手中光芒閃耀,仿佛握著一束月光,那束月光在瞬間就將那只鬼爪直接砍斷了!隨即那身影右腳一抬,將那人用力地踢飛了出去,隨即穩穩地落在了棺材之上。

    “唐蓮?!睘槭椎暮谝氯税櫫税櫭碱^,“你竟然還能活著從里面走出來?!?br />
    唐蓮扭頭看向雷無桀,問他:“怎么樣?”

    雷無桀擦了擦身上的汗,此刻他的整個人仿佛燃燒了起來一樣,不住地往外冒著熱氣,一雙眸子通紅通紅,他呼了口氣:“這功夫我也是剛練成不久,還不夠熟練?,F在好了,打他十個八個不是問題?!?br />
    “好大的口氣?!睘槭椎暮谂廴死湫Φ?,“可火灼之術乃是燃燒自己心中之火,以短暫獲得神力之術。你的薪柴,又能燃燒多久呢?”

    “燃燒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打你們這幫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還是可以的?!崩谉o桀向前踏上一步。

    “好大的口氣?!睘槭椎暮谂廴藚s只是冷笑。

    唐蓮忽然伸手攔住了雷無桀,雷無桀困惑地望向他,卻見唐蓮伸手一指夜空,說道:“你看?!?br />
    雷無桀抬頭,只望見一個滿月正掛在空中,問道:“怎么了?”

    唐蓮說道:“你覺得有什么異樣嗎?”

    雷無桀瞪大了眼睛仔細看了一會兒后猶豫地說道:“倒像是紙糊的一般……”

    唐蓮嘆了口氣:“今天是二十二,天空中掛著的本應該是一輪下弦月,又怎么會出現滿月呢?!?br />
    “師兄的意思是……”

    “這是孤虛之術!所謂孤虛之術,是一種邪門陣法,孤虛陣中的人就仿佛進入了一個夢境一般。接下來,你不能相信你所看到的一切,也一定要相信你所看到的一切!”唐蓮說道。

    雷無桀苦笑:“師兄你說得是什么啊,我聽不懂啊?!?br />
    “小心!”唐蓮忽然望向雷無桀地腳下怒喝一聲。

    雷無桀猛地低頭一看,只見棺材中伸出了無數只枯爛慘白的手,正欲抓住他的雙腿。雷無桀急忙一躍而起,可半空中卻另有一只鬼爪正直掏他的心臟,他一拳打出,卻像是打在了虛空中一般,全身的力道都落了空。他急忙穩住氣息,才保住了平衡,晃晃悠悠地落在了地上。他從小習武,也見過不少高手,可這般詭異可怖的陣法卻是第一次見到,他背后出了一陣冷汗,轉頭望向唐蓮:“師兄!”

    卻見唐蓮微微皺著眉頭,緊閉著雙眼。

    雷無桀喊道:“師兄!你也不要就這樣放棄啊?!?br />
    正當他怒喊的時候,唐蓮手一揮,袖中一支朱顏小箭已經破空而出,向著雷無桀身后一只忽然出現的鬼爪飛去,瞬間洞穿了那只手掌。雷無桀只聽見一聲慘呼,回頭望去,卻見那只鬼爪已經消失,地上卻留下一灘鮮明的血跡,不由驚道:“師兄你是怎么知道這次這個是真的?!?br />
    唐蓮依舊閉著雙眼,眉頭微皺似乎在凝神聽著什么:“孤虛之中,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但是無數殺機卻藏在這不真實之中。所有這個時候,你需要放棄你的眼睛,用你的耳朵去感受。聽風辨位是雪月城的必修課程之一,今日我就先教給你了。所謂聽風辨位,在于這個‘風’字。天地偌大,風無數不在。而孤虛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將隔絕一切外切的聲音,所以在孤虛之中,你只許仔細聆聽,當你身邊那陣風被撕裂的時候,就是敵人的武器撕開風的聲音,那個時候,就是他暴露出自己位置的時候!”唐蓮說完后一躍而起,竟在半空中將一個黑袍人一把拉了出來,手中指尖刃流轉,一下子割破了對方的喉嚨,隨即將他一腳踢在了地上。

    而此時雷無桀雙手狂舞,渾身上下舞出了一個完美的圓,將那些試圖靠近的鬼爪無論真假全都擋了出去,而隨即也閉上了眼睛。他努力凝神,初時只聽耳邊狂風亂舞,那正是自己舞出的拳風,而再仔細辨別,卻能聽出自己拳風之外,卻是一股平穩安和的風在緩緩流動的聲音,而忽然間,有什么撕開這陣平緩的風。雷無桀心中一動,沖著那個方向揮出了一記無方拳。只聽一身慘叫,一個黑袍人的身影顯現了出來,吐了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

    “天賦異稟!”唐蓮贊道。

    雷無桀睜開了眼睛,笑道:“畢竟從小習武,聽覺也是練了許久的?!闭斔靡獾臅r候,一只手忽然從地下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腳踝、雷無桀一驚,卻見一支朱顏小箭破空而出,刺入了土中,那只手便立刻失去了力道。

    “可惜心智不熟?!碧粕弴@了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