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 第9章 無心和尚

小說:少年歌行 作者:周木楠 更新時間:2018-04-19 05:43: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唐蓮低聲問道:“剛剛在美人莊內,蕭瑟曾聲稱他不會武功,他來了又有何用?”

    雷無桀訝然:“不可能啊。我曾見過蕭瑟用過武功的,空手運氣便將八扇門扉同時合上?!?br />
    二人交談間,黑袍人望著突然出現的蕭瑟,也不該輕舉妄動。而蕭瑟在棺材上站了片刻之后,忽然往后一躍,抬腳就將棺材上的蓋子踢飛了出去。

    “住手!”唐蓮怒喝道。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棺材蓋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只慘白的手忽然從棺材中伸了出來!

    “詐……尸?”雷無桀呆住了。

    那只慘白的手一把抓住了棺材邊,一個人影支撐著慢慢地站了起來。

    “是……是個和尚?還是個活和尚?”雷無桀凝神望去,卻見是一個約莫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和尚,穿著一身白色僧袍,雖是在黑夜之中,可面目卻依然清晰可見,白凈秀氣,出塵脫俗,但卻緊緊閉著眼睛。

    “先帶走再說?!睘槭椎暮谂廴伺纫宦?,一躍而起,其他的人也立刻跟了上去。

    那和尚聽到聲音,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向那群黑袍人望去。

    只是一瞬,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中的攻勢,他們呆滯地望著那雙眼睛,隨即表情變得無比驚恐,像是見到了極為可怕的事物。之后無比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他們一個個都抬起了那只陰森可怖的手,絲毫沒有猶豫地朝著自己的心口穿了進去。

    “這……”唐蓮和雷無桀此刻也被黑袍人們的自殺驚呆了,不由地望向僧人,但一個巨大的身影擋在了僧人的面前。

    是冥侯!他將金巨刀抗在了肩膀上,垂頭望向白袍僧人,白袍僧人也抬頭望他,兩人只是對視了一眼,可只是一眼,卻極盡崢嶸!

    素來面無表情的冥侯在那一瞬間面目幾近扭曲,眼睛中流露出了無比的驚駭。

    “冥侯!”月姬落在了冥侯的身邊,伸手想要擋住僧人的目光。

    冥侯揮手攔住了她,臉上驚駭的神色也一點點慢慢散去。

    “老和尚他不愿意告訴施主的,無心已經告訴你了。老和尚早就和你說過,此事你要得知真相,必將成為心底之魔?!卑着凵苏Z氣淡然,倒似與冥侯早已相識。

    “忘憂大師一片苦心,在下感激。但是知道是心魔,不知亦是心魔?!壁ず畹穆曇舻统拎硢?。

    “一念是仙尊,一念又生了魔魂。這是施主的劫,施主好自為之?!卑着凵藝@息。

    “作為報答。我們可以帶你離開這里?!痹录г谝慌哉f道。

    “這是我的劫,你們走吧!”白袍僧人猛地抬頭,瞳孔中流淌著妖冶的光芒。

    “走!”冥侯一把拉起月姬,轉身遁走。

    而一直望著他們的唐蓮和雷無桀卻終于對上了白袍僧人的目光。只是一瞬間的眼神交會,唐蓮卻覺得眼前僧人的面目忽然變得模糊了起來,而一個熟悉的場景慢慢地在眼前撲散開來……

    “閉眼!不能看他的眼睛!”此時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那個聲音帶著一股奇怪的力量,唐蓮頓覺心中似有佛光一亮,腦海里一片清明,那些幻象頓時消散。

    白袍僧人則依然注視著他,臉上掛著一絲淺笑。此時一個身影從唐蓮身邊一掠而過,飛奔到了白袍僧人面前,只見他指尖飛速地在白袍僧人身上輕點,一共點了十八下之后,白袍僧人緩緩閉上了眼睛,卻沒有癱倒下去。

    天女蕊此時也已趕到,攙扶起了唐蓮和雷無桀:“你的接頭人終于趕到了。竟然是個和尚?”

    兩人一驚,抬頭望去,那人此時也已轉身,卻是一個濃眉大眼的和尚,穿著一身灰色僧服,脖子上掛著一串巨大的念珠,與剛才妖冶的白袍僧人不同,渾身散發著一股凜然正氣。

    “貧僧無禪?!焙蜕须p手合十,沖著唐蓮微微點頭。

    唐蓮也沖著和尚微微點頭,可目光卻始終盯著那個白袍僧人。

    無禪輕輕嘆了口氣,指尖在那白袍僧人胸口一點,他才慢慢地癱倒下去,無禪將他扶住,說道:“隱瞞施主一路,此時也該坦誠相告了。這是我的師弟,無心?!?br />
    “天下三大寺:嵩山少林、洛陽白馬、南海云林,大師是哪座寺廟中的高僧?又為何讓我千里護送貴師弟來此?”眾人如今都進入了美人莊內,唐蓮服下了蕭瑟的蓬萊丹勉強壓制住了傷勢,終于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無禪聞言輕輕搖了搖頭,他看了眼正躺在一邊的無心:“我們不是三大寺的弟子,而是寒山寺忘憂禪師門下弟子?!?br />
    “什么!”唐蓮大驚,胸口一陣氣血洶涌,急忙捂住胸口,幾乎跪倒下去。

    天女蕊見狀急忙上前扶他:“你一堂堂雪月城大弟子,怎么聽到個名號也能嚇成這樣?!?br />
    “寒山寺忘憂,那是……”唐蓮緊皺眉頭。

    “昔日的禪道大宗?!笔捝似鹆俗郎系囊槐?,清啜了一口,“如今的……魔僧?!?br />
    “魔僧?”雷無桀惑道,“既是禪道大宗,又怎會變成魔僧?!?br />
    “天下三寺,少林、白馬、云林雖然聲名鼎赫,但是論天下禪道第一大宗,卻公認是寒山寺中的忘憂大師。據稱忘憂大師一人便修習佛家六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其中尤以他心通最為不凡,來寒山寺參拜的香客只需注視忘憂大師一眼,無需言語,便往往捶胸頓足、痛哭流涕,最后大都哭暈過去,醒過來后便大徹大悟,忘卻凡塵瑣事?!?br />
    “這么厲害?都不用說話?”雷無桀驚嘆。

    “據說他心通修煉至極致能一眼看透人的內心,也能改變人的內心,無需言語,便能以佛法度人?!?br />
    無禪點頭,目光卻忽然變得凜然:“這位公子說得不錯??晌沂盏絹硇?,護送師弟的只有雪月城大弟子唐蓮,你二人是誰,信中卻并未提及??煞窀嬷欢??”

    “我?我不過是一間小客棧的老板,客棧雖小,趕路來去的江湖人卻多,這點事江湖上怕是早已傳遍了。而這位雷公子欠了我一筆錢,他正要趕往雪月城,我怕他賴賬便只能跟上了,誰知路上遇到了唐蓮。本以為就此可以省去很多麻煩,卻是差點丟了性命?!笔捝p輕嘆了口氣。

    “蕭瑟你還沒講完呢。既是那么厲害的佛道大師,又怎么變成魔僧了?”雷無桀插嘴道。

    蕭瑟望了無禪一眼:“我可以說嗎?”

    無禪雙手合十:“這本就與此事有關,公子但說無妨。畢竟事情有關師尊名譽,由貧僧這個弟子來說本不合適?!?br />
    “好?!笔捝c點頭,“忘憂精通佛門六通,且佛法高妙,以至于寒山寺雖只是一座小廟,但香客卻是絡繹不絕??墒蔷驮趦蓚€月前,忘憂在一次接見香客之時忽然瘋了?!?br />
    “瘋了?”雷無桀瞪大了眼睛。

    “忘憂忽然一躍而起,竟將寺廟中持國天王尊像上的七尺木劍拔了出來,將面前香客的頭顱一刀砍了下來?!?br />
    “什么?”雷無桀倒吸了一口冷氣。

    “大殿之外的香客見到此番情景,頓時嚇得轉身就跑??赏鼞n竟追了出來,他本是武學大師,持劍追出殿外,手中長劍揮舞,當時廟中數十位香客,竟一個也沒有逃出來。護寺武僧趕來阻止時,已為時也晚,可依舊無法將其制服。最后據稱是他的嫡傳弟子趕來了,忘憂看弟子趕來,丟下了手中之劍,口中喃喃道:一念是仙尊,一念又生了魔魂。之后便坐化了,尸體倒地后便成粉塵,眨眼之間便灰飛煙滅了?!笔捝搜刍柽^去的無心,“江湖傳言便是這些,尸體倒地變成粉塵,聽上去就像是神怪話本里的事,事情究竟如何,想必只有二位大師知道了?!?br />
    無禪輕嘆了口氣:“傳言并沒有錯,師父坐化后尸體便倒地為塵,都是寺內的僧人親眼所見。眾人皆道師父在‘他心通’上的修為已窺天道,所以才遭反噬??墒呛髞砦覀儾胖?,師父練得早已不是‘他心通’,而是‘心魔引’?!?br />
    “心魔引?這是什么武功,我從未聽過?!碧粕彴櫭嫉?。

    無禪繼續說道:“‘他心通’能窺人心,悟其道。然而人心難測,若無佛心之人,終究難以窺得內心,像師父那般望一眼便能令人自知心中之惡,由此大徹大悟本是不可能的。然而‘心魔引’這門武功,窺的卻不是人心,而是心魔,甚至還能讓你憶起你所忘卻的事情。但這本是佛門禁術,封在寒山寺羅剎堂中。祖師曾說過,修煉這等禁術,本意雖是降魔,已是自身先入了魔。一念之間便能由佛入魔?!?br />
    “一下佛一下魔的,倒是快聽糊涂了??偠灾?,就是忘憂大師練功走火入魔了?”雷無桀聽得似懂非懂。

    “不,是見了太多心魔,所以瘋了?!笔捝獞醒笱蟮卣f道。

    “蕭瑟!不可妄言!”唐蓮聞言急忙喝道。

    無禪搖頭道:“不妨。九龍寺住持大覺師父也是這般說的,說師父雖不斷度人,但見過的心魔太多,終將自己的心魔也引了出來?!?br />
    “你既是忘憂的弟子,卻又為何跑到九龍寺來了?”雷無桀問道。

    “師弟無心跟隨師父學習佛法六通之術,而我在年幼之時,曾遇九龍寺大覺師父來寒山寺論道,他覺得我在金剛伏魔神通上頗有天賦,欲帶我回畢羅城修行。師父允了,我便在九龍寺中,一住便是十二年,期間只見過師父三次?!?br />
    “不是大覺覺得你有天賦,而是忘憂想送你走?!笔捝鋈徽f道。

    無禪微微一皺眉,垂首:“不知公子此話何意?”

    “金剛伏魔神通乃是佛門正統第一外門武學,習練之人必定一身凜然正氣,便如大師你。而你的師弟,雖只匆匆一面,卻……”蕭瑟頓了頓,環顧望了眾人一眼后說道,“卻是好邪的一個和尚?!?br />
    此時在場眾人包括唐蓮都微微點頭,那個白袍武僧面目俊秀,但眉目間卻絲毫沒有出家人的內斂沉穩,臉上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倒的確是配得上一個“邪”字。

    “若我沒有猜錯,無心練得也不是佛門六通,而是‘心魔引’,或者說,羅剎堂內的所有武功?”

    無禪愣了愣,嘆了口氣:“公子猜得不錯?!?br />
    “我斗膽猜測,忘憂大師是想得到一個答案?!?br />
    “什么答案?”

    “究竟是佛降得了魔,還是先成魔,再降魔……”蕭瑟微微一皺眉,“對了。你們不遠千里將無心送到此處,又是因為什么?”

    “大覺師父得到師父坐化的消息后大驚,他便托雪月城將無心送至此處,他想要召集周圍三十二佛國的高僧們一起運伏魔神通,聯手除去無心身上的禁術?!?br />
    “這豈不是廢了他?”雷無桀低聲道。

    “可據說無心師弟在收到消息后就躺進了轉輪棺中,對此并沒有異議?!?br />
    “那天外天又為何會對你師弟感興趣?”

    “天外天?什么是天外天?”無禪搖頭,“雖然師弟身負羅剎堂武功,消息難免走漏,必然會引起江湖上不少人的爭奪,但是公子所說的天外天是何門何派?我卻從未聽過?!?br />
    “天外天是……”蕭瑟正欲開口,卻被一個陰冷的聲音打斷了。

    “就是我們?!狈块T忽然被推開,一個紫衣長袍之人站在那里,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少年歌行,少年歌行最新章節,少年歌行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69彩票官网